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空星愁悠】镌刻(灵魂刻印梗,衍生)(七)祝我澄生快~

 前篇目录     第一章直达   第二章直达   第三章直达   第四章直达     第五章直达   第六章直达



第七章
 
或许是因为事先就有了心理准备的缘故,所以空闲被拒绝的时候没有多少惊讶。又或者说,如果星谷在他表白的那一刻真的立刻接受了他的感情,他才会惊掉大牙吧。
 
他把怀中那个瘦削的身体抱得更紧了些,有些不合时宜地想象着如果星谷刚才不是拒绝他而是迎合他的话,恐怕他自己就得先把怀里的人拉出来验明正身了。
 
想到这他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伴随着身体的颤抖,星谷翘起的发丝擦过空闲的脸颊。空闲静静地瞧着眼前那缕怎么用发胶都仍旧顽强地翘起来的发丝好一阵,才猛地松开了对星谷的桎梏。
 
被松开之后的星谷缩在角落里,有好一阵甚至都不敢看向空闲所在的方向。可即使没有视觉,声音却仍旧持续不断地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告诉星谷——那个刚被你拒绝的可怜人正在你的身前45度方向踱步,他正在拿起你常用的那把水壶,他在倒水,水壶接通电源后的嘶嘶声,水沸腾的低鸣声……
 
淡淡的茶香开始在雨后微寒的室内漫延,星谷敲了眼窗外愈加猛烈的雨,猛地打了个激灵才有些后悔自己没在办公室放一件御寒的衣物。
 
浅绿色的茶叶在水中舒展、浮尘,然后把整片的透明染成了清澈的绿。
 
星谷歪着脑袋,带着某种疑惑不解的神情看着凭空出现在他面前的那杯茶许久,才透过茶水看到那人模糊的面容。他有些讪讪地接过空闲手里的杯子,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被空闲抢了白。
 
“如果是什么安慰的话,我想只能起到背道而驰的效果,况且——”空闲说到这微微顿了一下,星谷抬起头瞧他的时候,他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面瘫模样,只不过那双他总是一回头便能见到的紫色眸子微微垂着。
 
“打直线球可一直是星谷悠太的长处啊。”说到这他紫色的眼眸弯了弯,把茶杯搁置一边,伸出手在落到星谷肩头的前一秒,陡然折返,落在了那几根永不屈服的杂毛上。
 
那双手异常的灼人,或许是茶水的温度尚未褪却的缘故。星谷抿了口茶水,微微的苦味之后是满嘴的清香和甘甜。
 
“这茶可比我常喝的咖啡好喝的多了。”他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搁在一边,朝着空闲笑了起来,“没想到空闲君会把茶叶都带在身边。”
 
分明知道星谷在强行转移话题的空闲也不言语,只是沉默的转身取来水壶,给星谷的杯子满上了水。
 
纵使一向对自己的交际能力自信的星谷,在此时此刻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轻松自如地对身边沉默的人说出哪怕像“嗨”一样简单的词语。
星谷有些焦躁地揪着衣摆打着转,偷偷地瞧向了坐在他身边正默默喝茶的空闲。虽然从表情如常的空闲脸上他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但他还是忍不住把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窗外的雨似乎下得更大了,连带着风声也急促了起来,吹进窗缝里发出呜呜的声响。
 
在星谷有所动作之前,空闲便起身到了窗前,把窗户最后的缝隙也阖上了。
 
最后一丝声响也被隔绝在了窗外,沉默顺理成章地占领了这一方天地。星谷无处安放的视线,在整个房间里转了一个大圈之后,终于落到那个不知什么时候转过了身,正倚着窗子研究书架的男人。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星谷正欲伸出去的手却颤了颤,最后缩回了衣袖。
 
“星谷你学过手语?”
 
仍旧是不疾不徐的声调,星谷抿着茶瞧着空闲的背影,却突然想到方才他吻上来时,眼神里不经意流露出的那极为浓烈的色彩。
 
爱恋、恐惧、无奈……
 
这一点也不像他心目中的空闲,却又像极了他心目中的空闲。
 
“嗯”星谷最后还是闷闷点了点头,在空闲抽出书架上其中一本手语入门的时候,起了身,走到了他的身边。
 
“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他眨着眼睛朝向他看来的空闲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空闲愣了一秒,原本抿着的唇角也勾起几不可察的一丝弧度,“比起知道或者不知道,我更在意你的意愿。”
 
空闲一边说一边照着书上的指示用空着的右手握拳,打开大拇指弯曲了两下。
 
“谢谢,这个很简单。”
 
星谷瞧着空闲认真的模样不由自主地便笑了,伸出手,也对空闲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手势,然后俏皮的眨了眨眼,“这是礼尚往来。”
 
或许是久违温习的手语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僵局,他们翻着手语书,很快就到了午休。广播里响起音乐的一瞬间,原本寂静的校园突然间变得人潮涌动,就连星谷办公室门前的小道也抄近路的学生匆匆经过。
 
星谷抬起头的时候,正巧看到下课归来的辰己,或许是因为抱着一大堆教材的缘故,他银白色的发大半都被雨水打湿,粘在了颊上,衬着琉璃一般通透的绿色眸子,却丝毫不见狼狈,反而添了一丝人气。
 
把架子上挂着的毛巾丢给辰己,星谷还来不及说话,就见方才还在门口的辰己不知何时已经到了空闲的身边,一本正经地搭着毛巾向空闲伸出了手。
 
“好久不见了,空闲君,你和虎石的表演我和星谷都有看。”
 
瞧着空闲也是极其严肃地点头回应,星谷终于忍不住指着辰己笑了起来,“那个辰己……虽然搭着毛巾也丝毫不会影响你绫薙第一公主殿下的称号,不过,这画面真的很好笑啊……”
 
瞧着一旁兀自笑弯了腰的星谷,辰己的眸子闪了闪,目光却落到了空闲手里拿着的那本手语书上。
 
原本毫无波澜的眼眸闪过一丝晦暗,辰己却忽然望向了桌子上犹自冒着热气的茶。
 
“我把我的杯子忘在了教室里,悠太能帮我去拿一下吗?”厚厚的白毛巾掩盖住了他大半的表情,可星谷却好像毫无自觉的只是笑嘻嘻的拍拍自己胸口说了句“包在我身上”便留给屋里的两人一个匆匆而去的背影。
 
“当年星谷出了事,送他去医院的人是我。比起凤前辈,或许我更有发言权。”
 
白色的毛巾被小心地挂回了架子上,空闲望过去就能看到他那双颜色和星谷有些相似的眼睛,正带着某些眷恋的神色,但随着那人回身,那些温度便就消退,最后只剩下淡漠。
 
星谷曾经同空闲说起过辰己,一边说还一边带着羡艳的神色。他说如果他有辰己一般的冷静,那么也许很多事,都会变。
 
“那样凤前辈就不会离开华樱会,还有……天花寺……”可他最终没能把话说下去,只是握着手腕,极其浅淡地笑了起来。
 
“学校里发生火灾的时候天花寺也在,星谷是为了救天花寺才受的伤……”从空闲手里拿过那本手语书,轻轻抚过书脊,“他的伤其实是在后背,皮外伤,流了很多血,养伤的时候天天趴着睡到半夜就会忍不住翻身 ,最后又被疼醒……”
 
“天花寺陪了他几天就回去演出了,他的嗓子,本来只是浓烟熏到的轻伤……可就是突然说不了话。”
 
“即使不用问诊,我也知道这大概是他的心病……那时候你打电话来……”
 
这让空闲想起十年前那段沉默的通话中几乎被他忽略了的呼吸声。
 
“只有你的电话,他接了,甚至还好几次试着和你说了话,只不过一直到他出院又过了好几周,他才忽然又能说话的。具体的情况,即使作为他的同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回来工作的那周末我陪他收拾了屋子,一进屋,就是铺天盖地的乐谱手稿……”
 
“他用钢琴和我说话,下雨就是一段急促的跳跃音,生气就是高八度,生气就是低八度……”
 
“如果不是……”
 
“杯子我找到了!”笑嘻嘻冲进来的星谷棕色的发因为奔跑而到处乱翘,见到辰己就猛地冲过去,献宝似的把杯子塞进了辰己的手里,然后一脸得意地听着辰己夸赞了他。
 
午餐时间他们三人一起吃了饭,期间絮絮叨叨又说起很多过去的琐事,有空闲还记得的,有空闲从未知晓的,但那些都没能在空闲的心里停留等久。无论多么欢乐的话题也好,空闲只能想到十年前的那段通话里,星谷断断续续的呼吸声……
 
他无法想象青年那个时候究竟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想对他说什么话,也不想再去深究这十年间发生的一切,毕竟他所能把握的只有而今。
 
他用力地握紧了双手,沉默了许久,才忽然道:“不介意的话,能把那本手语书当做我两天志愿者的报酬吗?”
 
这个请求被理所当然的实现了。
 
星谷瞧着书架上空出了一块地方,才陡然意识到空闲已经离开了。
 
他还记得他靠在他身前取书时,落在他发间的那个几乎算不上吻的吻。有一瞬间他想刨根究底地问问空闲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但一想起自己才义正言辞的拒绝人家,似乎也没这个立场提问,也便作罢了。
 
秋天比星谷想象之中来的更快。
 
他已经有将近半年没有再见过空闲,虽然他们偶尔也会打电话或者在微博互相留言,但却没再见过面。
 
空闲这半年似乎异常的忙碌,星谷在打开电视换了好几个台,都看到他的节目后,忽然觉得他似乎比起半年多前又瘦了。为了应景,他和虎石都在舞台服外挂上了象征丰收的果实还唱起了喜庆的歌曲。
 
空闲即使跳这种充满喜感的舞蹈还是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逗笑了星谷,他怀里捧着的爆米花就这样撒了一地。
 
可他还来不及捡,就呆住了。
 
画面中那个瘦削的男人微微笑着,在间奏的间隙,指向了屏幕外,然后做了一串他再熟悉不过的动作。
 
生日快乐。
 
仿佛怕他看不懂一般,他这串动作又反反复复做了好几次,星谷就这样看着他,眼睛酸涩的几乎要掉下泪来。
 
“傻瓜空闲啊……”
 
可他还是久久的盯着早已定格的画面,久到日暮西垂。
 


第七章完



  下一章直达 第八章



ps:迟到的生日祝福,亲爱的澄子,感谢你一直包容我的懒惰,迷糊各种毛病。希望明年的27我能继续陪你度过。

评论 ( 5 )
热度 ( 42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