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棋魂\亮光】塔矢亮的日记和他本人一样严肃正经02

NO.1链接http://watsonlock.lofter.com/post/1d3375f0_ba2e923

NO.2

虽然在那次春游之后,小小亮在没有遇到那个双色头小鬼,但是他画画记录每天生活的习惯却保留了下来。

把手上的彩色铅笔放下,合上自己的专属日记本,小小亮朝房门那看了一眼,确认没人,才小心翼翼地踩在桌面上把日记本塞进本因坊秀策的棋谱中间,然后跳下桌子颇为得意地朝着那一排毫无一样的棋谱看了一眼。

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的智商点赞之后,小小亮忽然又想起了那个眼睛又大又湿漉漉的双色头小鬼。竟然说围棋是老头子的玩意,还说他无聊,想到这小小亮撇了撇嘴,又看了一眼日记本,在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想着下次再见到那个双色头小鬼一定要拿出这个铁一样的证据证明他才是幼稚得在游乐园鬼屋迷路还要人救的无聊小鬼!

虽然画日记每天都占用了小小亮一小部分休息的时光——因为围棋基本上占据可小小亮绝大多数的时光,但是即使是这么一小部分的时光也足够让小小亮意识到围棋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事物。

至少比起写日记什么的来的得心应手得多。

写日记真是个麻烦。和双色头小鬼这个存在一样的麻烦。

因为写日记这个事,小小亮已经打破了他太多的为人处世的原则,甚至明子夫人都开始注意到自家超早熟儿子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了。当然这种变化,在明子夫人的眼里甚至可喜可贺的。

至少以前明子夫人带着小小亮去逛街买儿童用品或者文具用品的时候,他总是板着一张脸对各种儿童玩具给予言语上的攻击,其语言的犀利程度和准确程度,经常让明子夫人在她的姐妹们面前尴尬到死。

但最近小小亮发生了一些变化。至少在上次去文具店的时候,他一边数落着这些文具在包装上无聊的花费,一边勉为其难地拿起一盒彩色的铅笔若无其事地丢进明子夫人的购物车。天知道明子夫人在那一刻的心情——其激动程度甚至超过了和自己丈夫结婚的时候。

要知道她一直觉得自家儿子遗传了自家丈夫的面瘫,每次和姐妹们分享子女照片的时候,看到姐妹们的孩子们傻笑的样子,她的内心总是在流泪。

谁婚前告诉她面瘫不是病,不会遗传的?

虽然自家儿子五官精致可爱,可是从会说话以后,永远只有一个表情那是怎么回事?自己儿子的心思竟然还要靠猜测,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是一种怎样的失败经历,也只有明子夫人自己知道了。

当然,最近小小亮的病情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这让明子夫人感到万分欣慰。

欣慰之余,她开始观察小小亮的一举一动。她发现原本自家儿子除了下围棋,就是看棋谱,最近虽然大多数时候那样的,但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一定干了点她不知道的事情。因为明子夫人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那盒买回来的彩色铅笔明显有了使用的痕迹。根据损耗的程度,几乎可以肯定小小亮是每天都在使用这个彩色铅笔。

经过一段时间的蹲点和观察,明子夫人终于在本因坊的围棋棋谱之间发现了自家儿子的图画式日记。要说为什么明子夫人会知道那是日记,因为小小亮一本正经地在封面上写下了日记两个大字,还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这无比认真地态度,真是让人忍俊不禁啊。

把日记本放回原处,明子笑眯眯地看着坐在客厅喝茶的小小亮,然后准备进一步和儿子进行交流沟通,但想象中的和乐交谈并没有出现……小小亮仍是淡定地看棋谱下棋,根本就没有像明子想象中一般克服了面瘫病嘛。

明子很无奈地开始在小小亮上学期间偷看小小亮的日记内容。

第一页就是一个拱形门和一条毛色黄黑相间的狗还有一个小孩。而后的每一页右下角都会出现一个打着问号的黄黑毛色的小狗。明子一头雾水地看着这些图画,最后得出了一个自己觉得颇为合理的论断。

或许,小小亮是因为寂寞,想养一条小狗?

明子夫人每日一次的爱的教育一直让小小亮觉得甜蜜又痛苦,虽然拒绝母亲大人的关心绝对是不可以的。但是,如此幼稚而毫无营养的交谈,小小亮并不觉得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精神上的升华。

然而明子夫人对谈话这项活动的爱好似乎愈演愈烈,小小亮皱着眉用彩色铅笔在日记本的右下角画了一只小狗,忽然觉得双色头小鬼也没那么难应付,至少比永远摸不清心思的明子夫人要简单的多。

果然女人的心思都很难猜啊,和父亲去过一次的围棋会所里的市河小姐也一样,简直难以捉摸。

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认知,小小亮在明子夫人抱着一条黄黑相间的小奶狗回家的时候,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吃惊的成分。

虽然被偷看了日记本小小亮觉得这点,自己有必要和明子夫人科普下个人隐私的定义。但是,他实际上并不想要一条小狗。

然后他也直截了当地这么说出了口。

明子夫人的伤心程度显而易见。

所以小小亮到最后也没和明子夫人讨论关于个人隐私的这个问题。

他的日记还是一日接着一日画,明子夫人仍然锲而不舍地看着的他的图画式日记……虽然小小亮并不觉得每天围棋和复盘有什么无聊,但还是抓住一切机会把除了围棋之外的所有事情记录到了他的日记本里。

比如去围棋会所下指导棋。

比如,在他的日记本终于摆满书架的第一层之后,他在围棋会所又遇到了这个双色头小鬼。

这么多年多去了双色头小鬼还是一如既往,长着双小狗一样的眼睛啊。

小亮一边在日记本上画下一只体型大了一个SIZE的杂毛小狗,一边回想起在棋会所小鬼问他叫什么名字的话语。

很明显这个双色头小鬼完全记不得他了……

这让小亮觉得很郁闷,因为他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积累下的证据,泡汤了。现在没有人需要他证明,他并不是一个除了围棋之外一无可取的无聊人。

而且双色头小鬼走的时候,又说起了明明。

想起那个粉色头发的小女孩,小亮又在日记上填上了一笔。

然后拿红色的签字笔在这块粉色的区域画上了危险品标志,想了又想还是在下面加上了禁止接近的字样。

当然这个时候塔矢亮还没想明白粉色为什么是危险的颜色,也没想明白禁止接近究竟禁止的是什么。

不过,这个嘛,就留给七年如一日坚持猜测小小亮日记内容但从未猜对过的明子夫人去为难吧~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