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05(原著衍生,悬疑向)by清寒若水

第五章 不期的再会


棋社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杨海就站在我斜前方,揽着乐平的脖子,正把方才剩下的芙蓉糕一个劲地往他嘴里塞。


乐平一边挣扎,一边细细碎碎地抱怨起杨海。从他的发型到衣着到体型最后说到了他的围棋。


“不管横看竖看,上看下看,你都是一副磨磨蹭蹭的老头子样了,大叔。”乐平气冲冲地咽下最后一口芙蓉糕,狠狠瞪了杨海一眼,“不说就不说,你以为我怕你啊,我是看在亮哥的面子上,才勉强地向你的暴力行为妥协,你明白了吗?”


杨海皱了皱眉,表情更多像是无奈。然后用我听不懂的方言对乐平说了几句话。乐平闻言瘪了瘪嘴,但是那负面的情绪就好像闪电一般一闪而过,在他走向我,开始向我讲述明天早餐的规划的时候,就已经是满脸的期待。


对于他多到无法列举的计划,我只能报之以微笑。


虽然我偏爱清净,但对于乐平这种乐观又充满希望的人,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所以在乐平以怕我迷路的理由,提出送我回旅馆的提议时,我没有拒绝。


将近十点光景,街上仍旧热闹非常。杨海原本走在最前面,后来因为抽烟被乐平嫌弃,所以一个人落在了最后。我和乐平并肩走在人群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听到乐平恨恨地说起今年棋圣战输给了杨海,我才恍然意识到走路一蹦一跳,还像个少年的乐平,其实也已经是职业八段了。


不知道为什么,乐平似乎同我十分熟稔。在我的记忆里,只有两年前到中国有过短暂的造访。那个时候的确和乐平有过一面之缘,却没有交谈,也压根算不得熟识。


可他走路一蹦一跳,甚至说话咋咋呼呼的样子,都让我觉得万分怀念。


我稍稍放慢了脚步,原本同我并肩的乐平就出现在前方,混杂在斑驳的灯光里,纷乱的人群之中他一蹦一跳的身影特别显眼。或许是黑夜里的灯光分外刺眼,我不由自主地抬手掩住了忽然有些酸涩的眼眶。


“塔矢君……”杨海的声音从我身后的不远处传来,混杂在人群的熙攘声中,后半句我并没听真切。我想开口询问,又不知从何问起。


快到归家的时候,街上的行人越发乱了,仓皇中有什么人撞到了我的肩头,我脚下一个不稳,抓住了对方的外衫,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近乎少年的抽气声和一声几不可闻的置歉。但当我再回过神时,那个人却已然消失无踪。


只剩下落在地上的一把折扇,我低头怔怔瞧着那把毫无特征的折扇,脑海只是一片空 白。或许有那么两秒到三秒,我听到了什么一闪而过的声音,但是——现在什么也没有剩下。


“你没事吧,塔矢君!”


“亮哥,你没事吧!”


匆匆而来的两个人面上带着的是毫不掩饰的关切,而我虽然意识此刻应该感激,但精神却不由自主地被放空。好似局外人一般,我听到、看到、闻到、感到,甚至能微笑着同杨海和乐平攀谈。


“我没事,只是刚才撞到我的人,落下一把折扇,被人踩到就不好了。”我故作平静地同他们解释,执着拾得的扇子在他们面前晃过,“就是这把,虽然普通,但是弄坏了也是可惜。”


乐平看到是扇子,原本的激动劲就退了大半,从我手里接过打开,看到是空白的扇面就更添了几分嫌弃的神色,“呐呐,就这种扇子,不要说厂甸,那边路边摊上,十块钱就能买一把了,二十块就包题字了。”


“小屁孩懂什么。”站在后面的杨海又点上了一支烟,看向我的时候,神色有些复杂。


但我全部的注意力都留给了那把没有丝毫特征的普通折扇,根本无暇去忖度旁人的深意。我握紧了手里的折扇,感受着扇骨嵌入皮肤时轻微的刺痛。


我不知道我这样做的缘由,仅仅只是如动物般,遵循本能而已。


如果非要给这样莫名的行为寻求解释,或许是因为疼痛,才能让现在的我集中精神,不再去思考那一晃而过的模糊的身影。


转过两条街后,人群渐渐变得稀少。因为刚才的事,乐平没再一个人冲在前面,而是规规矩矩地同我并肩走着。我偶尔能从视线的余光中,瞥见乐平的侧脸。同他嘴里念叨着的五花八门的吃食和玩乐不同,他的视线里隐约透露出来的犹疑,我根本无从解读。


“我就在这里等着,乐平你送塔矢君上去吧。”


“就知道抽烟抽烟,也不怕得肺癌。”乐平冲着靠着电线杆,又点上新烟的杨海翻了个白眼。无奈地笑着的杨海朝我耸耸肩,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叫住了我们。我回过头,就看到杨海不知从哪又掏出了一包烟,“塔矢君,给你的。”


“还有打火机。”


“有时候心烦,就什么也别想,抽两根烟然后睡觉。第二天就什么事都没了。”


我苦笑着看着手上的烟和打火机,对杨海道了谢。一旁的乐平见我收下,也只能冷冷地哼了一声,扭头就跑到了二楼点上楼道的灯。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走着,盘旋的楼梯好似无尽的循环,其中的黑暗不断被点亮的灯所驱散。乐平一直没有说话,所以我也没有。我拿出钥匙打开大门的时候,他就站在我身后,来来回回地踱步。 


他在焦虑,从棋社看到那盘棋之后,一直在焦虑。


把钥匙向左转三圈半,能够听到锁芯转动的声音。门打开了,他主动向我道了别,快步冲下了半层楼。楼道里他上来时按亮的灯已经灭了,我望了一眼黑漆漆的楼道,打开半锁的门,把楼道灯打开。


然后我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乐平一边喘着气一边扶着楼梯,抬头望着我,大概有好几秒。


“sai一定是sai……但我在他的棋谱里看到过,这个人一定就是十多年前在网络出没过的围棋高手sai!”


乐平说这些话的时候,看向我的眼里混杂着矛盾、犹豫和期望。我大概能知道他的犹豫,但他又在期望什么呢?我又有什么值得他期望呢?


“虽然不知道杨海大叔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你,但我看到过他搜集的sai的棋谱。每一局,都有好好的研究过,而塔矢君你,我也在那些棋谱中看到过。”


“你一定认识sai吧,而那个少年一定和sai有关系!”


但我却对sai,一无所知。


“抱歉,我根本不记得自己在网络上下过棋。或许只是刚好棋路相似而已。”


楼道里的灯再一次灭了,站在我前方不远处的乐平仍旧小声地喘着气。楼道的玻璃窗半开着,从带着灰雾的玻璃望出去,能看到稀疏的星斗和被云雾半遮半掩的月亮。


我握紧了手里的折扇,忽然想到少年用稚嫩的捉子手法在棋盘的天元落下的黑子。


“曾经有个人和我说过,天元就好像宇宙的中心,所有的星星都会围绕着这个中心旋转。乐平你既然身处围棋的十九路天地中,那么就永远无法摆脱这个世界的向心力。你所说的sai也好,或是那个少年也好,只要你坚持,总有一天,一定一定,会见到的。”


“说的也是呢,亮哥你说的对。只要坚持下去,一定一定会见到的。”黑暗中,乐平透着傻气的笑声渐渐远了,然后在更遥远的地方传来了杨海忍无可忍的怒吼声……


我低下头,就着昏暗的光线瞧着手中的折扇。即使看不到我也能清晰地回忆起那把扇子毫无特色的形貌——换而言之,就是普通。


但我却意外地在意,不仅是折扇还有他的主人。


无解的问题一桩桩一件件,越积越多。多到一定程度之后,我已经能坦然面的自己的无知。


不管是我记忆深处那个寻而不得的人也好,知而不言的人也好,晦涩难懂的提醒也好……


只要我不放弃,总有一天会找到的吧。


我所寻求的真相。


门开到一半最终又被我关上,不知为何,我忽然失了应有的睡意。我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折扇,忽然有了决定。


而这个决定,在我在那条街道看到某个正弯着腰到处张望的少年时,忽然有了目的的指向。


“你是在找这把扇子吗?”



TBC

评论
热度 ( 14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