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空星/愁悠】镌刻(灵魂刻印梗,衍生)(九)

前篇目录     第一章直达   第二章直达   第三章直达   第四章直达     第五章直达   第六章直达  第七章直达  

第八章直达





第九章

 

星谷睁开眼睛的时候,空闲已经起身离开。暖橙色的灯光陡然代替烛光亮起的瞬间,星谷还是忍不住眯了眯微微发酸的眼睛,然后低下了头,在桌子上摸索自己不知去向的眼镜。

 

或许是夜晚的关系,桌面的温度比星谷记忆中任何一处都要低。他有些小心的蜷起两个手指,凭着记忆绕过桌面的陈设——放在桌子正中间的一对杯子,刚才放在桌子偏左边一些的碟子,还有……

 

还有一双比他记忆里还要灼人的手,正极轻,极小心地,把他的手包裹。然后他感觉到熟悉的重量回到了他的鼻梁上,原本模糊的重影在须叟间化为了他曾无数次见过的面容。

 

——紫色的短发,紫色的眼眸,比记忆中轮廓更为硬朗的脸庞。

 

“真的是……空闲君啊……”他有些迷茫地伸手按住了险些罢工的心脏,另一只手却不自觉地抚上正坐在自己对面的人的脸颊。在触摸到微凉的皮肤和稍嫌明显的颧骨时,星谷愣了愣,然后猛地抽回了手,几乎是以媲美光速的速度,从桌案旁跳起身,缩到了离空闲最远的单人沙发上。

 

事实上,连星谷自己都有些搞不明白,已经成功地成为了同学们眼里的可靠老师的自己,怎么还会做出这种连自己想起来都想要撞墙的愚蠢行为。

 

明明,傍晚的时候,还和辰己一起看着空闲的节目,明明在楼梯口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来了,明明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可却还是好像在梦里一样,显得那么不真实。

 

不论是那人的神情也好,还是蛋糕也好,还是吻也好……

 

都美好的让人甚至开始怀疑它的真实。

 

低低的笑声在空荡的室内盘桓,星谷抬起头的时候,空闲正半俯着身子收拾桌面上的餐盘。大约是注意到了星谷的视线,空闲微微朝星谷的方向偏了偏头,但转瞬,星谷就只能看到那人瘦削的背影,还有同那一次重遇时几乎别无二致的衬衣。

 

或许是因为寒冷,星谷把几乎大半个自己都缩进了沙发里。空闲进厨房的时候,没有拉上移门,所以从星谷的角度,可以看到他娴熟地洗干净所有的餐具,又熟练地从壁橱里拿出水壶,烧上了水。

 

接通电源之后他似乎并不急于回头,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星谷就只是看着空闲的背影。一直到水声渐响,他才陡然意识到,或许他现在所见到的和他在电视节目里一直关注着的那个人,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存在,也说不定。

 

电视上的他总是温柔而亲切的,而星谷所熟知的那个空闲,却是个对梦想孤注一掷的人,有时候甚至有些固执和蛮横。

 

“所以那个时候,空闲君你到底对我说了什么呢?”星谷跳下沙发走到空闲的身边站定,水壶冒出的水汽伴着水声,逐渐晕了他的眼镜。

 

虽然眼前的场景变成一片空白,但他却无端端地想起电车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空闲脸上急切的神情,还有那句他未曾听到的话语。

 

“说起来或许有些好笑”星谷伸手拿下眼镜准备擦拭,却被空闲抢了先,星谷的手愣愣地停在半空中好半晌,才放回了身侧,眯起眼眸,微微笑了起来,“我几乎快忘记了学生时代的那些事,可你那句话……以前没有想过问你,现在事过境迁却反而频频想起。”

 

透过充斥着水雾的视野,星谷只能看到空闲模糊的样貌,等到世界再次变得清晰的时候,空闲却又在他的世界里化为了侧影。

 

他抬起头,很努力地从空闲的被鬓发遮蔽的侧脸中挖掘出一鳞半爪的线索。

 

可让他安心同时也然他挫败的是,空闲仍旧是他第一天所认识的那个空闲,在他脸上总是读不到过多的情绪。

 

只有那场雨,那几个吻,让星谷瞥见过那个与他所认知的有所不同的空闲。

 

所以,该期待下雨……还是吻呢?

 

星谷为自己的妄想微微红了脸,然后就听到水沸腾的声音。不等空闲吩咐,他就小跑着到客厅拿了茶叶,看着空闲熟练地在杯子里洒下茶叶,注水,然后两个人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叶一点点舒展、沉没。

 

“本来只是想邀请你坐我的车的,毕竟一起过了三年,也没有请你兜兜风。”空闲说这话的时候,望着窗外,星谷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就发现原本停下的阵雨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下了,风也很大,吹得门外那棵柳树几乎摇摇欲坠。

 

“那真是可惜了……况且已经这么久了,那辆车是不是已经……?”

 

“还在,我每个月会定期保养一下它,有时候表演来不及父亲也会帮我照顾它的。”

 

“空闲君将来一定会是个好父亲的。”

 

星谷说完这句话,空闲没有回。想到自己或许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星谷讪讪笑了笑,又赶紧补了一句,“因为每次看弹琴,或者擦车的时候,总觉得你照顾孩子的话,也一定会很温柔。”

 

“或许吧。”空闲说完这句话,起了身,星谷见他的杯子空了,以为他要去厨房,却发现他转身走向了相反的地方。穿过客厅中间的桌子,走到窗边,他最终停在了堆满了乐谱的钢琴边。

 

他的手指慢条斯理的在乐谱上打出熟悉的节奏,在最后一个音符停下的时候,他拿起放在最角落的一张乐谱转过了身。

 

“我很喜欢这首曲子,除了这首曲子真的很好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唱响它的时候会让我想起你。”

 

瞧着星谷近乎石化的表情,空闲微微勾起唇角,灯光下他的眼眸映着光芒的样子,就好像很多年前,他曾无数次见过的样子。

 

“你不会让我的演绎生涯变得糟糕,或许反倒应该说,是你的曲子,在我最低谷的时候救了我,让我重新有了追逐梦想的机会。一切,都和过去不同了……”

 

“所以在考虑是不是把我加入你的未来选项的时候,你大可以丢掉那些毫无根据的臆测……我曾经以为豁达如你,或许很快就会淡忘那些事,可我忘了你除了神经大条之外,也意外的,太过,善解人意了。”

 

空闲转过身,星谷又瞧见了那熟悉的背影。

 

他默然地回想着空闲方才对他说的话,然后看着空闲如同多年前他在人群中奔逃透过雨水与玻璃时看到的那样——静静地掀起琴盖,把乐谱小心翼翼地夹在乐谱夹上。

 

他在写这首曲子的时候,就曾设想过,空闲在电视里表演的时候应当会是怎样的场景。不需要太过华丽的衣饰与布景,也无须那些甜腻圆滑的陈词,就只是那么平静的、安稳的,或许可以有路人,有树木还有风。风卷起凋零的叶,落在行色匆匆的路人的衣摆上,最后归于尘土。

 

窗外的雨终于停了,月光穿过阴云与窗,和着灯光落在空闲的身上。

 

琴声似乎愈加响了。

 

许多细小的声响都消失在了那段乐声中,星谷眯起眼睛,不自主地跟着曲子哼唱起脑中浮现的歌词。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因为手腕上的刻印,他曾把天花寺当做人生唯一的目标,但无可否认的是,那雪,月皇和空闲,都不只是他生命中的陪衬……即使没有刻印也好,那些欢乐的悲伤的痛苦的过往,于他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即使时光带走所有的欢乐与悲伤,仍会留下记忆……我会带着一切重新起航,因为未来……”

 

声音到达至高点时,星谷下意识收了声。但很快空闲的声音融了进来——轻柔、但却不可抗拒地带着他重新回到音乐的世界。

 

星谷忍不住笑了起来,即使唱到高音的时候破了音,他还是忍不住微笑,直到整首歌结束,空闲回过身的那一瞬间,他才陡然肯定下来。

 

“或许,现在这一秒我还做不到放下过去,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我想和你一起去面对,那些未知的明天。”

 

空闲迎着光的眼眸似乎闪了闪,他的嘴一张一合,终究在星谷忍不住要开口之前,猛地起身,环住了还缩在单人沙发上的星谷。

 

“喂,等一下,茶杯啊茶杯还没放好!”

 

“那个水都撒在你身上了!”

 

视线中所有的光亮都被空闲所取代,透过有些扎人的紫发,星谷犹豫了好几秒,才伸出手回抱了他。

 

空闲比他想象之中瘦的还要多,透过衬衫看并不明显,只有真正地触及到,才能发觉。

 

“这半年……你……很累吧……”

 

空闲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更用力地抱了他然后退开了几步,半弯下身子,凝视着他的眼睛。

 

紫色的碎发下,那双同色的眼眸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可星谷却看到了那一闪而过情绪。是欣喜还是更多?

    

或许自己正如空闲所说太过神经大条,不善于察言观色了。

 

所以在空闲开口之前他故作轻松地伸出手捋了捋对方紫色的额发,“你的头发有点长了,是时候该剪了呢。”

 

空闲似乎怔了怔,又过了好几秒,才低头握住了星谷的手,“今天我来,除了为你庆生之外,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看到空闲似乎有些犹豫,星谷又笑了笑,用力回握了一下空闲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忽然有种自己无所不能的错觉呢,所以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嗯,当然除了收回前言之外的事,我想我都能答应你。”

 

“是吗。”空闲轻微的笑声最终隐匿在沉默中,他沉默地注视着星谷许久,最终在起身的时候,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极轻的吻。

 

“我想星谷你能够以Starjectory的身份,出席我的告别表演,另外这一场表演,天花寺他也会来。”


“告别……?”

 

星谷有着茫然地瞧着自己被牢牢握住的手,最后把注意力落在了那已经渐渐被自己淡忘的那道伤疤上,几乎如耳语般的呢喃不受控地从他的脑海中奔涌而出,“所以,空闲你也要离开了吗……”





第九章 完


第十章直达


ps:说一些题外话吧,许久没来更新在此告罪。表示本文还剩下最后一章了,也就是下一次更新就是完结了,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