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授翻\麦花】渗透的怪癖短篇集*第二篇(Bare)

No. 2BARE 裸露【2016.8.8更新】

*****
《渗透的怪癖》系列翻译链接(持续补全ing)
01.Blindside攻其不备
02.BARE (裸露)
03.risk
……

06.五次迈克罗夫特差点向约翰求婚…

***

正文:

     清晨微寒的空气唤醒了约翰,在他考虑暖气机故障这个问题的同时,他意识到自己并不在贝克街。这是一个事实,根据他手中捏着的七百针密度的床单和其熟悉的气息都可以推断得出来。

    他考虑过拉上被子,再好好睡上一觉,但他已经睡得足够多了,并且,迈克罗夫特的缺席让他感到心烦意乱。

    搭在椅背上的衣服很显然并不属于他,但它们毫无疑问是为他准备的。牛仔裤和针织的套头衫,比他自己的更新,当然约翰也可以肯定它们会更高级。他短暂地考虑过该为昨天的事拒绝它们,约翰看着椅子旁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又开始觉得这或许是迈克罗夫特式的追求行为,他总把那些深沉的东西全都隐匿在完美无瑕的面具之下。

    约翰在他昨天穿着的牛仔裤里找到了他的手机。一条简讯,毫无疑问是夏洛克的。约翰原本打算昨晚就回到公寓。

    他周末总是在家工作,在午餐和晚餐的时候稍停一会儿,然后他就会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给你。—SH

     约翰读了那条简讯三遍,他很疑惑这到底是约会的建议还是某种意义上的,夏洛克式的“谈谈”,但最终他觉得这或许两者兼有。

    二十分钟后他在麦克罗夫特的书房找到了他,同任何一次会面一般,他的着装总是无可挑剔,衬衫和背心上的所有的纽扣都完全扣上,但他的夹克却没有。他凝视着约翰进入屋子,眼神里极少数人才会察觉的,近乎于温柔的涌动。

    约翰在他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定,在心底从一数到十,“这是我所见过的最为赤裸的你,”他说,试着让自己的语气既直接又带点玩味。事实上,最晚的一切都考验着约翰除了眼睛之外其他感官的功能,因为落下的窗帘,因为漆黑不见五指的房间。

    迈克罗夫特毫无防备地笑了,“我想,对于我们的第一次应该保持适度的谦虚,虽然会你认为这很讽刺,但那是最好的。”

    约翰只回他一个微笑,“特别是考虑到某人缩回到他的三件套里,在清早离开房间时只考虑留下一个合乎礼仪的轻瞥。”

    迈克罗夫特的神情鲜有变化,但此刻一抹红晕正在他的脖颈上漫延,窥视着他的衬衣领口。如果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约翰没有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观察他的话,他就无法发现这细微的改变。所以约翰几乎立刻就发了誓,他得让这种改变出现得更多。

    迈克罗夫特把手中的钢笔放回桌上,这轻柔的响动吸引了约翰的视线。他在心底暗骂自己立场不坚。迈克罗夫特的戒指戴在右手上,从他们第三次约会开始,他就知道了那枚戒指全部的历史。它在迈克罗夫特的肌肤上流连、徘徊……

    “这没关系,麦克,这些都没关系”约翰在他耳边低语……就在昨晚……

    然后它消失了……这让约翰突然意识到,迈克罗夫特允许自己全然裸露于他……

     约翰向前倾身,伸向那只手然后用自己的手覆住它。

    迈克罗夫特看着约翰覆盖着自己的那只手,“好吧,我不能……放纵得过于频繁。”

     约翰锐利的目光停在迈克罗夫特的面颊上,直到他们四目相接。“我认为你对自己过于严苛,你真正的问题是你穿着那件衣服,实在棒到足以诱人犯罪”约翰露出极为灿烂的笑容反击,冲刷着迈克罗夫特的心,然后他继续道,“并且,作为一名医生,我得给你开些缓解压力的药物。我知道现在是白天,当然,但是你可以用你的领带遮住我的眼睛。“迈克罗夫特的眉毛抬了抬,这让约翰有了把握,“如果你真的这么做的话,你恐怕还需要再多一条领带,用把我绑在床上。”

     事实上,迈克罗夫特不得不在回答他之前清了清嗓子,“我没有料到。”

    “骗子。你早就推理出来了,在几周之前。”

    “的确,约翰。”

    迈克罗夫特的手机因为简讯而响了起来,约翰忍不住伸手去抢,但迈克罗夫特抢先他一步。看着屏幕,迈克罗夫特几乎能感觉到自己额头上浮出的皱纹,而约翰因为没抢到手机沮丧到想要咆哮,“是夏洛克”迈克罗夫特甚至没有抬头,“说我是一个不遵医嘱的傻瓜。”

    “我就知道我忍受他是有理由的,来吧。”约翰温柔地拉起迈克罗夫特的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被新鲜感唤起的迈克罗夫特站了起来,慢慢松开了他的领带。

02.Bare *完*

评论
热度 ( 20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