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HW\授翻】Bantam Wars(wee doctor第三部,AU,医生变小梗)第二章.上

【2016.8.1更新】第二章(上)

John又一次担心起他不知在哪个角落的骑兵们。
      
天空上映照出的,那天鹅绒般柔软的紫罗兰色引领着他们,进入了满是薰衣草的清晨。火车站前的停车场仍旧亮着灯,这倒不是说他们就会把车停在照明灯的下面。睡意朦胧的人们会踏着步子穿过它们,其中大多数大学生和人们很明显地是来度假的。一路上,福克斯顿(英国肯特郡东部港市)都看起来放松和宁静,在某种程度上,只有度假胜地才能如此。他们开了一路,可只有应急商店和面包店的后窗才开着灯。并且,当然,白色的马。他曾经来过这,甚至还这里照过相。所以,他盯着它并以此来转移他对骑兵们的担忧。

Tim固执地看着他。

“我很好。”他尖声回复了过去。

“你并不好。”Tim对他的了解仅次于Sherlock,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了解Sherlock所不曾了解的John。或许,Sherlock只是不能。Sherlock断绝内心一切情绪的方法是深不可测的,但Tim却像溺水的人一样,坚持抓住那根浮木。

“Davey已经失去太多了。”

“看,Davey知道他在做什么。”Tim把车开进停车场,伸手拿起了他挂在衬衫领子上的眼镜——金色的窄边眼镜,不是Tim的风格,并且镜片被特殊处理过,这样移动它们的时候,他们就会起到同镜子一般的功用。但是闪闪发光的东西,使John他感到紧张。他飞快地瞥了一眼镜片上的倒影——那是他的脸,看起来又小又光滑。

“他知道莫迪亚第把目标转向他是时间问题。如果他做出自杀之类的举动,让他在最有可能活下来的时间轴上做。”

“虽然这将是我们待在一起最长的一段时间,”John认为他有必要指出,“所有我们真正知晓的只是格伦德尔击中了我们两个,并且我们都喜欢巧克力和邦德,并且我们认同枪支安全措施。”John舔了舔他的下嘴唇,补充道:“以及家人,关于我们如何看待家庭。”

“我们相处得很好。”Tim耸耸肩,彻底清洁了车子的柜子以确保安全。虽然他们两个人都带了手套,但是,总会有掉落的头发、皮肤细胞,汽车桎梏了他们的呼吸,在John再次运行他的言语系统之前,他犹豫着把自己的背包阖上,压缩到最高限度,“我想说,我们需要某个人来达成顶端,然而……”

Tim咧着嘴笑了,用自己的胳膊肘轻轻地撞了John的肩膀,“瞧,是谁开始说的短笑话。”
John拉下他的羊毛帽遮住他的耳朵,愉悦和略带无理的微笑让他的脸看起来就像新鲜的苹果。“现在尽量保证自己摇晃过度,你还小,否则这伪装可不会起作用,如果你笑抽的了话……我们可就得一起失败了。”

John点了点头,在Tim等待他举起手臂的时候摇晃着放松了自己。Tim抓住了John的双手然后提着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

Tim的胸膛是John意料之中的那种温暖,但身体之间的贴合还有被人支撑的感觉却很奇怪。John尽己所能地去忽略这种尴尬,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被抱过了,至少是这种形式的拥抱,自从他学会走路之后,就在没有过。

他略娇小的体格在军旅生涯中,一度让他成为备受欢迎的陪练。所以后来他总是在别人的肩膀上,就好像一条闷闷不乐的水貂围脖。他知道这是人之常情,这很好。他在Tim的锁骨上,按上他的拳头,一直到所有的愤怒平息,理智重回。

这种感觉很奇怪——Tim身体的温度,以及手臂支撑起他的感觉刺激着他,他回想起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帮助他通过半打壮观的医学院恶作剧还有沙漠的闹剧的那些人,但是转瞬,他就把这些回忆全部抖落。

摄像头无处不在,这就是这次伪装的目的。John把自己的脸埋进Tim的脖颈,然后举起手挡住了仍落在外面的脸。

一个完美的困倦的孩童形象。

他们成功的拿到了他们的票,人们都用一种轻柔的语调对他们说话,John把脸藏进了Tim的衣领。

他们已经讨论过如何躲过摄像头的问,讨论过当人们无以为John是孩子的时候,他该如何激动,如何紧张,如何准备战斗和反击。但是如果任何人想要向John买这个的话,那他必须保持绝对的冷静和放松。他们想通过睡眠不足来使他昏昏欲睡,但那只会让他变得更蛮横,更容易把人们直接赶跑。所以,作为替代,John做了几个深呼吸并且教会了他疼痛管理的冥想技巧。

身体放松,手掌放平,John全然信任地放松地倚靠在Tim的肩膀上,悬挂在半空的脚底传来轻微的刺痛。Tim柔和的音色在他的耳边嗡嗡作响,当有人问起John的时候,他焦急地别过头。Tim把John的小脑袋按回了他的胸前,低声说:“嘘,小男人,有我在你身边。”

“我能为您提包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模糊的巴黎口音。

“当然。”Tim轻手轻脚地偏过身子,“非常感谢。我们来得有点晚,旅游焦虑。”

“我知道明白您的意思。”John可以听到她语气中的笑意。

她试图接近Tim,略带紧张和慌张,声音里隐约听得出像是陷入了困境。不过在得到Tim的暗示之后,她还是离开了。那个女人一走Tim就拉上了窗帘,释放了John,把露营的装备放到了架子上。John迈着步子走到一边,摇晃着肩膀,轻轻跳动着想要摇出皮下正隆隆作响的刺激感——这是因为有人举起了他。即使那个人是Tim。Roost永远不会想要尝试这一点,他更可能会蜷缩在John的身边,像一个更小,更安全并且(他讨厌承认这一点,可爱)帮哥哥卖他的剃须刀片的孩子。但是背后的社会影响可能会让人们失望。他敢说如果他尝试这么蠢的事,他绝不排除Davey会咬人的可能性。

还有,Sherlock……

如无意外,Sherlock对他的足够尊重会阻止他做出咬人这种事。但是Tim的话……如是必须,万事无碍。

Tim靠窗坐着,双手紧握放在膝上。这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好,“我不认为他会影响我这么多。”

“我也是。”

John停下他伸展脖颈的动作坐到了他的身边,“你还好么?”

Tim摇着头对他微笑,手仍然紧握着,但肩膀却放松了下来。“不要担心我,小男人。很高兴和你一起在这里,安全地。无论如何,这样就能更容易地在巴黎安排国际刑警组织了。你来安排和Adair的会面?”

“当然。”John冲他做了个鬼脸,没有和他争辩。在涉及到他私人的问题时,Tim总是过于自信。

“我想小睡一会儿,我们到了记得叫醒我。”除了心烦意乱的点头他没有等待John更多的答案,就蜷缩在火车的坐席上,背靠着John。他本没有时间睡觉,但是John认为他要一点时间休息。

Tim和他的外套结实了干了一架,直到他通过顽固而纯粹的意志力摆脱桎梏,把它扔在头上遮挡光线。这将是有趣的,如果Tim不曾穿着它从英国的一端到另一端。或者,他的肩上不曾背负过近半个世纪的忧虑。又或者那里从来都没有一把枪,一把他曾用来杀死窥视着他衣间和后背的Moran。

第二章.上.完

评论
热度 ( 11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