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04(原著衍生,悬疑向) by清寒若水

04.无名的问候

“天元就好像宇宙的中心,所有的星星都会围绕着这个中心旋转。那么此刻站在天元的我们,岂不是好像宇宙主宰一般的存在吗?”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话语,最终风过无痕。

我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就看到对面的少年好像有些苦恼似的,嘀咕了好一阵,才在棋盘上落下了一子。

分明不是什么需要考虑的地方,他却会意外地停顿下来。

十六之五,尖。

初学者的下棋姿态,下棋的风格却十分稳健,这很奇怪。

但我的内心却一点也不觉得讶异,甚至隐隐的期待——我在期待什么呢?

对手吗?

毕竟围棋是要两个人才能下的,我记得,天野先生和原本因坊桑原先生都曾经对我说过。但,我似乎从过去到现在都只是一个人……

这句话印证着记忆的事实,但是这结论绝非真相。而毫无根据的我,仅仅只是这么固执地认为而已。

平稳的心跳渐渐攀升,我执着子的手在半空中停下来。对面的少年似乎很奇怪我的停顿,抬起头,晶亮的眼睛映着灯光,“怎么啦?我下错了嘛?还是你渴了,想要休息一下?”

一派天真的口气,倒是和他的棋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沉默地摇了摇头,在棋盘上落下下一子。

对面的少年落子的速度,随着棋局的继续变得越来越快,嘴里时不时的喃喃低语也几乎不再出现。

没过多久他就用那笨拙的姿态从棋盘上拿走了一颗白子。丢进棋盒盖子的时候,他还摸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冲我笑了,“对不起喔,拿走了你的白子。”

我摇头示意没事,他却仍是一个劲地傻笑。一直到我吃掉了他右下方那一小片的黑子,他才终于笑不出来了。原本松散的坐姿,变成了正襟危坐,抓着手里的黑子,有些奇怪,目光却是向着我的方向。

我以为他是在质疑,但没过多久他就好像如释重负一般,又缩回了凳子,把一颗黑子落在了腹地。我以为他是放弃了右下角的角逐,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会把棋子,落在一个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地方。

八之五。

毫无意义的一步棋,但是,等等,八之五……

我紧紧盯着棋盘,即使我知道那样得不出任何的结论。就好像任何一次过往,但经过这两年,我好像变得越来越习惯于徒劳无功地去思考这些根本没有缘由也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嘿嘿,我是不是有点太不靠谱,让哥哥为难了?”对面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瞧着我,“执意要和你下棋,还下得这么烂,真是抱歉啊。”

“你下得很好。”好得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或许是我太过先入为主,但是,就目前为止,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日本棋院九段的水平。

只是这一步毫无意义的八之五,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我不由自主地搜寻着过去的记忆,每一天,每一局,每一次对弈,每一次复盘。然而奇怪的是,我一直是一个人,不论是会所还是棋院,但为什么呢?我却有和人一起复盘的记忆……

那不是芦原先生,更不可能是绪方,因为他们两个人才不会因为一步棋的下法,和我争个面红耳赤。

那是谁呢?八之五……不是最好的一步棋,也不是最强的一步棋,而是试探我棋力的一步棋。

是谁?

记忆开始混乱,就好像被飞鸟投下的石块,搅乱的湖水。有一局棋,不受控制地在我脑海里涌现出来——彷如初学者的捉子手势,古老的定式,居高临下的试探,还有输棋的悔恨……

棋风有些稚嫩,但我确定那局棋一定是我下的。然而我的对手谁,又在何方?为什么在我的记忆里丝毫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而我眼前这一局的开局,一直到八之五,是眼前的少年刻意重现了那一局的走法,不过他为什么要重现那一局棋呢?

我无法开口询问。

“哥哥?你怎么啦?”像是察觉到我的异样,少年抬起头,很认真地问我要不要继续。但即使突然冒出了那么多陌生的记忆,即使我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出现,我还是做不到在棋局下到一半的时候,放弃。

放弃的话,就失去了继续追逐神之一手的资格。

“没事,抱歉。我只是想到点事情。我们继续吧……”

之后,少年像是要确认我的状态,在之后的对局中几次三番抬头查看我的神色。

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不仅很强,而且异常熟悉我的棋路。我和他在腹地的角逐耗费了很长一段时间,有好几次陷入了胶着的状态。但少年总是会给我惊喜,在我想不到的地方,屡出奇兵。虽然最后我胜了两目,但是,如果没有那一步注定没有意义的八之五,或者说再和他下一局的话,我也不能确定是否能再次赢过他。

“果然是我输了吗?”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果然太勉强了吧。”

“不,你很厉害。再来一局的话,我也没有把握绝对赢过你。只不过,我有个问题,能请你回答我吗?”

“嗯?”

“这一步八之五,为什么要下在这里。”我指着棋盘上的那颗黑子,却看到对面的少年也是一脸迷糊,他抬头望着我良久,才傻傻笑了,“这哪有什么为什么啦。只是,有个人想让我替他向你问好。”

“那个人是谁?是教你下棋的人吗?还是曾经和我下过棋的那个人?他叫什么名字……快告诉我!”

“他没告诉我名字喔,那么再见啦!”

“下了这么久围棋,果然腰酸背痛啊。这么一本正经坐着原来这么累,真是万万没想到啊。”少年一边挥着手,捶着肩膀走出了棋社。我看着他消失在棋社的门外,低头又重新审视了一遍这一局棋。

八之五是一个分界点,之前是稳健的棋风古老的定式,而之后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稳健中多了灵动和诡谲。虽然不明显,但是整体这一局棋……像是我同时和一个不断成长着的人在下,还有一点,没办法忽视的就是本因坊秀策。

无论棋风怎么变化,那个少年的棋里,还是隐约能察觉到秀策的风格。

一阵哄闹声中,围着乐平和杨海的大爷们,一个个闲谈着走出了棋社。乐平被棋社的老板娘拖去整理棋盘,杨海乐得清闲,就径直朝我走了过来。

“刚才看到有个小鬼来找你下棋,塔矢君你应该手下留情了吧,吓坏小朋友可不是一个好前辈的作为喔。”
杨海的笑僵在脸上,他有些不可置信地指着棋盘,“sai……?”

“你说什么,sai?”

“不不不,没什么,sai只是个语气词。我是说,这真的是那个孩子和你下的棋?看他不过十一二岁,根本想不到他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国内一些职业选手,不,甚至于九段都不敢说能轻易赢过他啊。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不知道。”

不管是他的来历,他的名字,他的目的,统统一无所知。

但我唯一知晓的是,那无名的问候,一定源于过去——我曾一直刻意忽视,而不去找寻的过去。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