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棋魂\亮光】如鲠在喉03(NC17)by清寒若水

第三章

进藤光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两罐啤酒。注意到塔矢亮的视线,他举起一罐啤酒仔细瞧了瞧,然后冲着静坐在矮桌边的塔矢亮笑了。

“安心啦,塔矢,啤酒还没过期。只是刚才洗完碗,突然想起来,上周买的啤酒还没有喝。”

塔矢亮看着进藤光走近,没有作声。他盯着伴随着进藤光脚步在视线里摇晃暗红色罐子,脑海里却搜寻不到一鳞半爪关于它的记忆。一直到进藤光把湿冷的罐子塞到他的手里,他才勉强地把视线落在了距离自己不到半米的进藤光身上。

视线交错不过一秒,他们便错开了视线。塔矢亮低下头看着冷得冒气的啤酒罐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汇聚到手心的水洼,微微失了神。他下意识避免自己想起进藤光那双失了温度的眼眸,但一听到对面啤酒罐打开的气泡破裂声音,他还是忍不住抬起头,看向了咫尺之内的进藤光。

进藤光就盘腿坐在他对面,在暖色的灯光下他金色的刘海颜色似乎比白日里看起来更深,而刘海之下那双微微眯着的眼眸仍看不出情绪。他握着啤酒,似乎很随意地喝了一大口,然后看向了塔矢亮:“其实只是一罐啤酒而已,塔矢用不着担心什么的。”

一瞬间塔矢亮的眸色深了深,他握紧了冰冷的啤酒罐,看着一脸坦然的进藤光有好几秒,才略低下头,打开了手中的啤酒罐。

听着罐里的液体发出的细小的声音,塔矢亮一瞬间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对进藤光说,但当他对上进藤光的眼睛,却又什么都无法宣之于口。他无法否认这其中包含着某些隐秘的甚至于卑劣的意图,但是,人总是这样,为自己的行为找各式各样的借口与说辞。

塔矢亮是人,在围棋上或许天赋异禀,但在为人这一点上却绝对普通,甚至于笨拙。

他沉闷地喝下第一口酒,冰冷的液体伴随着气泡划过食道争前恐后地钻进虚空的心房,最后全部涌入沉默的胃。塔矢亮不知道酗酒这个词用在自己身上是否合适,但当进藤光起身按住他的手的时候,啤酒罐里的酒只剩下最后一口。

大量的冰冷的液体让塔矢亮的胃隐隐作痛,但酒精却让他的大脑比平日里更疯狂地在回忆中挖掘关于进藤光的一切。他毫无办法地回想起三年前,自己夺得名人头衔的那个夜晚,也是类似的场景。稍有不同的大概是进藤光那晚喝得烂醉,而自己却只是半醉吧……

塔矢亮伸出空着的左手握住进藤光抓着自己的手,隔着有些模糊了的视线,看向了进藤光深金色的额发。大概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塔矢亮的手比平日里更冷,甚至微微打着颤。进藤光没有挣开他伸过来的手,起来波澜的眼眸里,即使是塔矢亮也看得懂,那是担忧。

他的手握得更紧,甚至能感觉到手指肌肉过度拉伸的疼痛,但被握着手的进藤光却毫无反应,只是用那种沉默地方式,担忧地看着他。

他想起那个夜晚进藤光醉后的呢喃和泪水,左手忽然用力把猝不及防的进藤光抱进了怀里,紧紧地。感受着发丝擦过脸颊的疼痛和久违了的青草似的想起,塔矢亮沉沉地呼出一口气,伸出另外一只手环住了进藤光。

他想了很久,但思绪太过杂乱无章,他根本无从说起。最后,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低头在进藤光的眼眸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塔矢亮没有错过进藤光一瞬间错愕的神情,而他的回应也只能是叹息,然后用尽他所能给出全部的温柔在进藤光的耳边道:“门前的那棵松树已经长得和我们一样高了,今天我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大片你上次买的花,可惜没有人,也没能问问那花究竟叫什么名字……不过也好,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还有……还有就是,我发现其实除了证明之外,我还欠你很多回答……在我能给出答案之前,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

即使身体诚实地变现出动摇的颤抖,进藤光仍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塔矢亮抱着他,又在他的发璇上落下一个吻,才把进藤光放开。墨绿色的眼眸中没有丝毫醉酒的迷离,“我欠了你这么多答案,所以这个问题你也可以不要回答。”

“真实狡猾啊,塔矢。”进藤光低着头一边拨弄着刘海一边笑了起来,“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其实你并不欠我什么答案,反倒是我一直欠着你很多真相。”

“其实这样互相亏欠着有什么不好,就好像围棋你来我往胜负参半才会有继续的乐趣吧。”

没有想到一向严谨的塔矢亮会打断自己的话,进藤光有些意外地把视线移到了站在对面的男人身上。暖色的灯光下,塔矢亮脸颊的发丝已经被汗水浸透,本就白的脸已经成了青白,但他看到进藤光的视线还是很艰难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也是我刚才才想明白的,虽然有些迟了,但我希望还不晚……”

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呢?是自己期望的,抑或是不期望的呢?塔矢亮躺在床上反复地思考着这个并不复杂得选择题。浑浑噩噩的脑袋游离于理智之外的地方,在那里他作为旁观者,看着进藤光毫无掩饰的惊慌,看着啤酒罐从他手中落下在地上溅起水花,看着他跨过桌子抓住了自己的手——温度,毫无虚假地传递,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

但为什么言语却不行呢?塔矢亮近乎于冷静地对自己提出问题,可这个问题的答案却是无解。

塔矢亮有些费劲地从床上坐起身,隔着半开的房门朝发出声响的厨房望去。虽然从他的角度并看不到进藤光,但是……他低头看眼摆在自己身旁印着jump社标志的枕头,心头忽然充斥了难以自已的怀念。

就着温水吃过药,塔矢亮的胃已经不太疼。目光从床头柜上的摆着的药和水杯边扫过,他忽然察觉到进藤光对于他的了解,其实比他想得要深也要多的多。想到进藤光毫无犹豫地把他扶到床上躺下,并且迅速地翻出胃药和温水,他垂了垂眸,才发现自己所吃的胃药也是进藤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备好的。

或许世人都错了,真正温柔的不该是他塔矢亮而是……那个假装神经大条的……

塔矢亮笑了起来,连带着胃也跟着一抽一抽的疼。一直到进藤光小心翼翼地端着菜粥走到房里都没能停下来。

“早知道塔矢你还这么有活力的话,就不费劲给你做进藤光特制元气蔬菜粥了。”把有些烫手的碗在床头柜上放下,进藤光似乎是被烫到了,一边飞快地甩着手,一边对着手指的方向吹着气。

不知怎么的这样的进藤光就和塔矢亮回忆里已经有些遥远的那个影像重合在了一起,塔矢亮下意识抓住了进藤光的手,用冰凉的掌心拢住了他有些发烫的指尖。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说话,室内一时间静得只剩下窗缝间隐隐的风声。

那一晚是进藤光一个多星期以来第一次没有走,塔矢亮在黑暗中瞧着躺在自己身侧的人,心底隐隐觉得那是转折的开始,却没有想到真正的空间与时间的转折会来的这么快。

他们的清晨,被刺耳的铃声唤起。

而除了被揭示的结果,其余都是黑暗。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