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黑篮黄黑】惯性定律(原著衍生)第16章

第十六章·夜谈


虽然黄濑那后半句话,说得着实很轻,但是黑子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转过头,本能地以为黄濑会露出一副大大咧咧地笑容,然后伸手摸着后脑扫对自己笑着说:“只是说笑的啦”之类的话,但是那个人只是有些不自然地偏过了头,避开了自己的视线。


黑子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复杂地看着那个自己并不那么熟悉的背影,身体却比意识更早地察觉到别离的到来。


虽然,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他们是不同的。

截然不同。


但是那个人却似乎从未意识到这样的终局一般,一次又一次地,在自己转过头去的时候,就能看到那双全神贯注的眼眸。那双浅褐色的眸子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装满了某些黑子读不懂也不愿意去深究的东西。


毕竟情感这种东西,就算读过千百本书,看过千百段不同的情感经历,也不会得到亲身经历的体验。黑子自认为已经见过不少的情感,书中或跌宕起伏或痛彻心扉或欢欢喜喜的爱情,现实中在帝光和诚凛获得的友情,还有对父亲和母亲的亲情……但是,即使走过初中,度过高中到了现在,甚至亲耳听到了黄濑醉后的告白,他仍旧不能确定黄濑凉太于他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甚至也无法去判断,自己对于黄濑而言,究竟是何种意义的存在。


感情这种东西,在黑子看来一直是棘手的存在。虽然他能够用理智和逻辑去理解它,但是真正要去面对这种未有明文规定也不存在绝对公正的存在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逃避。


黑子自然也不例外。


顺着黄濑目光落处两人影子交错、分别的地方,黑子微微笑了起来,走到了黄濑的身边,“黄濑君是准备去法国了吗?”


“小黑子说话还是像从前那样直来直往呢,就好像你的传球一样,总是那么直接。”黄濑回过头,果然是一副遭人抛弃般的可怜表情,看到黑子走过来就主动地蹭上去,用手想要勾住黑子的肩膀。


虽然在梦里也偶尔有一两次得手的时候,但是在现实世界中,真实地用手臂揽住黑子的肩膀这么一回事,大概……黄濑眨着眼睛,忽然发觉这似乎太科幻。大约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别离吧,他低头看着黑子头顶浅蓝色的发璇,想了好一阵子,才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过,小黑子”放开了黑子的手,有些空落落地,他盯着自己右手手腕看了好一阵,才勉强适应这种莫名压抑地气氛,故作轻松地笑了笑,“觉得今天的天妇罗怎么样?”


看到黄濑一脸献宝的模样,黑子只觉得从吃得有些饱胀的那个地方渐渐泛上一股酸涩的感觉,顺着血液达到心口,化作突突地心跳,最后连嘴角都僵硬了起来,甚至支不起一个微笑。他忽而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在众人面前的扑克脸帮了自己的大忙,低下头,他想了好一阵子,想选个什么合适的形容词来称赞一下那个自己几乎从未称赞过的青年,最终……即使有无数的形容词在脑海里盘桓翻搅,他想来想去,却怎么也找不出一句合乎心意的话语。


“很好,今天的天妇罗很好吃。”最终,脱口而出的盛赞,仍旧只是一句四平八稳的日常对话,黑子有些懊恼地低下头,下一秒却被黄濑猛地握住了手,信誓旦旦地宣布以后还会做出更好的料理。看着那个人渐深的笑意,黑子终究还是松开了抿着的嘴角,微微笑了起来,转身出了厨房,朝后面那个完全不在状况内的黄濑招了招手,“黄濑君如果再不来的话,下一次的参观机会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了喔。”

青年闻言果然小跑着就跟上了黑子的脚步,脸上是黑子不用看也知道的兴奋表情,嘴里还配合着夸张的爬梯动作,开始各种疑似紧张不安的碎碎念,“要去小黑子的房间好紧张啊……小黑子你要不要我先给你点时间去清理……那个啥……一下啊……如果真的要的话,我会努力配合绝对没有怨言的!”


“我可不是青峰君。”扶着额回过头,冲着某个兴奋过头的青年摆了摆手,“黄濑君请安静一点。”


再回过头继续上楼,原本喧闹地好像早市的楼梯忽然就安静了下来,除了楼下客厅隐约还能听到的电视连续剧的配乐,就只剩下两个人一深一浅的脚步声,有些空荡的屋子里回响。黑子有些不适地摇了摇头,在看到楼梯的尽头时,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三天而已,发觉到的时候,却已然习惯了黄濑的存在。原本习以为常的安静也突然变得让人不安,黑子略偏过头,余光里的黄濑仍旧是一脸灿烂过春光的笑容,不紧不慢地跟在自己的身后。


他走上前,打开了正对着楼梯口的那扇房门——漆黑一片的屋子里,只有那半掩着的窗户透着微弱的橙光。


身后的脚步声戛然而止,黑子侧过了身子,下意识给黄濑让出了一条路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至少应该尽一下主人的责任,先把灯打开也好。不过,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屋子就忽然地被屋顶撒下的暖色灯光照亮。


突如其来的黑暗和突如其来的光亮都让眼睛有那么一瞬间的不适。黑子揉了揉眼,再睁开眼,就瞧见黄濑倚在墙边,一手搭在电灯开关旁的墙面,好似完成了什么了不得挑战般仰着脖颈冲自己笑得一脸骄傲,“怎么样,小黑子……我可是去年圣诞才来过一次你的房间哟,还记得电灯开关在哪里,有没有很厉害?”


忽略掉很明显在等待自己表扬的黄濑,黑子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书桌边上拖出椅子,摆到了床的边上,然后自己就随意地坐在了床上。


“黄濑君,不介意的话,就坐我这张椅子吧,因为屋子里就一张椅子,再下楼搬的话,也太过麻烦。”


黄濑点了点头,从自己所在的地方看向了正背对着自己的黑子。他环顾了一下黑子的房间,和冬日里看到的几乎没什么变化:除了床、床头柜之外的家具就只有书桌和书架。书桌上的东西并不多,一眼就能望完,倒是书桌边的落地书架上慢慢放着一排排的书籍,让黄濑光是看数量都觉得有些头大。


不知怎的,他有些苦恼地想到,虽然他获得了相当于外挂一般的复制能力,无论模仿什么东西都是轻而易举。但是,唯独黑子的低存在感和读书这两件事,着实让他的复制能力也毫无办法。


现在想来的话,第一个大约是不能,而第二个才是切切实实地不愿。

“说起来,小黑子的书还真是多呢。”黄濑感慨地看着一个个陌生又夹杂着那么一点耳熟的书名,忽然发现书架最上面的那一层的尽头,没有放书,而是放着一个粉红色的画满爱心的礼品盒子。


同屋子里所有不起眼的摆设都格格不入的存在啊……倒意外地是少女的风格……


黄濑眯了眯眼,带着几分促狭地笑了起来,伸手指了指书架的顶层,“呐呐,小黑子……果然被我发现了吧,快老实交代是哪个女孩子送的,竟然被你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幸亏我眼尖啊……”


对着八卦模式马力全开的黄濑,黑子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几句,摇摇头,“如果我要藏的话,就根本不会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啊,黄濑君。”


“可是小黑子你的房间一般人根本就进不来啊,所以放在书架顶层就已经很隐秘啦,所以啦,肯定有秘密。要不然让我看一下盒子啦,怎么样,怎么样……”视线在黑子和盒子两头来回巡视了好几遍,黄濑心中的好奇终于占了上风,不过就在他伸手想要去偷袭盒子的瞬间,黑子却格开了他的手,一脸无奈地笑了着冲他摇了摇头。


对上那双清亮的浅蓝色眼眸里的戏谑,黄濑没有再去抢那个盒子,拉过黑子拖出来的椅子就坐了下去,一脸憋屈地看着某人云淡风轻地拿下盒子抱在怀里,大有一副黑子不解释清楚誓不罢休的架势。


把盒子搁在书桌上轻轻敲了几下,瞥见黄濑那副着急在意的模样,黑子终于忍不住轻轻笑了,“看样子,你还真是记不起来了。”


“啊?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记得这个盒子?”完全没有摸到头绪的黄濑,转过头盯着那个粉红色画满爱心的盒子想了很久,终于憋出一句结论,“我思考完毕了,我绝对没有送给小黑子你这么没品的礼物过吧!”


“就算有,那也是小桃井吧……那么少女的东西,怎么可能……”话说到一半黄濑忽然愣住了,看向似笑非笑的黑子,有些惊诧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难不成,还真是我?”


黑子点了点头,“你果然不记得了呢,这……还的确是你送我们的东西。”


“啊?”看到黄濑一脸被自己曾经的品味打击到的模样,黑子笑了起来,拿起桌上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一张相片递给了黄濑,“给你。”


照片上五个人穿着熟悉的队服,站在最中间被巨大地爱心圈起来的自己比划着剪刀手笑得一脸傻气。


这分明还是他们获得三连霸之前的帝光。


没想到盒子里放的竟然是旧照片,而且更重要的是,圈着爱心的是自己啊!完全陷入谜团的黄濑举着照片正要开问,就听到黑子浅浅淡淡的声音在身前响了起来。

“黄濑君还记得你刚进篮球队时候你的粉丝总会送礼物到我们篮球部吗?”看到黄濑点头,黑子似乎回忆起什么有趣的事情,微微笑了起来,“每一次礼物都占据了大半的休息室,然后你就会把礼物什么的都分给队员,这个盒子就是那个时候拿回来。因为我觉得这里面的大家,看起来都那么喜欢篮球,也那么快乐……而那个盒子的话,因为一开始就用来装这些照片,所以就一直没有换。很可惜,黄濑君你的好奇心完全用错了地方,这仅仅是如此而已……”


“虽然……但如果我不告诉黄濑君的话,你一定会心心念念想要知道的。”把照片收回来放进盒子里盖好,随手放在了床头柜上,“那样子的的黄濑君会让我很伤脑筋。”


“小黑子你的话这么直接,不伤脑筋,但是我……我的心完全被无情地戳伤了啦。”对面,上一秒还一脸好奇的黄濑,下一秒就已经是抑郁重伤的表情。


不过好在黄濑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基本上维持三秒已经是极限了,在黑子走了个神的空档,黄濑便已经恢复了平静。略低着头,金色的额发遮住了那双褐色的总是流淌着与表情不尽相同的情绪的眼眸,黑子刚开始思考两个人的话题似乎无以为继这个问题,就听黄濑道:“小黑子……如果我去法国的话,那么我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见面了。”


与方才轻快的语气截然不同,黄濑开口很慢,还带着斟酌与犹豫。


黑子闻言微微一怔,顿时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因为这个话题而逐渐变得冰冷而压抑,他甩了甩头,想要摆脱那些毫无科学依据的感觉,但却毫无办法。他张了张嘴,却发现黄濑所说正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根本毫无辩驳的依据,思绪在脑海里千回百转,最终,他把目光落在桌上那个反射着光芒的巴黎铁塔上,“黄濑君我曾经问过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还记得吗?”


“当然。”黄濑点了点头,对于忽然跳转的话题,倒是没有丝毫的不适应。


“如果黄濑君觉得有必要的话,那就不需要为了多余的事情犹豫。”


“小黑子你那么一本正经地说话,还真像是说教啊……”黄濑苦笑了一下,忽然就有些懊恼当年没有好好学习国文。


该怎么才能让对面的那个人知道呢?


那从来、也绝不会是多余的事情。 


一片寂静中,黄濑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微微笑了起来,对着黑子仍旧是那副没个正经的样子,“说起来,如果真的要那么久不见小黑子的话,我可是会很想很想小黑子的呢。”


上扬的眉梢眼角和弧度大得几乎让黑子觉得有些刻意的笑容,让黑子不自觉地便略略移开了视线,他回忆了一下法国和日本的距离,想要找出些他们并非从此诀别的证据,却连差强人意的结果都未有。


早就丢弃的地理知识,一下子重拾着实是困难了些,黑子有些头痛地放弃了思考巴黎与东京之间的经度差额。目光不经意间便扫过放在房间角落的那个书包。他忽然想起那个自己日日都会去关注的微博,和他总是不由自主忽略的黄濑的职业。


指了指地面的书包,黑子在黄濑不解的目光中微微笑了起来,“如果黄濑君在法国工作努力的话,日本这边也可以看到转播的。而且,我也可以在微博上看到黄濑君的动向啊。”


倒有些意外黑子竟然真的有看自己的微博,黄濑回想起那些自己逐字逐句回复的评论,顿时觉得以前所有的努力此刻都得到了指数倍的回报。虽然他不曾看到黑子的只言片语,但是……


他顺着黑子的目光,落在那个完全不知道要干嘛的书包,笑了起来,虽然联结着呼吸与生命的那处仍然蔓延着难以忽略的酸楚,但是意识却仍不由自主地因为这小小的发现而雀跃万分。


“小黑子,我们再一起打一场篮球好不好?”


有些诧异于黄濑忽然提出的请求,黑子没有多想就点头同意了。不过在冲动下同意之后,他才有些迟钝地想到之前被忽略的某些问题:一如,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天天等待着下课后篮球训练的黑子哲也;一如,在这个并不宽敞的卧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打篮球赛。


看黑子迟疑,黄濑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倒没有提别的,只是问黑子家里是不是还有可以用的篮球。


虽然已经不再是篮球部的队员,但是黑子对于篮球的热爱却没有半点的动摇。即使在没有天分的现实面前,他必须承认自己无法在篮球的世界里走到至高点,但是在篮球的道路上,他却还没有放弃自己的未来。


木吉有一句话,黑子一直觉得很有道理,而且也从诚凛一直相信到如今。


——只有热爱才能打好篮球。


所以,即使他现在不得不学习着自己并非挚爱的国文,并且将以此为持续终生的职业,他也没有放弃对篮球的热忱和偶尔打球的机会。


打开书桌右下的柜子,就能看到里面装着的打好气的篮球。原本凹凸不平的球面已经被磨得有些平了,黄濑兴致勃勃地拿起一个球,压了压确认里面气压足够之后,来回换手几次之后就用左手顶着球转起了圈。


他盯着那快得变成一道道白线的球面,忽然想起某个黄昏时候,黑子也是这样,上一秒还和自己说着话,下一秒就跑到了篮球场里面,对着一群分明会秒杀他的男人,郑重其事地说着“这样是不行的,暴力是不可以的”而完全忘记了自己下一秒就可能被暴力的事实。


可正是黑子对于篮球的这种执着,和对放弃的拒绝认知,才让自己不得不对其瞩目。


偏着头,看了眼正摸着篮球低头沉思的黑子,黄濑忽然道:“小黑子,要不要去玩街头篮球?”


看到黄濑那一脸期待的样子和闪亮的星星眼,黑子有那么一瞬间恶劣地想要假意拒绝,但是转念想到不知何时即将来临的离别,他也没有了去调侃黄濑的心思,想到那场曾经和火神与黄濑打的篮球赛他也顿时有了几分想回去看看的念头。


“那就去吧。”拿起篮球,在手上转了个圈确认了手感,黑子对着仍盯着球发呆的黄濑道。


因为黑子家附近就有电车站的关系,所以两个人同正完全投入到言情剧的黑子夫妇打了招呼之后,没有多久就到了球场的附近。黑子因为存在感薄弱的缘故,所以即使接过了黄濑手上的球,一边转球一边走路,还是基本没有遇上旁人的侧目。倒是黄濑,原本在街上动不动会被粉丝突然袭击,今天到球场还平安无事,让他不由的地觉得视线诱导还真是个在球场和生活中都了不得的技能。


高中时候来过的篮球场仍旧在,可比较高中那时候,现在的篮球场比原来规模扩大了一本,原本周围空着的草地也被改建成了球场。场内不知何时还添了聚光灯,即使是晚上也不用再担心光线不足的问题。


从铁丝网向内看过去,场内倒正有一群人围在一起吵嚷着什么。黑子和黄濑对视了一眼,便走进了场内,在人群的外围和围观者闲聊了几句才知道,周一晚上常来这里打篮球的人抽签组队打比赛竟然已经成了这里的惯例,而且为赛事特意前来围观的人还日渐增多。


大约是黑子手上拿着的篮球在篮球场内确有足够的资格吸引别人目光的原因。这一次,围观者竟然没有大惊失色地跳开去叫着见鬼。而是十分热心地把他们带到了围观者包围圈之内,把他们俩介绍给了里面正在抽签的众人。


有些意外地发觉正在抽签的人里除了学生竟还不乏已经工作了的中年男性,黑子和黄濑同他们打了招呼之后,就听到原本被人群围在最中央的人忽然伸出手,一脸惊诧地指着黄濑,“啊……那个……”


“你们两个不是……那个时候帮我们打跑流氓的恩人吗?!”


完全误以为是粉丝要开始袭击的黄濑汗颜地停下了脚步,他的确曾和黑子火神一起在这里打过一场球赛,甚至记得那个时候黑子传给他几个球,瞬杀后的比分,但是……对于面前这个面容毫不起眼却带着欣喜和几分崇拜望着自己的这个人,却没有丁点的记忆。


看到黄濑带着抱歉的笑意,那人倒并不意外,只是有些遗憾地挠了挠头,转而便提议黄濑和黑子加入了话,倒是刚好组成两支完整的球队。不过鉴于之前抽签已经结束的缘故,黑子和黄濑只能分插到相对的队伍,对于这一点,非常想和黑子搭档打球的黄濑极其不满,不过见黑子没有意见也就没有再坚持。


两个队伍虽然都只是业余的水平,但却都很享受打篮球的过程。所以一场比赛下来,黄濑和黑子还是很高兴。婉拒了临时队友们热情的夜宵邀约,黄濑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球,望着突然空旷下来的篮球场,忽然道:“那个时候的问题,到了现在小黑子都没有给我答案呢。”


闻言,黑子怔了一下才回想起那场比赛之前,自己同黄濑在这个篮球场之外的那一次谈话。


他记得那个时候,背对夕阳的青年灵巧地撑着手坐在了长椅的靠背上,用额头顶着篮球,抱怨着,“虽然我知道我不行,但是我还是有认真过啊。”


“被小黑子甩了,比赛也输了……高中生活的一开始就这么一塌糊涂啊……”


虽然在自己道了歉之后,他即刻轻快地跳起身,笑着对自己说只是玩笑。但那个时候没有察觉,在如今回想起来,黑子却忽然发现,那大概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只不过,已经错失了。


那些早已湮灭只余下记忆的过去。


或许,总有一天,连那些记忆都消散的时候……


自己还会不会记得这个曾经把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还会不会记得那个人曾经在自己的生活中留下的只言片语?


又或许,他仍能想起黄濑凉太这个人,彼此之间却只剩下冰冷的邮件联系和见面的点头之礼?


“我还是不知道……”盯着有些刺目的聚光灯,黑子靠着篮球架,与其说是回答更像是喃喃自语。


“大概,黄濑君你说的没有错。只是因为……截然不同……而已。”




第十六章 完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