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棋魂\亮光】塔矢亮的日记和他本人一样严肃正经04by清寒若水

NO.4

关于真理与谬误,小小亮一向秉持着自家父亲从小就开始的无限洗脑循环理论——除了围棋之外的一切都是谬误。

所谓谬误,就是为了反衬真理的光辉形象而存在的东西。

小小亮刚刚能分辨五十音的时候,塔矢行洋一边维持着塔矢家面瘫的优良传统,一边就开始实践起明子夫人怀孕时时常提起的潜意识教育。虽然塔矢行洋也和明子明里暗里提起过要把围棋加入到胎教的日常保留课程中……

但是由于明子夫人的拒不配合,最终塔矢行洋只能解释自家狐狸土地的建议,把餐桌上铺着的手绘桌布换成了印着类似围棋棋盘的桌布。虽然对于此种方式的胎前教育感到十分不信任,但至少……暂时摆脱了家庭分工危机……

就这一点来说,这种曲线救国的作战方案还是颇有成效的。

塔矢行洋端坐在沙发上,一脸平静地望向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明子夫人,然后把目光落在了已经洗得有些泛白的棋盘桌布。然后不得不在内心感慨,自家狐狸徒弟在出鬼主意这方面,有着不输给围棋的天赋。

不知道是这块围棋桌布真的起到了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还是塔矢家的遗传已经强大到了完全能够战胜各种胎教的地步。小小亮在塔矢行洋不经意间已经成长为一个出色的面瘫。

虽然逢年过节带着小小亮走亲访友时,塔矢行洋总是能收到不少亲友的夸赞,但一看到和小小亮年级相仿的孩子之后,明子一年一度的间歇性厨房大罢工病症就会开始发作。除了整日整日地跑到隔壁街上的书店查找如何教育孩子的书籍,就是找某个姐妹介绍给她的心理医生……最后甚至发展到了去咨询外科医生能否通过手术治愈面部神经发育不良……

塔矢行洋对于妻子间歇性无可治的病症表示束手无策。

于是他只能和自家儿子一脸严肃地对坐在空空的餐桌前,空着肚子开始下盲棋。

在自己毫不留情地从小小亮那里拿走第五局的胜利之后,对面一脸严肃的小小亮终于忍不住偏过头,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

塔矢行洋咳嗽了一声,低声对儿子阐述了自己所认为的真理:“小亮……要知道中国有句名言叫君子远庖厨……”

他说完这句话,就开始等待自家儿子对于庖厨这个词语的意义和自己展开更为深入的探讨。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让塔矢行洋不得不相信自己似乎真的偏离了时代发展的轨迹。

塔矢亮精致的小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一毫惊讶的成分,仍旧保持着完美的扑克脸。他眨了眨眼睛,慢慢地把目光从厨房回到桌子上,然后一脸认真地向自家父亲提出了一个他始料不及的问题:“如果只有围棋是唯一的真理的话,为什么父亲您总是屈服于母亲这个所谓谬误的存在呢?既然父亲你坚信真理必将战胜谬论……可就我所记得的几年间……”

“或许是我判断胜负的方式出现了失误……”

总而言之,此时此刻的塔矢行洋只想扶着陡然变大的脑袋,把自家狐狸徒弟call来解决这个几乎让他无法保持冷静地面瘫!

这可不是个好的征兆。

塔矢行洋一边想,一边慢条斯理地吃掉了小小亮左腹一大片的黑子。

“毕竟有些生理上的需求,,是不可战胜的。比如说……”

塔矢行洋其实想说口腹之欲,但对面的儿子却心领神会地开始点头。坦然地目光伴随着自家儿子的动作落在塔矢行洋身上,他反应了两三秒才有那么些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但对面的儿子的表情却传达给他:道理我都懂的信息。

绪方精次你究竟平时和我儿子在讨论点什么话题啊?!

还有,塔矢亮你刚才究竟理解了些什么东西啊?!

最后,为了维持住一个面瘫最后的尊严,塔矢行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询问那个时候塔矢亮究竟把他的话考虑到了何种程度。只能在那一周的围棋指导会上狠狠地挫了挫狐狸徒弟的棱角。

但令他无比怨念且无可倾诉的是,每次过完年绪方狐狸总是会向自己投来一周类似于同情之流的眼神。就算是被赢棋也好,也少了几分平日里的忿忿。

找不到发力点的塔矢行洋父亲大人,终于只能端坐在沙发前,捧着红茶杯听明子夫人和她那几个叫不上名字的朋友说那些他完全插不上嘴的话题。

塔矢家下午的茶话会始于塔矢亮刚满5岁的那年,那一个月刚巧塔矢亮破天荒地同意了明子的要求去参加了学校的游乐园一日游活动,那一天刚好是个晴朗的周日下午。

塔矢行洋终于意识到真理之所以稀有是因为这个世界总是被绝大多数的谬误占据了领导地位。

而面瘫唯一的好处就是在真理被谬误打败的时候,还能坦然自若保持住高冷的形象,还免于加入那些无从开口的话题谈论。

然而那一年塔矢行洋也有没有预料到的很多情况。

比如从游乐园回来的儿子竟然跟着明子出去逛街,并且他保持了3年之久的下围棋,下围棋,下围棋的日常生活陡然变成了下围棋,下围棋,下围棋,???……的生活模式……

当然,以上都并不是什么新闻。经过那么些年的潜移默化,塔矢行洋已经习惯了无视???的这种做法……

但是,眼看着自家儿子一脸淡然地收拾完棋盘坐到沙发上捧起红茶若有所思地听着主妇们围绕着“吃吃吃”而展开的话题。

塔矢行洋,伸手不着痕迹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皮。确认了自己表情正常之后,他才端起红茶,坐到了距离他们最远的那个单人沙发上,一言不发地发挥着自己的面瘫精神。

但当他看到塔矢亮在主妇们的指导下,露出微笑这种危险的面部表情的时候,他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潜移默化教育法……简直是扯淡……下周围棋指导的时候……

塔矢行洋最后瞧了一眼餐桌上的棋盘桌布,无可奈何地从客厅走到了棋室然后走到房间,最后才把目光落在了还处于待机状态的电脑显示屏上……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