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黑篮黄黑】惯性定律(原著衍生)第18章

第十八章·深思


把仙人掌放在寝室朝阳的窗口后,黑子回到座椅上坐下,微微喘了几口气。转头看了眼笼罩在清晨暖橙色光晕下的盆栽,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才不过7点。


大约是因为黑子存在感实在薄弱的缘由,寝室里另外三个室友仍在呼呼大睡,完全没有察觉到黑子的到来。黑子靠在座椅上,听着三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和间或的几句梦里的呢喃,弯了弯眼角,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然后打开了微博。


虽然说黑子有微博账号,并且还把它放在手机一打开就能看到的地方,但他关注的人却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一来是黑子觉得与其在微博上看人生百态,倒不如点一杯香草奶昔坐在M记观察人类;二来则是,对于那个人的关注从一开始的被动早已潜移默化成了自己的习惯。


看到黄濑几分钟之前发布的他即将前往法国发展的消息已经有了好几百的回复,黑子想了想在评论框里写上了“加油”,却在准备提交的时候,改变了主意。把手机收起来放进了口袋里,他拿起书包,回头看了一眼好几天没有回来已经变得有些陌生的寝室,轻声出了门。


在寝室楼的走廊里碰到绿间,是黑子没有想到的。虽然两个人是在同一个学校,但并非是同一个系,而且寝室也并不在同一个楼层,平日里偶遇的机会几乎为零。但是,看着前方没有露出丝毫意外表情的绿间,黑子冲他点了点头,问了声早安。


绿间低下头扶了扶眼镜,有些别捏地也回了一句早安,把左手托着的泰迪熊换到了右手,才忽然道:“说实在的大清早就和你偶遇真是有点糟糕,不过既然碰到你的话”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细长的盒子,递给了黑子,看到黑子有些不解的神情,才转过头盯着泰迪熊道:“这是你帮我借到那本书的谢礼……”


“那就多谢绿间君了。”见黑子收下了谢礼,绿间转身走了几步,又像是想到什么似地转过了身,“黄濑昨天给我发简讯了……他的事……算了,你一定知道了吧。毕竟,他不管有什么风吹雨动,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你……我就不多管闲事了……”


目送绿间不疾不徐地离开走廊之后,黑子把视线放回了握在手上的那个细长的木盒子。从中间把木板抽出来之后,里面赫然躺着一支绿间特制的滚滚铅笔。有些好笑地想到绿间所谓的尽人事,竟然连手工铅笔都包纳其中,他忽然有些好奇自己手上这个装铅笔的木盒子是不是出自绿间之手?


不过,这种事情就算他真的去问绿间,估计甩过来的也只有尽人事三个大字吧。更何况,从绿间询问自己血型那时候起,他们就开始相性不合。所以,黑子把盒子和铅笔都收回了书包里,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步就出了宿舍楼。


因为距离早上第一节课还有将近45分钟的时间,而黑子也并不想那么早就去教室。他索性就拐进了平日里去得比较少的小路,虽然说是小路,其实也并没有比普通的柏油马路小多少,只是路是用鹅卵石铺的,走起来凹凹凸凸的并不那么平整而已。路的两边各种着一片松树,阳光透过密密的松针落在地上,投下疏疏密密的影子。用手扫掉落在石桌上的松果,找出还未看完的那本小说,翻到昨日中断的那一页,他深呼了一口气,告诫自己:如果再不静下心来看书,就会错过还书的期限。


大约是心理暗示的确起了作用,又或者说书的内容也的确足够吸引人心。等黑子翻过最后一页,拢了拢有些酸涩的眉心时,松间的日头似乎比来时高了许多。他心满意足地呼出一口气,把书拿在手里扫了一眼时间,却发现距离上课只剩下不到10分钟的时间。


急忙揽起书包,朝着有段距离的教学楼匆匆而去。染上阳光暖意的风拂过少年的浅蓝色的发梢和衣衫,穿过人来人往的大道,拐上楼梯上到四楼的时候,距离上课只剩下堪堪一分钟的时间。


不过,这对走到座位的距离也是足够了。瞧了眼因为快上课而而人流量有些过于旺盛的后门,黑子想了想,转身去了前门。早上的第一节课他记得是英语,所以也不但心高木老师会提前到教室。不过,在黑子跨过门槛,走进教室的那一瞬间,他却隐隐察觉到某些异样。


大约习惯了自己存在感薄弱而从不引人瞩目的事实,所以在周二早上并未迟到的情况下一进教室就突然被班上女生用某种过于热烈的视线注视,黑子忽然觉得情况有些棘手。好在没有任何一个女生采取更为积极的行动,想到总是时不时被粉丝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黄濑,黑子不由地勾起了唇角,却在看到昨天递给自己奶茶的女生尤为炽烈的目光时,忽然意识到问题的源头。


拨弄着仍旧挂在桌子边缘的M记外卖袋,黑子拿出了英语书和笔记本打开放在桌上。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过了一回,不过讲台却仍空着。忽略掉那些从不同角度投注到自己身上的视线,黑子低头看着秒针,一步一步地走过,一直等到铃声过了第二遍,开始第三遍的时候,高木老师才不疾不徐地踩着高跟鞋,出现在教室门口。


从第一节课到如今,整整三个月,从未改变。


虽然比起总是提前到场的山本老师,高木老师显得有些不那么恪尽职守。不过事实的真相却总是与表象背道而驰。虽然每次上课前总是为自己的迟来而致歉,但是一旦进入了上课的状态,那雷厉风行的授课风格和时不时的提问,总让前排学生压力巨大。


虽然对于黑子而言,提问的压力基本为零,但是英语和数学一样,始终是他喜欢不起来的科目。不过,大学始终同高中不同了,在笔记本上记下高木刚重点强调的句式,黑子有些恍惚地想到——世界上其实有许多事,我们并不是那么喜欢,却也不得不去做,并且必须尽己所能做得更好。


现实就是这样客观而残酷地存在着。


就好像自己不得不在自己并不那么喜欢的英语和数学课上好好学习,为了获得更好的学习成绩以便能有个更为明朗的未来。就好像……黄濑……明明因为做什么都很容易而几乎没有喜欢的事情,但是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他做得还是一样的认真。


抛开那些不知道为何又走到黄濑身上去的思绪,黑子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以期赶走脑海中盘踞的杂念与因为睡眠不足而滋生的困意。攥紧笔到手指感到了微微的疼痛,他才继续抄写方才落下的那些句式。听着高木速度极快,内容极多的课,时间久了倒也不会再觉得困倦。原本觉得无聊的英语在认真听了一节课之后,黑子忽然发现它也没有之前所认为的那么无趣。


大约是因为之前没有关注的原因,才没有发现,挨着下课铃声的最后几分钟,高木讲课的速度几乎是之前的一倍。像打字机一样一排排出现在黑板上的句式,一直到下课铃声结束好一阵子,才勉强全部抄到了笔记本上。闭了闭泛酸的眼睛,黑子阖上笔记本,刚想就着书小睡那么一下,就听到斜前方的女生带着些局促和兴奋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呐呐,黑子君。昨天那个给你送香草奶昔的是黄濑大人是不是,我回家看到杂志之后,越看越觉得一定是他本尊啊……黑子君,你是不是认识黄濑大人……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


女生对于八卦总是有着异常敏锐的嗅觉和超乎想象的传播能力,只不过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除了本班的女生围过来询问黑子黄濑的事情,甚至连隔壁班的女生也闻讯过来。黑子发现过来的时候,以自己的课桌为中心,已经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包围圈。女生们或红着脸,或一脸兴奋或眼冒爱心地问着有关黄濑的问题,不同的音调、语声、语句,在最后汇入耳中的时候,就只剩下嘈杂。


“抱歉,你们大概是认错人了。”千夜的声音忽然想了起来,黑子别过头,忽然发现原来同自己邻桌的千夜也被人群围在了中间,她站起身挤过人群的时候很艰难,但是说话时那种斩钉截铁的肯定却让那群女生笃定的信念消却了大半,“那是黑子君高中同学原田君,根本不是你们所说的黄濑君……”


千夜的话一说完,原本的包围圈就松散了大半,人群中原本激昂的情绪被低落的叹息所取代。大约她们原本对于黄濑凉太会特地给黑子哲也送奶昔这类事情的确信程度也不高,所以只不过是一句话的否认,她们就收拾好激动的心情,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落寞表情,各自分散。


坚持到最后的斜前桌女生也在黑子的抱歉声中失望地回到了座位。人群彻底散了,千夜也回到了她的座位,带着促狭的笑容朝他眨眼,黑子感激地冲她道了谢,想了下才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大擅长应对这种情况。”


“其实我也是。”从课桌里翻出了数学书,铃声就响了起来。两个人之间关于应对人群的话题也就这样无疾而终。就好像那段因黄濑凉太而起的风波一样,来得疾如骤雨,去得彷如轻风。


夹杂着一丝困意的上午就在数学老师发下来的一沓练习卷中悄然而逝。停下笔,黑子舒展了一下因为久坐有些僵硬的身体,才发现周围的座位几乎全都空了。低头看了眼表,才发现早已过了下课的时间。教室里的人大概都去吃饭了,只有少数的人带了便当,围在教室的一角,一边聊天一边吃着额午餐。


把桌上的东西理好,黑子还是决定先去吃午餐。不过还没等他起身,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千夜低着头,脸上红了一整片,张着嘴一直没说出话来,最后直接就把一个白色的便当盒放在黑子的桌上。


黑子抬起头,望着千夜有些不解,就看到千夜的脸比刚才更红了,揪着校服最下面的那颗纽扣,纠结了半天,突然指了指黑子桌上的书,“那个……其实,这是我做的,送给黑子君,谢谢你那天陪我一起去还书。”


一天当中收到两份谢礼,都是因为书。


黑子起身对千夜郑重道了谢,千夜大概是因为太尴尬,找了个去买饮料的借口就奔出了教室。黑子打开便当盒,看到装在里面精致美观的寿司,眼前却忽然闪过某个笑得极为灿烂的面容。眯着褐色的眼眸,捧着双手仿佛看着自己吃就能饱一样,然后在自己吃完后,迫不及待地询问东西合不合胃口,等待着自己一句两句的夸赞。 


不过,似乎自己还从未称赞过那个人什么吧……


即使他问,回答得最多的也不过是像是敷衍的“很好”之类的词语,虽然黑子着实不知道除了“很好”之外究竟该说些什么。但电视剧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台词也绝对不能随便拿来参考……想到黄濑就要离开的现实,黑子捂着跳得比平时越发快的心,忽然有些急躁。


——心底那些翻腾着的不知名的情绪,起起伏伏,一刻都不肯停歇。


原封不动地盖上盒子,黑子伸出手按了按太阳穴,倒并非是不饿,只是忽然地,失去了吃的念头。在座位上默坐了好一阵,他才想起早上看完的那本书,从书包里翻出来就起身出了教室。


中午的图书馆,人很少。黑子穿过大门进到借阅室里的时候,只看到零星放在桌上的书和水杯。到借阅台把书还掉之后,他随意地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从窗户的位置望出去,可以看到一座不高的山和山上缠绕着的灰蓝的雾气。他一面观察着山上雾气流动的方向一面留心着图书馆里来来去去的人。


山上的雾气升了又降,图书馆里的人来了又去,原本转瞬就逝去的时间却好像被定住一般,变得亘古、绵长。从上午第四节下课到下午第一节上课,简直就像度过一整个世纪一般,但黑子却只是坐在图书馆里什么都没有想。

大概人在遇到复杂的问题的时候,想得多了就会厌倦得什么都不去想。


在上课之前最后扫了一眼微博,还是没有那个人的动态。黑子沉默关掉了手机显示屏,刚想把它放回课桌了,却又改变主意放在了距离自己最近的衣服右口袋。他没有去想自己这些莫名其妙的行为究竟是为什么,只是静静地打开笔记本,翻过写着黄濑凉太两个大字的那一页,是一片空白。


山本仍旧穿着那套令他中年发福的肚子看起来更加夸张的修身衬衣,在讲台上讲了不到五分钟的文学赏析技巧,就忽然变轨转到了一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话题上——离别。


黑子垂了垂眸,盯着山本越加宽广的发际线,思索着话题转换的缘由。略过大片修辞和情感纠葛的描述,他记起山本提到了《仲夏夜之梦》,感慨着“真爱无坦途”的先见性,不过那也只不过是几十秒的热度,然后就转到了莎士比亚的情史专题 ,然后就忽然而然地,说起了离别。


大约是因为那些作家文豪的情史,多是以或伤心或凄凉的离别作结。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这节课的展开倒也还处于正常人思路的范围。低头把山本提到的自己还没有读过的书名记在笔记本上,下一秒就听到山本有些兴奋地在讲台上号召:“同学们,我们来办一个小范围的创作比赛吧。这个创作比赛的分数,就算作国文期中测试的成绩……”


山本话音刚落,原本安静的教室就因为这个重大新闻而炸开了锅。对于学生而言,不用考试固然很好,但是对于山本所说的这个并无前例也无规章的创作比赛,多数人还是持保留意见。不过,班主任之所以为班主任,还是因为这个职位对班级意味着绝对的管辖权,最后在山本的坚持下,期中测试还是被改成了创作比赛,而离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话题,就成了这次比赛的主题。


小小的插曲结束之后,课还是要继续。似乎对自己的创意极为满意的山本,满面春风地继续莎士比亚的情史,甚至连下课铃声都没有察觉,一直到讲台下趴倒一大片,他才后知后觉地瞟了眼手表,然后夹起假案离开了教室。


黄濑到一年级A班门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伏倒的壮观情景。


视线穿过前排的学生,他看到黑子如同很久以前一样,工工整整地坐在座位上,执着笔不知在写些什么。他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贸然进到教室里,而是转身去了走道尽头的楼梯间,给黑子发了一条简讯。


黑子走到楼梯间的时候,黄濑就像上一次见到那样,斜斜倚在楼梯的扶手上。他穿着衬衣,黑色的西装背心挽在了手臂上,看到自己就弯起了眉眼笑了起来,伸出背在身后的手,提出一个印着大大的M记的外卖袋。


“小黑子,小黑子,你今天一定还没喝过香草奶昔吧。我把你的元气,满满送来了哟!”


黄濑笑得眯着眼,褐色的眼眸背着光看起来莫名地有几分感伤的味道。但黑子告诉自己那应该只是光线造成的错觉,他低头接过冰凉的奶昔,笑着冲黄濑道了谢,然后沉默就在两个人之间蔓延了开来。


吮吸了一口冰凉的奶昔,黑子以为黄濑还会兴奋地绕着他,问奶昔有没有很好喝,或者说些工作时琐碎的小事,不过黄濑却没有。他抬起头,逆着窗外的阳光,不自觉地眯了眯眼,他定神看着垂着眸带着微笑的黄濑,想了好一阵,才忽然道:“黄濑君谢谢你。”


被感谢的那个人却好像突然间如坐针毡似的,原本放在扶手上的手,在空中拐了好几个来回,最后有些尴尬地落在仍旧定着型头发上,“小黑子,你干嘛突然这么说啊,搞得我有点担心啊……”


“不,只是突然想到,其实黄濑君一直以来都在我身边帮助我、鼓励我,而我却从来都没有认认真真的和黄濑君道一次谢而已。”晃了晃手上的香草奶昔,里面还没化掉的冰块碰撞出清脆的响声,黑子看着那双分明写满满满担心的褐色眼眸,笑了起来,弧度是黄濑所从未见过的大,“谢谢你,黄濑君,请你……在法国也一定要好好努力。”


“我会的,小黑子。”黄濑点点头,郑重地回了黑子一句,但转眼又笑了起来,摸着硬硬的头发,有些想笑小黑子是傻瓜,又不是永远不见,但最后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口,只是伸手到西装口袋里摸了一阵,拿出一个白色的信封递到了黑子的手上。


里面的东西是什么,黑子还来不及问,黄濑也来不及说。一个人就匆匆赶回了教室,另一个人也急急忙忙就往工作的地方跑。


相聚匆匆,但是别离却连一句再见也来不及说,就已经上演。


把信封夹到笔记本里,黑子忽然意识到离别竟然是如此的轻易,但是再见……却从不如年少时假想的那般简单。


毕竟世界是那么的广阔……而他回过头的那寸天地是那么的渺小……




第十八章 完

评论 ( 1 )
热度 ( 8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