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授翻\麦花】渗透的怪癖短篇集*第三篇(Risk)

NO.3RISK(冒险)

译者注:由于后半被和谐,只放前半截。成人向预警。后面的内容可以戳后附链接。

作者注:对于迈克罗夫特而言,政治就是一切(BARE的续集,但依然单独成篇)。

迈克罗夫特并不嫉妒约翰和夏洛克之间的关系。恰恰相反,他比两位当事人更早的意识到他们对于彼此的重要性,并且热衷于精心搭建他们的友谊。

他当然不是在测试约翰,当然不,仅仅是从他脑海里冒出测试这个想法就让他惊愕不已。迈克罗夫特不会要求约翰为夏洛克做他已经做了的那些事,他不会要求他罔顾自身,以身犯险,不断挑战他理智的极限。虽然事实是他们见面的第一天,已对真相心照不宣。

因此,他不得不怀疑邀请约翰陪伴他参加一个鸡尾酒派对是不是一个极其糟糕的主意。迈克罗夫特唯一肯定的是,完美贴合约翰·华生的这套高级定制灰色西装,绝对有其它更有趣的用途。他观察约翰的站姿来分散(或者说折磨)自己,恰到好处的修饰,让他看起来更加完美,虽然迈克罗夫特的脸上不曾透露出丝毫他深埋地底的潜在的想法。

他们初次见面的那晚,迈克罗夫特曾嘲笑约翰的勇气是一种愚蠢,他这么说有部分想要惹恼他的意思,但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确实这么认为。但在那接下来的几年里,他的论断一点点被打破蚕食,直到他不得不修正他先前的观点。约翰保留着他从军时注重效率的作风,迈克罗夫特很容易从他答应陪他出席那个荒谬的派对甚至顺从他的坚持买西装,这些事上看出来。约翰拒绝他提出的监视夏洛克的交易至今还让他印象深刻,而现在,作为他的病人,他不由地从心底萌发出对约翰的赞赏,这也是为什么他选择默默地在远处照看他的原因。

但是约翰,尽管他表现得很顺从,不过他可不是什么人的玩具或是愚蠢的宠物狗。这个事实提醒迈克罗夫特,这是约翰自己的主张——把他的手落在迈克罗夫特的背上,用从没有活人被允许使用的昵称来称呼他。

【接下来被和谐部分】
03.risk(sy)
03.risk(allwatson论坛)

TBC

评论
热度 ( 19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