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黑篮黄黑】惯性定律(原著衍生)第5章

第五章·看病


到了医院大门口,坐在副驾驶座的黄濑,抢着就把账给付了。黑子坐在后面,隔着铁栅栏看到他苍白里逐渐泛起红晕的侧脸,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拉开车门准备到外面等他。


可那人付完钱却迟迟没有出来,隔着窗玻璃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只是模模糊糊能够看到黄濑捂着嘴咳嗽还有那个司机双手合十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没有想到黄濑的粉丝竟然已经发展到了中年大叔这个群体里去了的黑子,无奈地笑了下,不知怎么地又忍不住生出几分担忧。


明明已经病了还坚持工作,坐个出租车来医院还遇上司机粉丝,还有心思招呼粉丝——微微皱了下眉,刚要去拉开副座的车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泛着红的脸颊上因为咳嗽冒出了不少的虚汗,耳边几缕金发大约是被汗浸湿了,贴在了面颊上,可是看到黑子还是露出了和从前一样灿烂得没心没肺的笑容,“小黑子,你不用担心我和司机串通从医院逃跑啦!我答应你的事情,才不会半途而废呢……咳咳……”


皱着眉看那个人低头咳得厉害,忽然想说些什么责备的话,却好像找不到说的立场,于是他转过头看向了正在倒车从医院离开的出租车,静静道:“没想到黄濑君现在的粉丝群已经从少女转向了中年人士了。”


淡淡的语声听不出情绪,黄濑看着黑子沉静如常的侧脸,却忽然笑了起来,“小黑子你是嫉妒我全民通吃吗?嘛~不要担心这个啦,不管有我的粉丝有多少,是怎么样的人,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永远是NO.1啦!”


黄濑冲着黑子眨眨眼,也不去戳穿那个人拙劣的转移话题的方式,而是接过那个人的话头,堆起满脸灿烂的笑容,向着那个似乎永远不会当真的人,说着肉麻的表白。


看着那个人带着痴痴的笑说着从初中开始就没变过的那几句话,原本皱着的眉目不由地便舒展了开来,“黄濑君,还请你不要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了。我们还得去挂号和打针呢。”最后的两个字,咬字格外地重了一些,也不知是黑子故意还是偶然,总而言之一直滔滔不绝地说着表白的话的黄濑就在黑子说完话之后彻底恹了下去,站在原地看着那个浅蓝色的背影离得远了,才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跟在了走进医院大门的黑子后面。


排队、挂号、等待就诊的时间划去的并不多。只是不多久,黑子便接到了医生消过毒的体温计,依照要求甩了甩拿来给坐在长廊末端候诊的黄濑量体温。一路走过几乎人满为患的候诊室,听着此起彼伏的咳嗽声,黑子低下头,很快地就穿过人群走到了黄濑的身边。


再次确认体温计已经调到了适当的温度以后,黑子把它递给了坐在椅子上仰着头看着自己的黄濑。


“黄濑君,先测一下体温吧。电子体温计已经没了,你就将就一下,我来帮你计时。”


“嗯。”出乎意料地,那个人只是乖顺地接过体温计,就放到了舌头下面。黑子看了下手表,环顾了一下候诊室里似乎越来越多的病人。低下头,就看到那个金灿灿的脑袋正垂着,目光也不似平日里的干劲满满,而是游离着盯着墙角发呆,心底就蓦地生出些怪异的念想。


“我答应了你的事,才不会半途而废呢……”青年的声音因为生病而带上了几分沙哑,可是,莫名地,却让人想要去相信。


说起来,那个人答应过自己的事情,似乎还真的从未半途而废过呢……


“小黑子你竟然这么喜欢喝香草奶昔!我以后路过M记一定会记得!”


恍恍惚惚间,他想起了初二时自己被指派为黄濑的指导员。一开始那个总是笑得灿烂的人总是拐弯抹角地想要知道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对自己这个指导员虽说彬彬有礼,但是在那个人的身上却丝毫找不到半点尊敬的样子。可是这一切,似乎在那一场练习赛之后就变了吧。


等到意识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融入了自己的生活,成为了黑子哲也生活的一部分。


“小黑子,小黑子……我一直等着你传球给我,可是你却总是传给小青峰,这太不公平了哇!”


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竟然。


黑子微微垂着眸,露出了一丝几不可见的微笑。


总以为那些记忆早已经忘记了,所以从未去回想过。可事实却并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些记忆只是被搁在了内心深处的某一个地方,没有机会被提起。但只要有人提起那一根线头,那么所有的回忆都会如潮水般忽然而至。


仿佛那记忆里的汗水、笑容、悲伤和泪水,只不过在顷刻之前。


“小黑子你在想什么?”听到黄濑含混不清地说着话,黑子才意识到自己还身处医院。低头看了一下表,距离刚才测体温已经将近四分钟了。


低头看了一眼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但是眼眸里透出担忧的黄濑,黑子低声道了声抱歉,赶紧取走了体温计,就着灯光看了看上面的刻度。


三十八度九。


这么高的温度竟然还去工作,去M记买香草奶昔,甚至送到自己的教室门口……


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


接收到了黑子复杂的眼神,黄濑诧异了一小下,下一秒就挠着头冲对面的黑子笑了起来,“哈哈,不会是烧到爆表了,要赔偿医院体温计了吧……小黑子?”


“那倒还不至于。”回过身把体温计交给了身边的护士,“黄濑君体温测好了的话,我们就可以去就诊室开药了。”


完全无视一旁委屈成一张苦瓜脸的黄濑凉太,坐在台前的医生大笔一挥就给他开了三天的盐水。


“三天的盐水真的不会太多吗……我感觉我其实完全没问题啊……”


“要不然一天就差不多了啦,明天不行医生再给我开好了啊……”


对面的老医生有点无奈地回头看了眼坐在一旁等着陪同者缴费回来的青年,倒也没想到刚才一声不吭的人,竟然会这么怕打针,于是在送走病人的时候,下意识就宽慰了一句:“年轻人,打针没什么可怕的,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说完了,才庆幸自己戴着口罩,这一口哄小孩子的话说给一个成年人听,怎么看都有点不大合适吧。


果然,缩在角落里碎碎念的青年停了下来,看着老医生的眼睛微微弯了起来,“嗯,谢谢医生啦。虽然这么说,还是完全没有止痛的功效啊……小黑子!”


看到那个金发的青年人被刚才陪同他来的另一个年轻人带走,老医生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到那个蓝发青年走到金发青年边上才发现就诊室多了一个人。还真是个有趣的病人,和陪同者啊……


排队输液的人虽然不少,但是护士们的动作很迅速,所以很快就就轮到了排在十几号的黄濑。看着不情不愿地坐到输液台前的某人视线到处乱瞄就是不敢看护士的样子,黑子有些无奈又有些感怀地想起了过去。

那个时候,怎么就死盯着医生不敢放呢?


“黄濑君”带着半分无奈半分感慨的语气在黄濑的头顶幽幽响起,下一秒眼睛就又被那双微凉的手掩住,如同当年。


“打针根本没什么可怕的吧。”黑子似乎叹了口气,看着已经把输液管固定好转身离开的护士,突然道:“要打针了,黄濑君,请准备好。”


听到意料之中的一声低唤,黑子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开了掩住那人眼睛的手。


“……”


左手上的输液管已经整整齐齐地固定好,护士也早就不知所踪,对面的黑子还提着自己的输液袋,还有周围完全没办法忽视的低笑声……


明白过来的黄濑凉太只想把自己就地活埋, “啊,小黑子你骗人啊!完全没脸见人啦……呜呜呜……”



第五章 完

评论
热度 ( 24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