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授权翻译】Bantam Wars(wee doctor第三部,HW,AU,医生8岁梗)第一章

Bantam Wars(小规模战争)

By americanjedi

分级:G
原作: Sherlock (TV)
人物:Sherlock Holmes John Watson、Hilton Cubitt/Elsie
设定:AU、时间旅行
警示:涉及暴力描写、主要角色死亡
翻译:清寒若水

翻译菌的警告:没有BETA 随时可能有奇怪的bug出现,大神们尽情捉虫!

梗概:John曾以为,当他被疯狂的格伦德尔博士夺走了过去,重生在一个可笑的八岁孩童的身体,一切都结束了。但是现在,陷入因Sherlock而接踵而至的绝妙的游戏,他又有了新的目标——找到格伦德尔博士或者修复被破坏或者损毁的任何时间线直到永远。和Tim Dimmock,他的战友还有在阴影保护下被捏造出来的天才W。John•Watson时刻准备迎战。

原作: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10646/chapters/1313734
第一部翻译(ceen歼击机勿忘我):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9614&highlight=wee%2Bdoctor
第二部翻译(译者snowmimi):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0549&highlight=wee%2Bdoctor

————————————————————————————————————————

第一章

    Tim把车驶进一个地处荒僻的小屋,然后把头靠在座位上。他的呼吸缓慢却尖锐,就像日久失修的剃须刀,他说:“我不喜欢杀人。”
    
    “他不是一个好人”John可不打算为差点被一个精神病患的亲信抓走而道歉,“你只是做了必要的事情。”在车前灯的照耀下,夜里的一切都是温柔的灰色和黄色,汽车的轰鸣声都像是耳边温软的低语。John忽然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不真实,就好像一个随时会醒来的梦。他的身体疲惫而沉重,就像被灌满沙。这种时候,很容易让一个人感觉到渺小。他们已经开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车,John可以肯定至少有一天半。但是Tim不会停,除非他不得不停下。大部分时间被John睡过去了, 但他记得他看到Tim疯狂地皱着眉,抿起下巴,挺起肩膀,握紧双手——通过把偷偷睁开的其中一只眼睛。当Tim终于转入一条狭窄的似乎通往森林中部的小路时,John很想感谢,随便什么——因为他的膀胱又开始提醒他这一点了。

    小屋近乎于圆形。
  
    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沉默,Tim回复John的只是一声轻微叹息。John默默看着Tim离开,抓住一个棕色的纸袋,然后走回他身边。他的视线穿过他跟前的车窗,然后,当那扇车门打开的时候,他得承认那有一点震惊到他了,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缓慢。

   “John,你看起来像死了一半。”

   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且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抵抗,他已经战斗得足够多了。他会结束战斗,但很快他又不得不再次战斗。他们永远在即将踏上战场的路上,John跟着Sherlock,Tim和他招募进来的一些人,仅仅为了保护一个名字?他们恐怕比格伦德尔更加疯狂。John回到他的座位上,感觉他的胸口被打开,自由和害怕在同一时间倾泻而出。
        
    他羞愧地红了脸,朝着Tim举起了他的双手。

    别人或许会以为他是一个孩子——他扮演得像个孩子。但是Tim的声音是那么富有感染力,还有他那双经过千锤百炼的手几乎让他想要哭泣。Tim把他挖出来,然后抱着他,纸袋的的气味离John的脸非常近,他能闻到那股温暖、熟悉的有机质的味道。John放任自己被Tim抱着,把头枕在他的肩上,半睡半醒。虽然Tim知道他是一个成年人,但他带着John和一个士兵带着另一个没什么两样。因为同时也知道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他累了。
    
    车子在安静与黑暗之中继续前行,Tim似乎很熟悉这边的路况,甚至自娱自乐地哼着歌,灯光的颤动像蜂鸟一样打在John的脸颊上。Tim在口袋里摩挲了好一阵,才找到开门的钥匙。他没有开灯,仅仅只是借着炉子发出的暖橙色的光芒。在John弯曲着双臂挂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也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哼着歌,在黑暗的小屋里来回地走动,轻柔地就好像用指尖在皮肤上跳舞。这令John着迷,这种崭新的获得安全场所的方式,令他着迷。他疲于去思考任何事,也不想看到任何事,毕竟现在对于他来说,思考一个小屋的事情也都太过艰难。

    除了浴室他不得不小心谨慎,这可以成为任何地方,只要他闭着眼,这里也可以是伦敦市中心。他最终把脸颊靠在浴室的柜子上,疲惫地盯着喧闹的酒吧穿孔砖。Tim嘟囔着压力反应之类的话,走进来,抱起John把手圈在John的背上然后让他贴近他的胸。如果John不是一个小孩子的话,那根本不会起作用,但这一次John没有表现出厌恶。Tim把下巴靠在John的头顶上,但没有用力,他们都在假装。

    他一定是睡着了,因为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硬塞进了一个附和小屋圆形主题的沙发。他大概花了一个世纪起床,离开他柔软舒适的小巢,然后又一个世纪走到客厅。他对面有一个高而坚固的咖啡桌,还有一个石头壁炉,木制的地幔上边缘挂着不少动物和其他一些古怪的小玩意。其中似乎有一个水晶的门把手和一小群中国的鸟类。

    “Norton是个富有的美国佬”Tim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当John回头的时候看到他正倚在客厅门口,然而客厅的门也是奇怪的,它也是圆形,但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有人发现在建筑落成之后他们需要搬动这些家具,“除此之外,有一点像鲍尔鸟。”

    “你说什么?”John对他眨了眨眼,他看起来有点犹豫,但这不确切。John唯一能够想到的只是,悲伤和欢乐,矛盾地共存。

    “那个男人曾经拥有这间屋子。他收集了好些东西,我是说Norton。”

    “我很高兴看到你起床,因为我不想叫醒你,但是也不想一个人吃午餐。”他最后的几句话说得轻柔又饱含痛惜,就像在讨论一个被揭开的伤口。或许他们都比较原始,比起承认,更愿意心照不宣地忽略那些东西的意义。

    “多余的睡眠对我来说是毫无意义的。”John尝试着,尴尬地微笑起来。早晨已经来临,不管他们究竟有多疲惫,John想,到早上那些晚上的伪装都应该褪去了。没有其他任何在意的事,他又是一个男人了,即使身体并不是,而且Tim既没有兴趣也没有意愿和他再假装下去了。为了他们俩,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

“衣服在扶手椅上。”Tim点点头,“然后浴室在走廊的尽头,我的房间在楼上,所以不用担心有人会打扰你。”

    过载的扶手椅上是一条牛仔裤,一双小而舒适的皮鞋,一件尺寸过大的网状毛衣,上面有着黄色、桃红色的过于绚丽的花纹,是件很少女的毛衣。

    “我曾经有过一个孩子。”Dimmock微笑着看着他,在他走去厨房抱怨意大利面酱之前,他说:“这可能需要好一会儿,如果你想要的话或许你可以趁这段时间去冲个澡,不过别淹死在浴缸里。”

    他们围着餐桌吃饭的样子……很像一家人。John笑着指出,像两兄弟听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可恶,现在他总算对自己听起来像个吱吱叫的玩具没那么在意了。像个孩子,好像所有的肾上腺素都被抽离了系统,离开了他的身体。整个屋子都充满了食物的香气,洋葱、西红柿酱和真正的牛肉和迷迭香。

    等Tim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找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老式磁带播放器,他们听着笑着,但John只允许自己放出一半的注意力。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塞进沙发和床的安排却颠倒了。Sherlock的了流感的时候,他曾经那样做过。像Tim塞他那样把Sherlock塞进沙发,轻轻拍打他的头……Tim嘲笑他的小笑话。它应该是有趣的,或者说讽刺的,因为Dimmock知道他是一个成年人。John突然发觉他很喜欢Tim,比之前他所以为的多得多。

    一个脾气暴躁的,馋嘴的哥哥而不是一个吵闹、令人痛苦的姐姐,John带着愧疚抹去了脑海里萌生的念头。他只希望他能扮演好Tim兄弟的角色,作为回报。“对不起,”John靠着Tim的肩膀,近乎耳语般说道。

   “不需要道歉”Tim浅而温柔地笑了,没有丝毫情绪的动摇,“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你现在只需要去休息。”

John的梦里是沙漠,它有数英里那么长,绵延起伏。就像那些凹凸有致的女人的身体曲线,同臀部到腰再到背的弧度。这让他感到安全,他走过沙滩,然后爱上那种感觉。燃烧并且毁灭一切的太阳仍旧在,但却显得那样远。当他终于醒来的时候,他没再感到疲劳或者害怕。

   “所以,Godfrey•Norton ?”John在吃早餐的时候问了。他们加热意大利面,没有一个真正在意那些问题。Tim会在早餐后卸下那些被盗的车,取下屋子和他自己的车然后返还。John被独自留在小屋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旧音响,许多书和屋后的一个小花园。党Tim回来的时候,他会带来个格伦德尔的消息,然后他们会继续试图追踪这个疯狂的人类。然而现在的事实是Tim热火朝天地在外面奔波,而John隔着屏幕在网络上工作,而大多数情况是铅笔和纸,修改的咔哒声,戴维跳舞的小人。这比两只手指打字可快多了。他缓慢地考虑着它们的特性,但关于这一点已经有四个杰出的头脑在考虑了。太多的考量,使得他整整一个月没在小屋露面。并且他们人仍旧在做相似的事,Tim给他发报告,然后John作为W给Sherlock发简讯。
    
    那不会和拥有谜题的Sherlock一样好,但是Sherlock不再需要John了。他现在属于Dimmock,一个新的军队的兄弟的,并且仍需他的治疗。一些东西吸引了John,他是调停者。这儿或许会诞生新的友谊,仍旧伴随着危险、兴奋和茶。代替不厌其烦地纠缠某人去吃东西,John试着不被大笑弄得滑出椅子——当Tim告诉他他去拜访Godfrey•Norton,并且说起他特别漂亮的胡子,以及他对阿根廷政府禁止播放俄罗斯DVD这一举措潜在的危险异议的时候。

    他们在小屋待了一个多月,两周在一起,两周Tim跑进跑出组织零星的琐事。当Tim跟着女汉子金杰和戴眼镜的去了英国,当John在他耳边喃喃窗玻璃和防火梯的时候,他获得了一间位于法国的新公寓,突袭了一箩筐瑞典实验室里神经质的奥地利科学家。然后他们乘船,雪橇和火车放回英国交付。然后他们根据掌握的信息检查反向追查镭射线的影响并确认事情的进度。他的路已经很长,跌跌撞撞地,充满了许多人和许多地方。一路上一直在充斥在耳机里的只是一些严肃的医嘱:喝大量的水,吃大量的蔬菜,避免咖喱,因为他们都知道在那之后只有后悔。相隔千里,Tim的声音仍然温暖且温柔,或许,一言蔽之的话,就是那意味着他也爱John。

    Timothy Westmorland的死讯在伦敦传播之快恍如梦境。滑过嘴唇的耳语,八卦周而复始。他只记那个人大半的面貌了。总会有人来清理空的垃圾箱和擦拭窗户,Tim轻松地看着他虚假生活的边缘消失,这并不困扰他,丝毫不。它只是一个肥皂泡,很偶然地超过了它的预期寿命。

    John想和Tim一起去威胁Bad Davey,问候Rooster和
Bailey的队员一起过夜。但这并不安全。所以,他一直等到这漫长的一个月结束和不那么坏的新鲜蔬菜,还有机会整理成堆的照片、数据、事实、发票,模糊的证据毫无意义,但是从那之中,他们拟定未来,他们需要找到通往这个未来的路。
    
    结束欧洲之旅的Tim似乎消瘦了些,但他的眉毛仍温柔地皱着,他把目光轻微地移开,以此展示对那个孤独的孩子的失望。但那些在John用左手的笔记本和右手的地图袭击他之后都陡然消失。“我们需要Adair搬去英格兰。”

    “我可以放下我的包吗?”

    John拿起他没有被完全打翻的包。过了一会把它挂在厨房的桌子上,而不是试图挂在椅子上。“我们需要Adair搬去英格兰。他在工作中遇到了瓶颈,并且开始失去他的功效,很显然,他在英国已经有了家庭,还有一个最近转移过去的政府工作的朋友。他很完美,理想情况下我们甚至能让他和Mycroft在同一幢楼工作,增加安全性。并且,他正在浪费他的才华,他可是一个优秀的数学家。”

    “你还好吗?”Tim盯着John晃荡的脚,然后嘴角缓慢地上扬。

“是的”John交叉双手抱紧胸口,忽略了微皱的纸张。

    “你太激动了(You’ve been into the tea)”Tim朝他笑了笑。

  John对他做了个鬼脸然后站到了厨房的椅子上,“你才是彻底泡在咖啡因里的那个。”

    John回复的表情是愤怒与焦躁不安的,“是的,我们有很多事需要跟进,我只是不能——”他的手在前额摩挲了一阵,“我只是无法思考……我的大脑太满了。我走得太匆忙了,所以我得加快速度。”

“我们可以去客厅吗?”Tim坐到餐桌上,突然发问。

John慌张起来,小脸涨得通红。“对不起,我——对不起。”Tim突然想到John在热茶和汤的时候,总把他们放在靠着冰箱一侧的那个大柳条托盘上。笑容和疲惫的兼有。Tim蜷缩在大沙发上看着这一切,“所以,”他叹了口气,轻轻抿了一口茶,“Ronnie Adair?”

 “我不想让Mycroft孤身一人。”

倒映在碗上的Tim的脸,变得黯淡。

“我不是完全赞同他。”John轻轻地颤动着,“但是无人照料他的后果是毁灭性的。至少, 如果哪一天他遇刺,会有人通知我们。”
    
“今天晚些时候,我会着手安排。”Tim默许了。

“不,”John喃喃地说,他坐在咖啡桌的边缘。“你去休息。我都差点忘了当我躺在这里摘莴苣叶并且试图把线索连在一起的时候,你做了多少工作。去睡个午觉吧。”

Tim轻声地叹了口气,把碗放在了一边,但仍旧握着马克杯,“我都快忘了互联网曾经是怎样的缓慢。而现在,我只关注我在火车上花了多少时间,我都差点要从哪里跳出来,直接跑回家。每个人都用wifi,这让我感到坐立不安,唯一的好处是我可以在闲暇的时候随意进出人们的电脑,但是说真的,真的没人关心系统的漏洞吗?我不得不黑进一些秘密的实验系统,来确保我的工作处于一个安全的环境。”

“好了未来人,”John感到他的嘴角在上扬,当他看着Tim用他剩下的那只手激动地挥舞着的时候,“对于你被困在石器时代,我深感抱歉。”

“Davey正在宣誓他的爱意,”Tim退后了些靠在沙发的垫子上,有些自嘲的意味,“他可不会允许我再吻你了。”

“我简直无法忍受那个,我觉得我的脸都要掉下来了。”

“你可不只是边境问题。”

John只是咧嘴一笑,脸颊又圆又明亮。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听到他的消息。我告诉他,我们有点小的肢体摩擦,没什么可担心的,”当他看到John的脸的时候,他又补充道:“这主要是用来发泄的,Sherlock和莫里亚蒂的事情都压在他身上的,他会发报告的,这或许让他感到更自我。”

    “我没事的,”他咬着嘴唇问Tim有没有看过福尔摩斯兄弟,事情并不尽如人意,但是他不需要知道。“正在观察,”他从身边拿起那份被笨拙地折起的地图,“我很聪明。”

      经过一天的笔记分析他们制定了作战计划。他们移走床单,用吸尘器清扫了屋子,收拾了所有他们可以安全携带的东西。其他的一切都被打包搬进了小屋的阁楼整齐地标记上T和W。Tim和John即将前往法国。当他们可以再回来的时候,John不知道,那个时候他是否还会想起Sherlock和贝克街,是否还会想到人人都想要得到的迷宫一样的伦敦工作。在自由的脚印把洁白的积雪变成灰色的泥浆把整个城市演变成一场灾难电影之前(如果你看新闻的话)。追寻雾中比钻石更加闪亮的星辰,就像打开被烟雾缠绕的眼皮。舒适、冒险、家和陌生感,茶、书、邦德电影,几乎所有他的家人。甜蜜,灰色西装,疯狂,绝妙的伦敦,政治家、银行家和闪耀迷人的女人。

    但他曾梦到沙漠,在那里一个女人就好像黄金,更确切地来说,应该是危险。他家的一部分不在伦敦,他选择与他一起承担痛苦的人将要和他一起去往法国,去和格伦德尔战斗,并且在他的计划中途就把他杀死。

“你准备好了吗?”Tim问道,把帆布放在他的肩膀上。他看起来如剑出鞘,几乎是在危险的边缘——如果没有用来隐藏John的枪的加大加厚款工作服的话。John把他的背包收起来背在背上,里面装上了Tim带给他的重型装备,上面还带着崭新的灰骑兵的标志。他们都有Davey的联系方式,但Tim没有说所以John就没有问。

“是的,”John笑着回应,“战争。”

Adair先生,我相信你和我的伙伴有过一些接触。我们想和你谈谈。- W

第一章 完

评论
热度 ( 27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