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棋魂\亮光】塔矢亮的日记和他本人一样严肃正经03 by清寒若水

NO.3

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密码本破译失败之后,正义的使者明子夫人开始相信自家丈夫的狐狸徒弟对她说的一句中国谚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虽然每次小小亮提起他的狐狸师兄总是毫不掩饰地一脸嫌恶,但是明子夫人很悲哀地发现即使是负面情绪也是吸引了自家儿子注意力的明证。毕竟自己在面对自家儿子和自家老公的时候,永远只能看到百年如一日的面瘫脸。

好吧,在结婚的时候,她勉强看到自家老公的嘴角有0.00001度的上扬。想到这,明子夫人感到了万分的挫败,有好多次几乎到了想要抓耳挠腮,破罐子破摔的崩溃边缘。

每天出现在画里的那只狗究竟是什么情况,那个最近新出现的禁止接近的区域又是什么情况?!知己知彼?明子夫人决定很认真地开始遵照绪方狐狸的办法,设身处地考虑敌方究竟在思考些什么,但是在进行战略部署的第一步,负责指导战争的理论就出了根源上的错误。

原因是什么呢?毫无疑问地,明子夫人从来就没有清楚过自家老公和自家儿子究竟把自己定位在什么地方啊?

他们究竟有没有作为面瘫的自觉?他们究竟觉得什么才是值得高兴或者生气的事情?除了让人头大腿麻的围棋,还有什么简易方法,或者说人类通用(比如语言之类的)方法,可以交流吗?

按照敌人的方法论,改造自己的世界观?行之有效?明子夫人只想把坑走她一瓶陈年梅子酒的绪方狐狸捉过来吊打一顿。

果然,在向自家儿子看齐之后,绪方狐狸真的是给人以欠揍指数正无穷的感觉啊。明子夫人一边自我肯定地点着头,一边就看到自家儿子结束了日记时间,正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日记本塞进书柜的最上层。然后切换成让人生无可恋的面瘫脸,走出卧室。

对于自己敌不过围棋这回事,明子已经自我暗示了十多年,但近期来她在家的地位竟然开始落到了一本莫名其妙的日记后面……这让她无论如何也决定要开始除了监控敌方之外的行动。

她苦思冥想N次之后,终于决定开始写日记。然而怎么写日记也是个问题啊。为了了解自家儿子,明子夫人决定豁出脸面也开始图画记事。

所以在强拖着自家儿子出门逛街,然后看着自家儿子一脸正经地买了彩色铅笔之后,明子夫人也正义凛然地在手推车里追加一模一样的一份。虽然她感觉到了自家儿子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审视视线。

但是输给自家儿子算是怎么回事呢?

于是这场无声的战争,在收银员一脸无语地扫描完一车文具用品中悄然落幕。

作为塔矢家的女主人,最优良的品德就是能够忍受面瘫脸,顶住面瘫视线所带来的无穷压力。为了了解儿子这个正义的目标,明子夫人在丈夫明显带着疑问的眼神里抱着和儿子一模一样的文具用品,在家里兜圈。

然而,厨房不合适,太过油腻。客厅是自家老公喝茶的地方,绪方狐狸时常出没。房间……对于已婚人士来说不再是私人领地……

最后她很无奈地提着袋子跑去了离家不远的网吧。但就在她准备开始考虑日记本的第一页要不要学小亮写的时候,她听到一个软软糯糯地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来。

“都怪你啦,sai……一下围棋就不知道时间,现在作业还没做,明天老师检查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啦~~”

金色的额发在灯光照耀下分外夺目,又白又有点婴儿肥的侧脸也可爱的让明子这个每天面对面瘫小孩的母亲,差点泪流成河。

所以她自然而然地忽略了小小光自言自语这点微不足道的缺点。然后转而认真观察起这个可爱到爆的小孩。

看起来年龄和自家儿子差不多大小,可能还稍微小一点。但是,如果能让自家儿子和他在一起多接触的话,说不定能改善他的面瘫病况。

感觉到希望之光的明子,正考虑怎么搭讪才不会被认为是怪阿姨这个问题的时候。机会就这样凭空出现了——软软糯糯的声音带上了些许惊慌。

“嗷嗷嗷,竟然忘记带钱包,怎么办,怎么办,明明今天傍晚去上补习班,爸妈去旅游了……绝对会被留下来当苦力啊……sai你快想想办法啦。”

于是明子慢慢接近了这个孩子。但她还没完全靠近的时候,那个孩子就很敏锐地察觉到,然后转过了头。

一双湿漉漉的琥珀色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比金色的额发还要闪亮,配上小肉脸,懦懦的声音……

我儿子应该是这样子才对嘛。

明子脑补了自家儿子这副表情之后,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寒。好吧,她不得不承认,面瘫只要能改善那么指甲盖大小的一点,她就满足了。至于变成面前的孩子这样,可能……根本无法想象。

“那个,阿姨,你找我吗?”

小小光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两眼发光的和服夫人,又伸出手去甩了甩:“那个……阿姨?”

“啊……抱歉,我是听到你说忘了带钱包,所以想看看能不能帮到你啦。”明子摆出了自认为最真诚的笑容。

她本以为少年还会犹豫一下,还思考了后续的说辞,但是少年听完她的话之后,只是裂开嘴,很灿烂很灿烂地笑了:“阿姨果然是大好人,我就说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吧。”

“能告诉我阿姨您家的地址嘛,我会还钱给您的!”

奶声奶气的声音,却意外坚定的有男子汉气概!必须让自己傲娇又别扭的儿子好好学着点。

明子忍住激动的心情,替小小光付了账,然后很顺理成章地拿出自己的真诚脸请小小光去她家做客。然后……

在进门时看到自家儿子陡然变化又陡然恢复面瘫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她突然福至心灵地知道了那条毛色黄白相间的狗到底代表什么。

于是经过7年苦战终于找到破获谜案关键的明子夫人,很果断地在日记本的第一页画上了一条黄白相间的狗狗,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墨绿色的矩形色块。

虽然别的明子还不能肯定,但这条唯一能制服自家儿子的杂毛小狗,她是绝对不会放他逃开的!

TBC

事实证明:1.好媳妇要从娃娃抓起;2.姜还是老的辣

评论 ( 5 )
热度 ( 35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