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探鹰\授翻】Mr.Smith Will Meet You Now(第四章.上)

【2016.7.26更新】

第四章 Confrontation(对抗)上

外星人袭击纽约只是结束的开始。

他从未预见到事情会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该死的,他们团聚后的前几周总是时不时让Clint回想起他们刚结婚的那段时间。在床上吃早餐,为了陪Phil复诊,Clint特地把工作调到晚上。他们把大把的时间花在看电视上,Clint喜欢的那些过于浪漫主义的电影,相对而笑。就像很多幸免于难的人会刻意跳过关于那段经历的话题,他们也一样,从未谈论过Phil失踪的那几周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或许并不正常,但Clint却认为这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出路了。当Phil重新回到工作岗位,Clint调回了白班,他想,或许他们再一次回到了正常的生活。

但有些东西正在分崩离析。起初,只是一些细微的变化——Phil在他的办公室待得时间更长了,有时候一出差就是好几个礼拜。Clint也很忙碌,当然,清理奇塔瑞人(Chitauri)的攻击留下的烂摊子需要花费好几年,甚至十数年。

但是——

上帝,持续不断地争吵。他们曾经打过架,但是那些争执总是在一天之间爆发而后平息,而且绝不会把争执代入争辩之外的事中。Clint忽然觉得搬到纽约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Phil拒绝再接受医院的治疗,Phil没有到车站迎接Clint的新朋友,Phil从未有过更多的表示,关于Phil的每一件细微的事,都在惹恼Clint。

然后是越来越长的沉默。他们甚至一周都没有对话,那些不满的情绪停留在空气中,就像那些坏掉的东西的气味。

濒临死亡的经历,会改变一个人,Clint知道。他在他好些同事身上看到过,他们无法再面对枪口,他们设法离开,他们中有好些人,都没有再回来。

但他从不认为Phil会离开。他的丈夫是如此的沉稳、冷静,和Clint截然相反。但是,有一些事,改变了。或许是工作的缘故——在他们开始约会的时候,Clint没有多少兴趣去了解Phil的事业,而现在,陡然的十年后,他仍然不能确切地知晓他的丈夫每天都在干些什么。

可是现在再开口去问,已经太迟了。

这或许,只能用醍醐灌顶来形容。你会在某天早晨突然醒来,跳出当局者迷的怪圈,然后猛然意识到自己错失的真相。

Clint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这种感觉,如何去平衡已经摇摇欲坠的生活。他一向都是个行动派。可无论如何他都没曾预料到的是,正是他的行为让他和Phil的关系在他脚下日渐崩塌,因为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缓慢了,缓慢到,他甚至来不及预见,就已经深陷。

过去的那几个月也仍是一成不变——没有更好却也不曾更坏。他试图争辩,把所有的一切拨乱反正,但Phil看起来累了,甚至连一个回应都懒得给他。

渐渐地,Clint厌倦了尝试。

——————————————————————————————

国土安全部和军队的结合体,总部设在美国但业务遍及全球。可能是在肯尼迪总统被暗杀(1963年11月22日德克萨斯迪利广场)到柏林墙倒塌(1989年11月11日东德示威者拆掉了柏林墙的一段)的期间建立的。这是Clint所知道的神盾局。

他在阴谋论网站上读到的关于神盾局的资料,甚至没有提到过Phil。

他从未去过它的总部。人们管它叫”Triskelion(三联体)”,某个护卫过他的特工,曾这样称呼过。

虽然Clint没去过泰迪•罗斯福岛也没去过哥伦比亚特区(DC),但一般意义来说,这不是个适宜观光游览的地方。这栋建筑本身并不像他想象中超级间谍会待的那种地方——他看起来比他所想的更现代,它锋利的曲线直冲天际,所有一切旧的、传统乃至经典都不存于它。在它之上或许会有某种能够反射导弹的盾……

上帝,他觉得累了。

很显然,当Phil不在纽约的复仇者联盟时,他就在这里工作。他很疑惑Phil的办公室会不会在地下,就像个蝙蝠洞,但他很确定Phil必定是某个大人物,所以他很有可能在高层的办公室。在某种程度上,这很有趣,想象下:每天躺在顶层套房休闲室的Phil,然后全程飞回他们那间窄小的公寓,盘踞在右边的办公室。

即使是接待区也显得异常华丽,几乎一整面墙都是由玻璃构成,地上铺着抛光的黑色花岗岩瓷砖 。沿着墙壁,安检处的对面摆着一整排的半身像,那恐怕是神盾局成立以来最聪明睿智的人吧。Clint差点忍不住想要去看一看Phil有没有在这其中,用某种英勇的姿态,回望他。

其中一个探员告诉他,那些半身像是在行动中牺牲的特工。

Clint收回了他的视线。
“寇森探员的办公室在四十四层。”她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但是你必须在无人陪同的情况下进去,因为只有经过彻底消毒的人才被允许踏进那里。”

很好。至少有人陪他到电梯,顺利地把他推到Phil在等待他的地方,他凝视着墙面上自己——他被彻底地消毒了,但看起来还是像屎一样腌臜,植入助听器的两边脸颊都肿着,手和手臂布满了细小的伤口,还穿着印有神盾局标志的T恤。

他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他最后一次见到Phil的场景,在这该死的一切降临之前。

——————————————————————————————————————

“我的——我的意思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谈论尊重。”Rumlow仰起头,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你懂的。”

Clint缓慢地点了点头,脑袋重得好像有人在他的脖子上绑了炮弹。酒吧的顶灯似乎太亮了,所以他不得不低下头,然后把他的视线落在右侧,Phil所坐的地方。

或者应该说曾经所坐的地方。Clint皱着眉环顾着酒吧,试图从昏暗的灯光和嘈杂的人群中找出Phil的位置。他只看一些同事,一些分析员从楼上下来,还有他们的配偶。好吧,他甚至从来没有打算过带着Phil出席这些聚会——当然,配偶是被邀请了的,庆祝纽约抵抗奇塔瑞人入侵分部成立。在墨西哥他们还有一个类似的组织。

不要问,不要谈政治。Clint已经离开纽约太久,所以对此他毫无可言。但是,令他惊讶的是,当他把这个未经酝酿的提议告诉Phil,Phil答应会出席。

尽管不是字面意义的出席。

他仍旧无法在人群中找到他的丈夫。Rumlow仍在稀薄的空气中摆手,所以Clint没有再理睬他。他把注意力放在人群和搜索上,最后,他在身后看到了Phil。他正在通往洗手间的黑漆漆的走廊间,使用他其中一个预付费电话。

“我会尽快赶到。”他可以听得到Phil的声音,与酒吧渐行渐远,“只要给我十五分钟时间。”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Clint不确定他的话是否表达了他想表达的意思,但它已经变得尖锐和丑陋。

Phil的语声停顿了一会儿。

“再见。”

他挂掉电话然后转向Clint,然后露出一个无力的微笑,“这是工作,他们需要我,也许是几天。”他的目光敏锐地注意到Clint脸上的表情,“我很抱歉。”

“噢,没关系。”Clint草草地用手抹着脸,摩梭着他的鼻梁和发梢,企图避免任何的目光接触,“这没关系,你的工作很重要。”

这或许听起来像讽刺,又一次,让Phil愠怒。

“你知道我没打算这么做,Clint。”他穿上了刚到酒吧脱下还不到半小时的夹克外套,Clint伸出双手帮他整理了外套。(对不起,我正脑补这段炒鸡人妻的肥啾~~)

“是的,当然。而且我在的话,你和Block也无事可做——”

是的,他们没有。Phil一直是复仇者的粉丝,但却和他们一起,和Rumlow一起,向被临时解雇的20名好军官举杯敬酒,甚至还特别提到那些神盾局的特工会取代他们。

“你的朋友Rumlow是个十足的傻瓜。”Phil调整着他的领带,整理了衣冠,做好了离开的准备,没有在意Clint的反应,“你最好知道这一点。”

不屑一顾。

TBC

ps:恭喜这一章寇酱终于不用在肥啾的回忆里晃来晃去而且本尊上线。然而,你的情商呢??被智商侵占领土了么????!!!!虽然我很高兴你上线。然而(๑•ั็ω•็ั๑)也许你不说话还会好点)诶(严重怀疑肥啾在回忆里美化自家老公!!!看你以前不是一副很会泡男孩子的样子嘛!难道情商还和脱发有关系?

ps的ps不知不觉已经翻译到第四章上,作者说一共六章,然而…我都快翻完了,怎么还不更新结局?!大家有空去AO3催更哈~我也想知道结局啊。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