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All悠太】幼稚园星歌剧二三事(全员幼龄化)第四章

前篇直达目录   NO.1   NO.2  NO.3

以下废话:

请允许我在这里祝大家新的一年健康、快乐、幸福。世界或许没那么简单,但是只要你愿意相信那些美好,那么它就是美好的。

献给期末努力复习的澄子 @若水家的面瘫澄子  希望能博你一笑~


NO.4错误等式

 

在连续两周签订丧权辱国的女装背景板条约之后,换回男装面对那双一派天真的祖母绿眸子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的小天花寺真的觉得非常烦恼。

 

至于烦恼的问题,当然是关于他和小奶猫之间明明很单纯美好的命定邂逅,硬生生的被一件女装逼成了三角关系。好吧,算上某个总是在角落里冷嘲热讽、虎视眈眈的蓝头发面瘫,可能战况已经升级到了四角关系。

 

根据天花寺家的经典语录解释:有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会解决问题。

 

于是小天花寺在看似很认真地摆放今天要用到的课本的同时,把99.99%的注意力放到了如何解决眼前的世纪大难题上。

 

虽然他有想过直截了当地把每天上学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他的座位边上拉拉他的衣袖然后抬起头用一种天花寺根本无法拒绝的期待眼神等待天花寺对他说一句早安的星谷悠太直接壁咚在走廊上,用低沉的(根据天花寺家的语录记载最适合告白的语调)对小奶猫说,“我就是你的天花寺姐姐,也是你的天花寺哥哥……”

 

好吧,好的情况是小奶猫会听明白他的话,但是更大的可能……小天花寺弯起眉眼笑了起来,反手握住了怯生生地抓住他衣袖的小奶猫的手,“早安,悠太。”选择性忽略掉右后方发射过来的某道死亡凝视,小天花寺笑得更加灿烂了,“今天我也有给你带蜜瓜奶昔喔。”

 

那双原本就亮晶晶的祖母绿眼睛果然亮了起来,映着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晨光把裹在米色针织毛衣里的小猫镀上了一层暖暖的光晕。小天花寺心头一动,拉着悠太的手紧了紧,正要开口,就发现教室的门被某个面瘫无情地拉上了。

 

“背光对视力不好,悠太的眼睛那么好看,一定要好好保护。”果然,一抬起头就看到阴魂不散的月皇海斗勾起唇角,轻轻拂着悠太头顶呆毛的场景。

 

作为一个面瘫,你不觉得你好像有点太不专业了吗,月皇海斗。

 

小天花寺在心底翻了个白眼,拉着悠太的手微微用力让他靠进了自己的怀里,并用另外一只空余的手护住了他的头。

 

然后抬起头用足了十分的挑衅,很理所当然地说出了一句很想让他拍死自己的话,“天花寺姐姐要我转告你,如果你对游乐园的剩下的项目还有兴趣的话,那么周六还是老地方见。”

 

完全没有思考为什么天花寺哥哥会认识天花寺姐姐的悠太喵只是瞬间很高兴地在天花寺翔的怀里扑腾了两下,然后兴冲冲地钻出他的怀抱,一脸万分期待地握紧了小拳头,“真的超期待的呢!”

 

“不识趣的家伙。”天花寺小声嘟囔着,别过了头,正巧对上了面色晦暗难明的月皇海斗的脸。


“休战条约已经失效了,所以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话,月皇海斗就转身回了他的座位。几乎是同时,预备铃也响了起来,小天花寺瞧着那头乱翘的小卷毛还有那米色毛衣下隐约闪着光的绿色配饰,微微笑了笑,揉了揉悠太的头。

 

“要上课了呢,悠太。”

 

“我下下节课还会过来玩的。”星谷悠太抬起头,很认真地眨着大眼睛拍着胸脯对天花寺翔保证道。

 

“那么,下节课呢?”

 

“月皇的哥哥说过,月皇很寂寞啊……所以……”

 

完全并不想听到任何关于那两个蓝色危机的事的天花寺翔,只能选择性地忽略了心底那几乎要炸翻了天的不爽感。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轻车熟路这种论调,终于在天花寺家最年轻的继承人毫不扭捏地穿上女式和服之后被完全验证。

 

真正的男子汉,面临任何的挑战都必须无所畏惧。

 

于是小天花寺在自家父亲沉默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把脸埋进昨天的报纸后面之后,淡定从容地接受了天花寺玲子一脸兴奋地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比先前更为华丽的女式和服。

 

要有所收获必须有所付出。小天花寺咬着牙,忍受着妇女联合会里那一群和自家母亲一般年纪的女人的恐怖袭击。

 

等他终于到达游乐园之后,穿着红色帽衫,米色休闲裤的星谷悠太果然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乖乖地窝着。

 

小小的一团,一看到他出现就兴奋到不行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天花寺姐姐我真的超想你的,好想天天和你一起上幼儿园喔。”

 

抱着心心念念的小奶猫,小天花寺的心情很神奇地陷入了某种既失落,又满足的境地。

 

“上次我们还剩下鬼屋没有玩,悠太会不会害怕?”

 

果不其然,下一秒,睁着一双绿的发亮的大眼睛的小奶猫信誓旦旦地对他说道,“才不会害怕啊,因为有天花寺姐姐陪我……而且”

 

“而且月皇哥哥已经去买票排队了,我们可以直接进去,是不是超级棒啊。”

 

明明是超级糟糕。小天花寺摸了摸怀里小奶猫的一头呆毛,有些绝望地想到——果然,那面瘫不来搅局果然是不可能的。

 

在鬼屋门口果不其然有一抹蓝色。小天花寺撇撇嘴,就看到悠太喵兴冲冲地挣脱他的怀抱跑了过去,碍于女式和服等到他慢悠悠地走过去的时候,小悠太已经紧紧拉住了月皇的手,似乎是注意到他的目光,悠太笑嘻嘻地也朝他伸出了手。

 

“月皇哥哥说鬼屋里会很黑的,所以天花寺姐姐也要抓着悠太的手喔,悠太是小男子汉,一定会保护天花寺姐姐的。”

 

虽然完全不期待被保护,但莫名还是很受用的小天花寺别别扭扭地伸出手。很快他的手就被一双小小的温暖的手握进,而后一齐走进了黑漆漆的鬼屋。

 

听惯了悠太时不时咋咋呼呼的声音,所以鬼屋里寂静变得有些奇怪。天花寺能够感觉到悠太握着他的手攥得很紧,在看到地上突然钻出来的手之后,甚至还有些汗湿。

 

可小悠太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都默不作声,一直到他一个踉跄差点被什么东西绊倒,才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所以说在鬼屋里遇到一个完全可以被称之为路障的道具真的科学吗?

 

而在和月皇海斗以及星谷悠太一起三人合力把这个路障搬到鬼屋的门口之后,天花寺翔已经完全不想去讨论这件事究竟是不是科学了。

 

“没想到这道具还挺沉的。”天花寺说完这句话就沉默了。在他身边呼哧呼哧喘着气的星谷悠太却蹲下身,有些好奇地朝那黑漆漆的像树干一样的道具伸出了手。

 

然后,他们听到了道具呼吸的声音,然后……道具黑漆漆的伪装被扒掉之后,一个紫色头发紫色眼睛打着哈欠的十五六岁少年出现在他们面前。

 

“所以是你们把睡着的我带到了鬼屋外面啊……”

 

“真是抱歉昨晚睡得太晚,今天鬼屋兼职又太无聊所以我睡过去了。谢谢你,好心的小奶猫。”少年微微一笑,俯下身轻轻揉了揉悠太的脑袋。

 

悠太有些懵懂地歪着脑袋,看了少年很久,才蹦出一句话,“麻麻说,晚上睡得太晚会长不高的。”

 

对面的少年果不其然笑了起来,然后更用力地揉乱了星谷的一头短发,“为了感谢你们帮了我,所以请务必让我请你们喝一杯我特制的饮料。就在这附近喔。”

 

他转身遥遥一指,果然在桥后的林间隐约可以看到亮着的招牌。

 

“麻麻有没有说过拒绝别人的谢意是很残酷的?”少年的面上没有多少表情,却弯下腰伸出了手,星谷却很认真地思考了好一阵,才伸出手去握住了那双手。


“麻麻没有说过,但是我会把它加进我的字典里去的。”一边说还一边很认真的点着头。

 

“后面两位也请跟我来吧。”

 

“既然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所以……”

 

“解决危机自然是第一要义。”

 

天花寺翔和月皇海斗点了点头,在紫发少年在他们面前分别放上一杯绿色的果汁之后,达成了共识。

 

“耶,空闲哥哥你居然知道我喜欢蜜瓜汁诶,绿色的蜜瓜做奶昔也非常好喝的!”

 

听着背后悠太兴奋的语声,两个战略联盟成员无奈地摇摇头也喝了一口那杯绿的液体。

 

所以说,是谁规定的绿色液体就等于哈密瓜汁的?

 

本局,天花寺翔及月皇遥斗,因为误食不明绿色液体,猝。




第四章 完





Ps小歌剧完结这么久,还有人吗~anbody here ?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