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探鹰\授翻]Mr.Smith Will Meet You Now(第二章上)

【2016.7.17二更】   第二章 Meet-Cute(上)
    
     Clint在社区大学遇到Phil•Coulson的时候只有23岁。

     那是在他成为鹰眼之后的一天,他终于发现马戏团那些人不只是粗鲁,时刻准备流窜——不,他们已经成为成熟的罪犯,足以钳制许多思想简单的少年。

     所以他逃跑了,丢下他的一切:他和巴尼的老照片,他的鹰眼服装,甚至他为了一些 特别的事秘密存下的现金。事后看来,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当然,马后炮总是对的。或许他可以叫来警察,告诉他们为什么剑士(swordmaster)总是从一个镇到另一个镇,他们在那些地方伤害了谁。一年之后,他从警方的逮捕报告中看到了他离开之后他们的所作所为,但Clint留下的那些照片拖累了他。

     但那些始终都会过去。回想98年,他还在从马戏团演员过渡到真正的公民——有社会安全号码和一切的那种,在那段过渡期里,他没能找到任何乐趣。在灰狗车站附近的收容所有就职辅导员,Clint在那结束了他的露宿生活。他们帮他填写永无止境的表格和并且告诉他在挫折中的人不能没有人给他打开解电话。他们的工作最终有了成效,Clint至少花了几分钟时间仅仅只是盯着他们挖出来的东西:出生证明、学生卡、驾照。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自己真正的名字被写下来的场景了。它看起来更正式,更富有责任,像是某种他这样的傻瓜无法得到的东西。

     他用这个名字登记参了离住处最近的社区大学的一些课程。Clint试图选择一些实用的课程。鉴于他得用他调酒工作的酬劳支付学费和房租,所以他承受不起法国人的诗歌(poetry-for-French-people),但财务规划或许是有用的。

     8月,他走进那个狭小的布满灰尘的教室,随手在最后排抓起一个座位坐下。他尽量把自己的目光放得平淡,然后他看到一个他曾经见过的中年白人。

     说真的,为了这事他已经取笑了Phil好多年了。几乎每节课他都是同样的衣着——细条纹衬衫,黑色西装外套,熨帖得当的裤子。有时候Coulson教授(亲爱的主,在按下一些按钮后)会换掉他带条纹的领带。这就是Coulson。

    他看起来对自己没有多大的作用。Phil一直看起来像他自己:一个中年人(尽管他只有35岁,当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秃顶,白人会计。稀疏的棕褐色头发,浅褐色的皮肤——他是一个可怕的马戏团表演者。Clint做出了判断,那家伙没有任何值得观众记住的,但那是作为一个好演员必须做到的——你得记住。

     第一节课后,Clint已经开始打哈欠。他收到了一封来自学校账户的邮件(学习如何使用电脑已经给了他一个全新的世界)。

     来自菲利普•J•Coulson:关于“担忧”的会议请求。

    听起来很像Clint曾经历过的正规教育——直到五年级为止,Clint的成绩都在经历滑铁卢。每年老师都会把笔记寄到他家,就像时钟的发条一样准。正式读任何人的评语,除了Clint。

     缺乏关注、寻衅打架、体重过轻、脾气暴躁、愚钝。

     他忽略了它。

     但它们继续来。每个星期五晚上8点,Coulson的名字就会突然出现在他的收件箱。

     删除。删除。删除。

     Clint勉强通过了期中考试。在那之前的漫长的一周,他都在试图理解复合利息债务,这显然意味着你欠着债务因为你欠着债务,制造假的家庭预算(令人沮丧),并且还有一百万件事Clint不知道如何去做,显而易见,这些事永远都够不上有用两个字。当他回过神,和教室里其他所有学生都看到黑板最顶端那条红色的标语。

      下课后请来见我。

     TM的明明是个成年人,可说话却还像个半大的孩子——好,他去了。埋在教学楼尽头的Coulson的办公室小的离谱,毫无疑问,他还得和另外两个老师分享。Coulson在那里一直等到Clint过去,手肘埋在文书中,一副眼镜被架在他的鼻梁上。

     “Barton先生,请坐在这边。”

      墙面阻止了他把椅子拉出更多,他在凳子上坐下,桌子挤压着他的膝盖。漫长的五分钟过去,直到Clint道说:“好吧。”

     然后Coulson抬起头,平静的目光对上Clint。那不是Clint所习惯的眼神。Clint有一些东西,总能让人们把目光移开——老师、学校的护士、剑士和巴尼。

     “我很担心你对这门课的承诺,基于过去几节课我注意到你没有做笔记,你似乎没有集中注意也没有在学习。”虽然Clint来了,但是说真的,谁TM让这个男人认为他是——“如果你不打算学习这门课,你又为什么要报名?”

    Clint咬紧牙关,等待着愤怒的情绪回落,这是他的习惯。

     “我通过了你的期中考试,先生。我没有看到任何问题存在。”
另一个漫长的注视。然后Coulson俯下身握紧了桌上的双手。“这门课的目的在于教导人们财务责任。这是一个技能,很多人都在这里失败,尤其是那些选择参加这项课程人。所以,这是我的责任来确保,你在课堂之外学到了什么——一些你没有对我说出真相的事情。所以请你告诉我,Barton先生,你为什么在这里?”

     他停顿了一下,因为,实际上,答案是什么?为什么他没有进入中学却参加了社区大学?他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我不知道。”

     这才是真相。他对成功仍停留在通俗的想法中:朝九晚五,房子,孩子。大学是他认为的实现这个目标最好的一种方式。但Coulson教授让他把这些都抖出来晒在阳光下,那让Clint觉得这听起来很傻。

     至少,这是一个诚实的回答,即使这也是最愚蠢的答案。Clint总是欣赏诚实。

     对于Clint的承认,Coulson似乎吃了一惊。然后他的神情变了——仅仅只是一个微笑,弯起的嘴角,眼睛周围的笑纹收紧。这并不像是嘲笑(Clint能辨认得出眼前的东西)那更像是Coulson在和他一起笑整个情况,Clint糟糕的生活。

    “好吧,或许我们可以工作。” 

    也许,Clint也对Coulson回以微笑。或许是因为Coulson是个有计划的人,Clint可以追随他,尽管他对于领袖没有那么清楚的概念,但他知道忠诚的意义。接下来的几个月更多的是相似的日复一日。Coulson成为得到建议的金矿,真正有帮助的那种建议。Clint开始做他在马戏团从未涉猎过的事,比如写作和思考他读的东西。Coulson停止了他在社区大学的教学,但他们仍旧保持着联系,Clint得到了他的联系方式。然后他得到了州立大学学士学位,两年后当他以第一名的成绩在警校毕业,Phil(他成为Phil已经很长一段时间)已经成了在观众席上欢呼他名字的一员。

    Phil总是在Clint的心底。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