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探鹰][授翻]Mr.Smith Will Meet You Now(第一章中)

[史密斯先生现在要见你]第一章中
   
    上帝,他是真TMD累了。

    就好像前天夜里加了整夜的班:他觉得自己已经有半只脚跨入了坟墓,只要给他一张床,他随时随地能够睡死过去。但那种感觉并没能持续很久,某种力量正深入他的肘部并在那些肌肉和血液之间持续地挖掘……那当然不会是他的Phil,在叫他。

    “疼……该死的——”

    那种力量仍旧在入侵他的肘部。

    然后,是Phil的声音,“是时候该醒来了,Clint。”

    他醒来的时候,有人在踢他的腿。

    “ 醒醒,Barton先生。”某种坚硬而锐利的东西穿透了他的皮肤,尽管他没有睁开眼,也能猜到那应该是一根导管。大脑几乎能逼疯他的疼痛,让他断定自己正处于脱水的状态。
如果他睁开眼,一切状况或许会变得更糟。

    寂静维持了一小会儿。先前和他说过话的人,就开始用力地踢他的小腿。Clint睁开眼睛,艰难地向前移动试图避开那些攻击。然后那些攻击就停止了,他的手臂被反过来捆在了一把凳子上,他仍旧试图反抗,但很快他的胳膊和腿都被完全绑紧,只剩下几英寸狭隘的余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Clint环顾了这间大概只有20平方英寸的小屋。除了刚才踢他的人,还有一些人站在几英尺后一个廉价的折叠桌后。某种金属制的盒子被放在桌上通过很多长而卷的电线连接到他的椅子。他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唾沫,来缓解因为干燥而难以抑止的咳嗽。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被绑架了多久。

    站在他前边的混蛋拍了拍手,把Clint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这是我们的道歉治疗,Barton先生。虽然脑震荡会让的意识倾向于游离,但我需要你的绝对注意。”他笑了笑,所以Clint得到了观察那个家伙的机会。他没有戴面具,或许是因为他根本不在意一个小小的NYPD看到他的真容,或许是因为他认为,Clint根本不会有活着离开这里的机会。

    “你现在在AIM的控制下”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Clint的脸上徘徊了一阵。很显然,他没能在他的脸上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他又继续道:“你被带到这里,是因为我们确信你有我们所需要的信息。”

Clint曾被训练过如果应对这种情况。他已经好几年没有接触属于高度机密的案件了。不过他可能知道什么对于他们来说有价值的信息,不然这些罪犯总不可能绝望到来绑架一个毫无用处的纽约警察吧?不管AIM究竟是什么(甚至就算AIM是他们的真名)Clint也只会用他一直在训练的标准答案回复他们。

    “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在说什么。”他感到身体一侧尖锐的疼痛。他到现在还记得,当他打开门的时候那把泰瑟枪,还有那辆福特的厢式货车,他被转移到这里。

    “哦,但我认为你知道。”点击按钮的声音从Clint左边传来,那是另一个人,正在操作连接着他椅子的那台机器。

    最后一个开关也被打开,房间里顿时充满了嗡嗡的噪音,那些细小的噪音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地增强,Clint别过头,在心底做好了抵抗噪音的准备。

    “我们想知道你手上关于神盾局的所有信息。”

    “嗯?”

     机器“嗡嗡”的鸣叫声最终在他的脑海里汇成尖叫。Clint试图稳住身体,但是突如其来的电击通过金属的导线到达四肢百骸。他咬紧牙关,忍受着那些痉挛一波又一波地涌向他。他想要尖叫,却无法呼吸——咽喉紧闭、隔膜闭锁,肋骨像是被打断了一样的疼痛。

    突然之间一切都被停止,就好像它突兀的开始。Clint瘫软在椅背上喘着气,血沿着他的鼻子落下来,可他没有理会。颤抖的手指漫无目的地敲打着椅子的扶手,在金属的表面划出一道道痕迹。

    “我并不是一个残忍的人,Barton先生。”

    “我想我没有必要再向你重复一遍了吧,希望你能合作,告诉我们你所知道的关于神盾局的一切。”

    “我——对他们一无所知。我并不为神盾局工作。”一瞬间,无数人与事闪过Clint的脑海——它们最终都归于空白。Clint确定自己不知道任何关于神盾局的事——除了任何平民都知道的那些。但那些都不是这些家伙——AIM?——他们想得到的。

    但是Clint很快把那些想法抛开了,他试图通过增加说话的时间来减少自己被电击的时间。“神盾局是复仇者们背后的指挥者,国际的,很可能在美国,独立于CIA或者FBI——不处理国内的事件,而是负责威胁世界的那些东西。”
   
    他面前的施虐者不为所动。用手指示意了桌边的另一个人,再一次打开了机器。

    “是对我有用的信息,你明白吗?Barton先生。”

    “无论什么,我只要有用的——任务报告,他们的身份,位置,他们怎么和NYPD合作?”

    Clint的目光在屋内环顾,他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就好像他不知道那个人究竟在说些什么那样——神盾局压根和他没有任何的联系,甚至和整个纽约警察局都没有任何公开的交互。如果他们没做任何调查的话,不可能会认为他Clint有任何神盾局的情报。

    这些家伙究竟是谁?

    在机器上的单击被转换成嗡鸣,然后嗡鸣最终在Clint的脑海变成咆哮。

    上帝啊,那样子疼,很疼,非常疼——他咬紧了牙关直到他尝到血,那台机器都没有停下。白色外套的男人一直在敲打着机器上的按键,平静地等待着Clint的回答。

     “我TMD不知道!”他终于爆发出尖叫,只希望能让一切都结束,看在上帝的份上,这TMD一定是个奇迹,因为尖锐的疼痛突然结束了。他跌进椅子的深处,喘着气、

   
    “你是怎么知道Philip•Coulson的?”

    那一瞬间,他突然忘记了疼痛。

    “什么?”

    “Philip•J•Coulson,Barton。”审问者凉凉地笑了起来,显然他对Clint的反应很满意,所以他给予了鼓励,“神盾局的特工。”

    他想起Phil。Phil,他最喜欢的颜色是米色,他有五个那种颜色的咖啡杯。每一个工作日,他都会用一个不同的咖啡杯,放在右上角的餐垫上,读着报纸休息。他总是带着钛合金边框的眼镜看报纸,一个人花上大把的时间和电脑单打独斗——因为他不乐意戴上那玩意。Phil,从TMD那场莫名其妙的争吵后,他就没有再见到他了……Clint想到他没有和Phil说再见……

    可能是胸被束缚得太紧了,他忽然觉得满嘴都是苦涩的胆汁。

    “我们知道你和他接头。”审讯者的话把Clint从回忆里拉了出来,“你的名字在他的监视之下,虽然很奇怪你居然毫不设防,不过……你只需要告诉我们,你怎么和Phil•Coulson接头。”
   
他们结婚了。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超过十年。

    说谎——他在说谎,想要从他这里骗到什么东西。Clint不知道那是什么,那不重要,比起胃里不断下沉的那种感觉,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他们是为了Phil而来。

他想象着自己所熟知的Phil,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中,他只觉得想要呕吐。

    “他……他是我认识的一个人……”Clint疯狂地在记忆里搜索任何审讯者可能会相信的说辞,他仍不清楚Phil到底怎么和神盾局扯上了关系,但是既然这就是审问者所认为的,那么,“在警察学校。”

“你在撒谎。”另一股电击从胳膊传到了脊柱,他摇晃着向后倒去,感受着四肢交替的痉挛。

Fuck,Fuck,Fuck。
   
“我没有——Fuck,快停下!他只是警察学院的人,我不知道他究竟和神盾局有什么关系!”他脱口而出,除了事实——事实是Phil是他的丈夫,所以他能够联系到他,所以他们才会找到他,还有任何会让他们把Phil带到这里的事。电再一次被切断,Clint近乎贪婪地呼吸着,而审讯者皱着眉,很显然,他并不满意Clint给他的答案。

    “可悲。为什么一个神盾局特会到一个地方的警察学校,为什么一个关系疏远的朋友会把你放在神盾局六级的监视之下?”Clint不知道六级意味着什么——这或许是个误会。他不知道——他想,他们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和过去的哪一件事相关。他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直提起神盾局,他不知道——他已经不能思考,他的大脑没几分钟就被这些问题不停地翻炒,他需要时间来好好想一想。

    “除非他想要拉拢你。”审讯者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带着评估和审视:“但是你没有特殊的技能,可以利用。”

情况变得更糟了。他们的注意力又回到了Clint的身上。

“好吧,他妈的如果我知道。”另一个强烈的冲击,强到几乎让他的心跳冲破他的咽喉,在机器被关闭之后,他所能听到的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

然后,某个低沉而缓慢的声音在他耳边环绕。
   
    “我认为你在说谎。”审讯者兀自点着头,“至少你隐瞒了一部分信息。”他停下来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看了一眼机器,“很遗憾,拖延这场对话,只能让你自己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就这样,Clint被解开了束缚。

“带他回牢房。”在审讯者的指示下,守卫慢慢朝着Clint走去,“我们可以明天再对付你。”审讯者又一次转向了Clint,“所以,今天晚上你可以好好想想到底是保护Phil•Coulson的秘密还是担心下你自己的性命。”

Clint几乎感觉不到手触碰他的手臂,把电极和针从他的手臂拔出来。他辨认出电击的后遗症:皮肤麻痹,呼吸浅薄,汗水爬满了他整个背脊。他没有抵抗——因为他被拖到一个空荡的牢房,与先前的房间相比,那甚至足以让他感到欣慰,但当他终于独处(当然,那不是真正的孤独)他缩进了牢房的角落。
   
    他们离开了他好几个小时,Clint尽可能认真地去呼吸和休息。但他们给了他太多时间去思考为什么他们会认为他与神盾局有关,还有Phil……他必须得做点什么。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