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授翻/探鹰】MR.SMITH WILL MEET YOU NOW(第五章·上)

【2016.8.17更新】第五章Blindmeet·上

 

“报告,七号警员正在接近目标北侧,我们在十四区。莱昂内尔三面环敌,请求支援。”

 

这是他们五分钟内第三次请求支援,但至今为止还是没有得到回音。大约一小时之前,敌方发射了某种电磁波,干扰了绝大部分的市区和NYPD的信号传输装置,自那之后,他们就陷入了通讯瘫痪的僵局。

 

这意味着他们得在没有任何警告和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面对一群沿街缓慢爬行的机器人杀手。

 

说真的,这时候还得想办法对付翻倒的警车堆成的路障,简直令人抓狂。

 

他们一开始应付的不错,但问题是机器人军队源源不断地出现——你打倒一个,马上就有三个冒出来。慢慢地他们被推高抵在了墙上,他们不确定其他团队的位置,也不确定Clint的搭档和朋友的方位,但每当Clint看到车子露出的边角,他总觉得自己看到了一片闪耀着金属光泽的海洋。

 

然后他在另一边看到了平民。当然,这是一个带着孩子的母亲,愚蠢的醉汉可不会挑这种最糟糕的时刻醒过来——醉汉可不值得挽救。但Clint还是得出去救人,虽然他知道现在出去这个决定简直蠢得要命。

 

他冲队长喊了一声,没等回复就越过了墙壁,朝着大约三十码外的母女冲了过去,间或还用他的手枪打烂了几个机器人的脸。幸好的是公共图书馆就在附近,他领着那对母女跑进去,把她们安置在人们建立的安全据点。在那种情况下,他只能尽他所能保证她们的安全。然后他转过身,试图靠隐匿在悍马(吉普车名)后面获得足够的遮蔽。

 

然后,他就听到了掌心雷熟悉的轰鸣声。

 

Clint咬紧了牙关,这种动作已经成了他对复仇者的条件反射,就好像太阳刺激到眼睛人们会眯眼一样。这不是私人恩怨——应该说这根本算不上私人恩怨,毕竟他从头到尾都和他们没有一丝半缕的关系。但Clint还是会在看到超级英雄的时候忍不住想起是谁在指挥他们,谁的声音会出现在他们的通讯器里,然后就在NYPD的眼皮子底下让他们踩到纽约警局的头上。

 

上帝该死的。

 

他闪到车门后避开了朝他投来的光束,这束光干净利落地削掉了悍马的车顶。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并不好:发射激光的机器人在他前方二十英尺的位置,且在不断逼近,与此同时他可以肯定他左侧视野中出现的也是同样的机器人。Clint小心地把枪放回了皮套中,然后准备逃离这个地点。

 

他听到了美国队长盾牌的嗡嗡声。这让Clint在盾牌在他头顶飞过,然后折断机器人的脖子(它们有吗?)之前,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被击中的机器人跌跌撞撞地后退,在倒地之前还徒劳地抓着它的脑袋。金属落地的钝响在震颤的地面上传播,最后摇摇晃晃地在了Clint的脚跟前打转。

 

盾牌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他听到身后传来的短促的“砰”声,应该是有人跳进边界,巧妙地抓住了那块盾牌。“你还好吗?”

 

Clint瞥向投掷在他眼前的阴影——高,如雕塑般优美的轮廓,伸出一只手——然后在阴影爬到他脚边的之前调转了方向。“我挺好的,但是我的队伍还驻在十四区和莱昂内尔。”

 

“我们已经清理了那个区域,但是……”美国队长迟疑了一下,“噢,你是Clouson的……”

 

丈夫?情人?好吧,前任情人。“那个,”Clint抓了抓他的后脑勺。尴尬的沉默持续了一分钟,或者两分钟?一直到Clint打破它,“我得到那里去,确认我们是否可以开始清理。”

 

“让我——”美国队长伸手去摸腰带上的按钮,但是通讯被切断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穿过空气。剧烈的头痛让Clint在地上翻腾,忍不住撕掉了他的助听器。他僵直地躺在地上,听着那刺耳的尖叫慢变成黯淡的嗡鸣声。

在他前面,美国队长双手紧捂着耳朵站在地面上。其他到达此处的救援人员也纷纷倒下,只剩下Clint一个人依旧站着。他环顾四周,试图找出噪声的来源——但在没有助听器的情况下进行得很艰难。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他终于发现噪音是来自距离他300码西南方向的一个倒下的机器人,它其中一个红色的眼睛还闪在闪烁。

 

虽然Clint看到了目标,但这个机器人突然踉跄着爬了起来,金属部件不断地飞到他的框架上就好像有巨大的磁铁在拉扯它们一样。它在他眼前开始组装成比之前更庞大的机器——他开始慢慢后退,因为机器人不断增加的高度和体积,仅仅只是转瞬,它已经有了别墅的大小。

 

变形金刚的的主题曲,十分应景地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他总是在紧要关头想些蠢事。巨人般的机器人杀手正用它具备了一系列新功能的手脚朝他的方向走来。它每走一步都伴随着地面的震动和悲鸣,即使没有助听器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听到。

 

“Shit!”他抓住美国队长的肘部拉着他,迫使他往前走,“我们得走了!”但美国队长仍旧闭着双眼,Clint猜测大概是因为机器人仍在发出噪音,所以他放弃了把美国队长拽走的目标,转而弯下腰从身侧的皮套里摸出他的玛格努(译者注: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左轮手枪)以及三颗子弹。

 

第一颗子弹打在了机器人中央覆盖的装甲——Clint按照人类的躯体选择的攻击方向——但最后它如烟尘般消失在地平线上。第二颗子弹打在两块装甲在膝盖的接缝处,但它甚至没能让机器人慢下来。Clint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沉入绝对安静的世界,仔细地观察着这个将会杀死他的机器人。

 

有人说,当你濒临死亡的时候,你的眼前会闪过你的一生。但这说法好像对Clint不适用,随着怪物的接近,他所能够想到的全部的光景都是他和Phil在一起的时光——好的,坏的,他所有失败的尝试,还有最后结束一切的Phil的错误。他不知道谁曾那样说过但他觉得那说得很对——因为那是他和Phil一起度过的岁月,所以才是最好的,才是他生命中,即使是生命尽头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Clint最后看了一眼他的目标,至少在他倒下之前他得继续战斗。在举起枪的那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了机器人是如何组装自己的。新增的部分被添加上去,然后它不断地膨胀——除了最原始的部分,那个只有一个眼睛能工作的,濒临破碎的部分。

 

他瞄准,发射。机器人摇摇晃晃,随着惯性向前冲了一段距离,最后像它聚集起来的那样分崩离析,化成碎片四处飞散。其中一片金属的滚轮落下翻滚,最后停在了Clint的脚边。

 

清理,总是最无聊的部分。因此,绝大多数的复仇者完成他们的耍帅部分就自动神隐。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的清理工作总算有了些进展,所以Clint打算打卡下班。

 

就在这时,有一双手拍了拍他的肩头。是Paulson(保尔森)——大家伙,比Clint早一年入伍。除了喝太多酒就会泪眼婆娑这点,Clint觉得他是个好人。

 

“嘿——那便有些黑衣人,想要你去汇报下。”他耷拉着脑袋,Clint转过身,目测着距离他们20码远的三个特工。通讯器规规矩矩地别在耳后,看起来倒很像秘密特工之类的人物。他们通通穿着午夜黑的西装,这在Clint看来,不是低调而是更吸引别人的目光。

 

神盾局。

 

“我并不听从神盾局的指令,这是最后一次我和你们申明。”Clint拂开了保尔森的落在他肩头的手,“他们可以从我的上级得到我的报告。”

 

保尔森同情地摇了摇头,“队长给了他们权限。你知道他们的协议——事件一旦有复仇者涉入,那么神盾局就有拥有了管辖权。”

 

关于Clint对神盾局的怨恨,保尔森比其他人知道的稍微多一些。大概是因为Clint搬到贝德福德(译者注:Bedstuy是Bedford – Stuyvesant的缩写,纽约的一个城区)之后第一次遇到神盾局的时候,他也在那儿——这说来是个很长的故事了,还牵扯到不少腌臜的往事。他注意到Clint总是一清理完现场总是偷偷溜走。这个男人恨神盾局或者说复仇者,他逗留的时候,总是想尽办法羞辱那些特工。但他身上有太多绽裂的伤口了,他甚至难以想象他是怎么支撑着站在这群特工面前。

 

“好吧,我二十分钟之前已经下班了,他们可以等我明天上班的时候。”距离他上班还有二十三小时,Clint近乎幼稚地享受每一个没有神盾局的小时。他把袋子挂在他的肩膀上阔步走开,打从心底庆幸自己把摩托车停在距离警察封锁区域五个街区的地方。

 

“嘿——嘿!”有人在他背后喊他。他尽力忽略那个声音——但是Clint该死的告诉自己他可是个成年人,这是区分他到底是捍卫自主权利还是个混蛋的关键。他转过头,在看到还穿着制服的美国队长立马开始后悔。几个巡逻的警察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查看,好吧,没人能忽略掉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在他的跟前停了下来。他没有再戴他的面具,所以Clint可以轻而易举地看清他愚蠢而英俊的脸——爱国,且轮廓分明。他朝着Clint伸出手,“在你走之前,我想和你说一声谢谢。”

 

这家伙看起来该死的认真,Clint没法选择掉头离开。他伸出手臂,握住了美国队长的手。两相较量之后,他只能在心底暗暗抱怨自己的无力。基督啊,耶稣,谁能告诉他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真的是人类吗?

 

“不用谢。”Clint试图逃出桎梏,但美国队长还是紧紧握着他的手。

 

“你救了我的命,我觉得我得好好谢谢你。”

 

认真的?“我只是做我的工作,”他又试图抽出他的手,但是那个男人的握力强得就好像他把手砌入了混凝土,“保护和服务,你知道的。”

 

“是的,我知道。”最后,Clint的手终于被放开,“在NYPD工作很困难,Clouson告诉过我们一些,关于你的工作。”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