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探鹰\授翻】Mr.Smith Will Meet You Now(第三章·下)

 【2016.7.21更新】

    时间对于Clint来说总像婊子一样无情。在他们完成转移之后的第二周,纽约就遭到了外星人的袭击。

 

    这时候Clint已经在南边的地界上,指挥城市的交通并阻止闯入的汽车(因为有些人是在太笨了,甚至可以说缺乏常识),试图忽略天空中蜂拥而至的怪物。通讯器收到的信息大多是反复重复、混乱的相互诘责。他们彼此大喊大叫,让恐惧在其中暗涌着宣告:我们并不孤单。

 

感谢上帝,Phil已经出差,远离了这个城市。他一直低着头,专注于手头上的任务,借此来忽略通讯器安静下来的时候,流淌出的那个唯一的安静而平稳的声音。后来他才发现美国队长已经暂时控制了纽约的警察部队,指导他们去做他们所应该做的——这或许能拯救数以百计的生命。

 

但那些对于Clint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在战争结束,纽约得救之后,他爬回了总部进行登记。和他接洽的是他的上司,也正是他告诉了ClintPhil失踪的消息。

 

在那之后的三周,尽是一片混沌。Phil是数百名的失踪者中的一员,尽管Clint拥有大多数绝望地在警察局和政府大楼门口乱丢垃圾的民众没有的询问权,但他也没能得到任何的回答。试图得到新闻的关注并没有任何帮助:因为没有人对一个中年的会计的失踪感兴趣。不是在尸体从废墟中拉出来的时候,也不是在抬头能看到超级英雄的时候,他枕着他的枕头在无法入眠的深夜尖叫起来——为什么没有人在意Phil,Phil,Phil……他失踪了……对他如此重要的人,失踪了。

 

然后,奇迹发生了。一个电话,凌晨三点,奇塔瑞人攻击后的第二十二天。当地郊区的一家医院告诉他,有一个无名氏,登记了他的名字。

 

Phil花了三个月终于出院,虽然他仍得借助轮椅,但已经使自己强大到可以独立进入汽车。Clint焦急地在周围徘徊。Phil不想要Clint的帮助,这并不奇怪,因为Phil从来就不是那一类喜欢被照顾的人。

 

他从未倒下。

    

    “我只是对一些人的行动一言不发,但是——”

 

     这一次醒来变得容易得多,或许是因为比起睡眠他打瞌睡的时间更多一些。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灌进他身体的所有药物终于消失殆尽。Clint睁开眼睛,慢慢地坐起来,用手肘撑着他的身体。他在哪里?

 

     该死的神盾局医疗机构,Phil,助听器。

 

     他环顾四周,目之所见都是白色。白色的窗帘分隔了成群的病床,白色的亚麻布凌乱地铺在他的手掌下,白大褂在周围辗转。他有两个邻居,在他左手边的那个正在打电话聊天(周遭实在是太安静了),而右边的已经入睡。在大厅还有另外五个床,躺着窃窃私语的人们。Clint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一个设在监狱旁的临时设施?还是一个实际的建筑物?还是神盾局驻在的医院?

 

    然后,PhilTMD在什么地方?

 

然后,因为左侧的来人,所有人都转头侧目。

 

     钢铁侠踱进等候室,紧随其后的是美国队长。房间里立刻陷入了寂静,然后所有人都盯着他们的救援人员,爆发出无数的低语。Clint盯着他们——他在那场战役中见过钢铁侠,当然,这家伙现在看起来有点尴尬,大概是因为他没有在天空中盘桓,也没有在射击坏人的脸。美国队长,当然,甚于生命,甚至是在现实的生活中。

 

    “嘿,你在这儿——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在我离开的时候,给你了一个Stark公司未注册的科技产品,如果放任它会让我的竞争对手抢占先机”钢铁侠指着Clint的腰带,他曾经给Clint的机器仍旧拴在那里。Clint解下了它,扔给了某个——轻易抓住它然后转向美国队长的人或者说机器。

 

    “这很严重,当然,这就是为什么究极特工不能进入那座塔?我的安保设施比神盾局所能够提供的都要好,而且很明显,他们需要更好的东西,如果这一切”他朝着内科病房的方向挥了挥手,“注定要发生,那么我就冒犯了我所在的阵营。”

   

   “他可能只是想要一些隐私,Tony。这是你一直以来都有的问题。”没有面具,Rogers看起来完全就像可笑的有着裂下巴的英雄。

 

    “去你的,我敢打赌Coulson肯定在每一个州都有一个秘密家庭,就像乘务员那样。虽然我也想试试,但是小辣椒会把我的球和——”

 

    “Clint·Barton?”几个穿着肮脏的防弹衣,视无菌环境如家的人对他伸出手,“我们需要你跟我们来。”

 

Rogers和Stark都看着他。他们知道他的名字——Phil曾告诉过他们,但并不比他们应该知道的时机早多少,从他们的对话里能够听得出来,他们根本不知道Phil已经结婚了。

 

他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享受面露慌张的Rogers拖走喊着许多问题的Stark的情景:“等一下,我还有问题!究极特工真的只有西装吗?他真的看超级保姆节目吗?他真的在病床上喊了美国队长的名字吗——”

 

在Stark离开几分钟之后,Clint发现自己被赶到了大厅——就像被冲出来一样。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给他带来了衣服,一件T恤、毛衣和干净的内衣(急需),但不幸的是,所有的东西都有神盾局的标志。当他们走向私人飞机正在等候的机库,一些特工正在他们的头顶上方谈话。

 

“所以他用周边的炸药设立了一个连锁反应堆?”

 

“该死的,我想知道为什么Coulson不能多花一点时间待在神盾局?”

 

“我听说他总是被派去做一些秘密的任务——”

 

不远处的另一个小组正在下降,“我听说Coulson他会亲身参与直接行动。”

 

    “我猜猜,这肯定是个人。很有可能是主管让他刻意接近……”

 

    他试图忽略那些话,就好像他被赶到喷气式飞机里那样——那那没有达到他的预期。它看起来不那么符合空气动力学原理,虽然轰鸣声和滚轮在地面滑行时留下的痕迹说服了他。在度过不那么舒服的几分钟之后,他们沿着云端滑行,一轮明亮的太阳静静地在他们上方闪耀。

 

Clint能感觉到有人在审视他。他转过头,可以看到另一边一个被制服包裹的黑发黑眼的女人。她看起来很眼熟,可能是其中一个在医疗中心访问过他的特工。当她意识到Clint发现了她之后,别过了头,然后开始咳嗽。她完全可以忽略他,很明显,她才是Coulson可能的结婚对象名单里的人。疲惫再度袭来,他对自己的想法感到茫然:他或许是她老板的老板的老板。

 

    引爆炸药。占领一个基地。卧底。当Phil把急救绷带当成剪纸那么使的时候,Clint总是取笑他。

 

    Clint以为自己会呕吐。

 

    因为他感觉飞机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看着他,尽管他很有可能是疯了。他让Clint想起某个叫作“拜见岳父大人”的情景喜剧。他过去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Phil没有任何家庭成员需要Clint去见。这样很好,因为Clint也没有任何在世的在意他的亲友。他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Phil的同事,这或许是Phil的错——他总是看到Phil坐在隔间里,不和任何说话,一直到回家。但现在看来,这无疑是荒谬的判断。

 

    他们的目光让他有点焦头烂额,Clint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知道,Clint是Phil肮脏的小秘密吗?或许神盾局知道Clint·Barton的存在,并且帮Phil将一切掩埋的黑暗中。这一定相当容易——因为Clint太懒惰也太愚蠢,根本不会去质疑什么。

 

直升飞机穿过云层的阻滞,通过一扇涂满厚厚的塑料涂层的小窗户,Clint可以看到

下面的一栋建筑。它看起来是那么不起眼,满是灰色和黑色——直到飞行员宣布他们到达了神盾局的总部。飞机开始迅速地失去高度,毫无预兆地翻腾着Clint的胃。

 

     但这是一种熟悉的感觉——高飞。镁光灯把一切洗涤殆尽,只剩下他和他茫然的思绪。他抛开一切,只去感受动力把他向前带,就像一只鸟。在那一瞬,坠落前的一瞬间。

 

第三章完

 

评论 ( 7 )
热度 ( 19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