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探鹰/授翻】MR.SMITHWILL MEET YOU NOW(第六章·上)

前文目录

 

第一章(上)   第一章(中)   第一章(下)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下)

 

 

第六章结束与开始(上)

 

NOTES:这是本文的最终章,我必须对我的读者致以最深切的感谢。这是一段很高兴的经历,在不久的将来我会努力写出更多关于Clint和Coulson的故事。

 

在与美国队长的会面的一周后,他被男孩之家的孩子们哭闹着要求着加入了惊喜下午活动。Mayweather男孩之家是镇上的一个儿童寄养机构,那里通常容纳了15到20个寄养的孩子,年龄都在8岁到18岁之间。社会工作者May Parker经营着那里,并且经常邀请NYPD的警员们去拜访。Clint觉得那是为孩子们树立榜样的形象,但是令他迷惑不解地是为何MAY会如此偏爱他,一直打电话坚持请他过去。

 

或许是因为她听说了他的婚姻问题,他一到那里就被拉进温暖的厨房双手被塞满了燕麦葡萄饼干。他并没有料想到的是,或许是因为他在那里待得时间久了,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开始缠着他。

 

“这是一把真的枪吗?”

 

    “你曾经杀过人吗?”

 

    “你有没有抓过银行劫匪呢?”

 

    “如果我偷了糖果,你会不会把我抓起来呢?”

 

    “如果我抽大麻呢,你会不会逮捕我呢?”

 

诸如此类的问题数不胜数。

 

对于孩子们而言,在他们去纽约郊游遇到复仇者之后,他就失去了原有的魅力。但是,每当他造访这里,他们还是会齐齐跑过来,围着他。托这点的福,他已经记住了这里每个孩子的名字。

 

当他在后院和那些年长的男孩子们一起打篮球的时候,那些名字一个个冒了出来——虽然还及不上他,但是他能想起谁的篮球打得好些。这个高个子的男生叫Peter,may的侄子,在他的双亲过世之后成了男孩之家第一个收养的孩子。他经常在和Clint打篮球时为Clint逐渐变得像老年人那样吱吱作响的膝盖而取笑他,而Clint通常会以拦截他的传球和扣篮来回敬他。

 

但无论何时,看到Peter脸上流露的表情都会让他觉得温暖。

 

那个恼人的孩子是Peter的朋友——来自斯洛伐克的pietro,虽然他喜欢假装自己听不懂英语,但是Clint曾经看到他因为Jerry Springer(注:Gerald Norman "Jerry" Springer,美国知名主持人,因他主持的节目tabloid talk show而走红)的节目而大笑不止,低劣的谎言。

 

 

并且——所有的好孩子们,都在提醒着Clint他的童年是怎么样的,以及为什么他们需要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游戏终于结束了,55比53(Clint赢了,当然,尽管这比分差距每个月都在缩小)。当他们回到Clint警车附近的车道上,Clint不得不用余光注视着他们,一边防着他们没有违反未成年饮酒条例,一边确保他们没有试图从什么东西上刮掉点油漆。只有一个孩子正试图透过他的车窗往里面瞧,或许是想确认他的车子里是不是关押着什么罪犯。

 

    “那是什么?”

 

    那个锲而不舍窥视着他车窗的孩子指着后座,那里丢着Clint的一些旧装备(当然更多的空间是用来拘留罪犯的)没什么有趣的,或许除了运动鞋和——喔!

 

“这是一把复合弓。”好些男孩子们都把脸贴到了玻璃上,还有一些孩子们躲在了Clint身后,却也仍时不时在朝车的方向偷看几眼。他严重怀疑那些孩子甚至没有见过弓箭——毕竟在体育的世界里射箭并不入大流,于是他过去打开了车门,拿出的弓和箭袋,那里面装满了箭矢。

 

“或许你们想见识一下?”

 

周围的欢呼声鼓舞着他,但是孩子幼小的脸上露出的小心翼翼的微笑,让他下定了决心。

 

Clint最终在YMCA(注:ymca是YoungMen's Christian Association的简称,中文译名基督教青年会,是一个普世基督化青年运动,其旨趣以《巴黎本旨》为标准,提倡满足个人生活兴趣的需要,提倡有意义的康乐、文化、教育活动及表彰「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务精神等。)的目标指引下度过了一整天,他假装轻松地拉开了弓然后趁着让孩子们拉弓的时候休息(当然,要孩子们真的拉开那把弓是不切实际的,毕竟那需要100磅拉力才能拉开的弓。)他还让孩子们用安全箭头来练习,一些纸质的目标,包括鹿、牛眼和壳形轮廓,时不时也去纠正孩子们的姿势。这距离Clint上一次射箭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拿起弓箭的瞬间那些记忆就把他带回了过去:空气里透着大象笔里散发出来的枯草味,油毡地板感觉就像是帐篷底下的黏土。

 

一个孩子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了回来。

 

一名社会工作者终于来解放了Clint,并且还许诺给他们热乎乎的烤千层面。她朝着Clint热情地笑了,她的目光在Clint裸露出来的脖颈和手臂上流连,但Clint只是冲她点了点头,然后朝大厅走去并去支付靶场的费用。有些孩子在离开的时候抱怨,并要求Clint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要带他们再来一场这样的旅行。

 

    “你说的是真的吧,对吗?你会回来,并且叫我怎么拉开那把弓?”其中一个孩子,或许只有八岁的孩子晃着他的手臂问。

 

    “当然他说的是真的。”Peter回答道,“他可是Clint。”

 

他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猛地紧了紧,然后他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前台。

    

当Clint回到家的时候,他把弓放回了餐桌上。他盯着它,然后陷入了沉思。

    

    Phil的把这把弓留下的同时还留下了写着他手机号码的便条。虽然Clint已经记住了那个号码,但他还是把那张便条放在了手心里,把那手指造成的褶皱一点点抚平。

    

那很容易,只是拿起电话,拨个号码,和他谈谈。

 

但是Clint并不想在电话里那么做。





TBC



注:之前翻译了前5章因为作者一直不更新,更新之后我= =沉迷游戏,好吧,突然良心发现的我?决定把最后一章翻译了?小伙伴们抱紧我,我对肥啾是真爱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