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探鹰\授翻】MR.SMITH WILL MEET YOU NOW(第五章·下)

【2016.8.26更新】第五章·下

这比听到操你妈来得还要糟。Clint在摩托车上晃荡着腿,一只眼留意调整后视镜的角度。他不想去思考为什么Phil会告诉美国队长,他的工作,他的爱好,他的……该死的是他甚至感觉不到丝毫的惊讶。说老实话,他从没有想象过Phil真的会碰到美国队长,但如果他遇到了,那么他绝不会对他的童年英雄搞什么神秘主义的。

 

即使Phil在他面前会。

 

“听着——我们能私底下谈谈吗?这不会浪费你多少时间……”美国队长的眼睛在Clint身上打着转,“但这事很重要。”

 

Clint拖延的时间越长,这邀请就越听起来像是某种满是等待着他的神盾局特工的审讯会。但至少在非执勤时间里,Clint不愿意听从Rogers的命令(即使他在执勤,对警察来说也都是徒劳)。

 

一想到美国队长命令他,而Phil反之的事实就令他咬牙切齿:“我没有时间,你可以向我的私人助理确认我的时间表。”他发动摩托车转身离开,但美国队长轻而易举地抓住了飞驰出去的车然后把它拉了回来。想象一下车子在半空中挂着,引擎还隆隆运作的场景,耶稣基督!

 

“你是在耍我玩吗?”Clint关掉引擎,恼火地抬起头瞪着美国队长(这家伙该死的高)。“你凭什么觉得……不,等等,你可是美国队长,你可以做你他妈的想做的任何事——”

 

“我知道你不必为我浪费私人时间,”这家伙甚至都没流露出一丝疲惫,“但我认为你至少该为Coulson听我把话说完。”

 

尴尬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僵持了好一阵,没有人愿意先一步低头。但即使Clint再怎么恨自己,也不能否认和忘记一个事实——他欠Phil。

 

“好吧。”他一把拽下他的头盔,然后把它挂在车把手上,“三十分钟我就走,明白?不能更多了。”

 

美国队长看起来松了一口气,略微垂着头走在他后边,“我们可以在那边喝点咖啡。”

 

很好。

 

Clint默许自己长时间地把目光投注于美国队长所选的饮料上。

 

“星冰乐?”

 

美队,不Steve,耸着肩坚持道:“我乐于尝试新事物。”

 

没开玩笑。Clint点了黑咖啡,不加牛奶那种,本来是让自己在男子汉气概上不输美国队长,但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但他还是勉强咽了下去,至少它能够让他在曼哈顿街头和机器人纠缠了好几个钟头之后还能保持头脑清醒。他身体微微向前倾了一点,脚不小心踢到了Rogers靠在摇摇晃晃、满是灰尘覆盖的桌子边的盾牌。盾牌倒下,在空旷的咖啡馆里留下漫长的,如同掷出的硬币落地时发出的声响。

 

他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呢?

 

他静默地等待着Rogers发话,但不多久就忍不住脱口而出,“听着,我不知道四十年代的第一次约会都干什么,不过现在的人们通常谈话。”

 

Rogers微微地笑了,他大概很习惯他的粉丝拿四十年代来开他的玩笑。

 

“你知道吗,你是我预料中Coulson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我的事他和你说的不多,我猜,嗯?”

 

“九头蛇事件发生之后才听他说起关于他自己的一些事。在那之前,关于他我们知道的少的可怜,斯塔克一直坚信他是神盾局开发的机器人。”

 

Clint哼了一声。

 

“我知道这种想法很荒谬。没有人会凭空出现,与人毫无牵连,所以发现他已经结婚了这件事真的让我们很吃惊。”找到最关键的拼图之后,他一切的行为都有了解释。他为什么不进到塔里或者Helicarrier,他为什么总是拒绝Tony给他安排的约会,这甚至解释了他为什么难以承担复仇者联络的任务。”

 

最后一句话触动了Clint,“他并不想要这份工作?”

 

Rogers抬了抬眉毛,“这件事对你是不是个惊喜?”

 

“放弃抵抗外星人、怪物和红骷髅的机会?Phil?绝不可能!”那个名字几乎是脱口而出,美国队长扬了扬眉毛,看着Clint冷笑,“Phil一直是你的粉丝。”

 

美国队长看起来有点吃惊,一刹那得意洋洋的情绪填满了Clint的内心——瞧,我一样了解Phil,这可和那些流于表面的了解不一样——然后他只觉得自己像个蠢货。谁在乎Clint他妈的是不是知道一些愚蠢的事实,Phil甚至没告诉他他见到了美国队长。

 

Rogers继续道:“不,他不想要这份工作。他要求Fury让Hill特工(这个人你没有见过),来顶替他的工作。当然,没人接受这个提议。Coulson是复仇者们行动的背后主脑。如果没有他在奇塔瑞人进攻时所做的一切,我们的队伍不可能被组织起来。必须是他,Coulson,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他。”

 

他啜饮了一口他那杯星冰乐,“我想他一样明白那一点。把这支队伍组建起来已经很难,要维持它运作更是难上加难。找出如何让复仇者和神盾,美国政府乃至于美国配合,我们通过什么途径完成我们的工作,甚至包括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我不认为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回答这些问题。Coulson对复仇者联盟应该成为怎样的存在有他的愿景,我们需要他在,为了那个愿景终将实现的那天。”

 

当然,这正是Phil会做的事。美国需要你,履行作为一个公民的责任……所有这一类废话贴满了四十年代的战争债券和招聘海报——到这对Clint没用,但却正中菲利普•J•Coulson的下怀。他可是伴着美国队长的故事长大的。

 

“他最后同意了,但有条件。Fury希望他住在斯塔克大楼,一方面监视我们,一方面陪伴队伍进行所有的任务,但Coulson推翻了以上要求。他同意继续执行任务,但必须通过卫星通信远程进行,他坚持要待在纽约。”

 

“我们一开始只是以为他想把自己的私生活和职业区分开。制造这种区别的重要性——我不曾认为自己理解过。正是这种工作模式才保证了那种生活得以实现。”

 

尤其是Steve•Rogers。Clint打量了这张熟悉的脸,斗篷,盾牌。他无法想象这个人出去约会,购物或者看电影。这让Clint想起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子啊学校外面遇到老师的经历——客观上他明白即使是老师也必须购买食物,也可能会去图书馆,但是在杂货店里遇到老师总能把他吓个半死。

 

“嗯,这对警察来说也是一样。”的确——很难和与工作无关的朋友一起去泡吧。所有人都会觉得你们在利用他们打探什么消息,“不仅仅是复仇者。”

 

Rogers点点头,“当然,因为你们不戴面具。”

 

“我们不允许这么做。”这忽然提醒了Clint坐在他面前的家伙是一个复仇者。Clint的同事一定会惊得掉裤子的,如果他们发现和Clint喝咖啡聊天的这家伙的真正身份。但美国队长的反应看起来……像是紧张。

 

“我知道……有些不那么欢迎的观点,在警察之间流传,关于复仇者。”他似乎很为难,一个劲地盯着他的杯子不敢看Clint,“还有神盾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夹在你和Phil之间的难题。”

 

也许曾经是。Clint现在突然不那么肯定了。但是问题,真正的问题,绝不是神盾局——虽然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神盾局上听起来是个好方法。Clint可以轻而易举地责难美国队长,看他在他面前局促不安,这很容易。但对Phil……他做不到。面对Phil对他来说从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在那之前我们之间就有问题。”Clint尽可能地让自己听起来毫不在意。闻言,Rogers的肩膀垮了一截。

 

“我明白了。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不想让神盾局牵扯进来的原因。”他低着头,盯着握在手中的咖啡杯,好像那样就能看到杯底似的,“只有少数人知情——说实话,Coulson并不知道我现在正和你在一起。因为他可能不会愿意我们和你见面,他之前要求过,要我们给你空间。”

 

很好。Clint想象着其他人过来的场景——钢铁侠或许会在周末的烧烤会上从天而降?黑寡妇……或许在自助洗衣店假装和他搭讪?

 

“所以我很抱歉,侵犯了他和你的隐私。我以为……好吧,我想我真的不知道我究竟打算告诉你什么。”他挠着头,看起来有点羞怯,“或许只是……我想他可能认为他必须做出取舍。但我不认为他必须这么做。”

 

Clint很明显地察觉到自己被跟踪了。他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除了列车上那个穿着紧身衣从他上车开始直到到达预定的酒店下车为止,背出了整篇独立宣言的男人。或许只是个喜欢穿紧身衣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但是谁知道呢,在经历过之后。在过去六个月里,纽约到处都是超级恶棍,他们看管的怪物比看管的强盗还要多。他们和那些机器人杀手有该死的协议,看在上帝的份上。

 

过去的几周里已经堆积了许多事件的报告。Clint扫视着大量的文件,最终他的目光停在某处——这份文件指出,某些超级英雄研究专家认为(这种职业居然真的存在?!),当超级英雄,比如复仇者,把大多数县以及全国的普通犯罪率降到了50%,但特殊事件的发生率却在飙升。

 

他们本应让事情变得更好,一些专家表示,他们在镜头前打着手势,但看看他们从黑暗里带来了什么?

 

没有人出现在他的公寓里。被神盾局释放之后的周末,他一直待在预定的酒店里,寻找着新的落脚地。尽管Coulson已经搬到了神盾局的总部,但一想到他要独处于神盾局可能的保护性监控之下,他就会察觉到自己的无能,每时每秒。这种丑陋的想法总是让他陷入自我的思想斗争。所以他逃开了。他的新住处更便宜,不在最好的地段,但是有些东西宽慰了他。肮脏、充满灰尘的新住处让他想起自己和Phil的过去,但那不一样,至少这里所有的丑陋都开诚布公,毫无隐瞒。

 

Clint回到他的卧室。即使他在这里住了六个月,这看起来还像个酒店,杀菌床单和奇怪的气味。他没有从他们的住处拿任何东西,一部分原因是对隐藏摄像机的避讳,一部分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是个成年人,该死的,他可以自己买属于自己的亚麻布。

 

他用力地蹬掉鞋子。皮靴被甩到了墙面上,最后落回了地面。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他看到他的弓。这该死的弓正赤裸裸地躺在他的桌面上,还有他的箭。因为Phil根本不懂得什么拉弓和射箭,即使他真正的身份是个秘密特工——弓和枪可不一样。

 

弓箭上的便利贴吸引了Clint的视线,他发现那是一张贴士。它们曾经无处不在。在Clint第三次他清洗卫生间任务的时候,他在马桶盖子上发现了便利贴。这一次Phil工整的留言比以前短(他惊讶地半张着嘴,脏话差点脱口而出。但Clint还是花了五分钟缓慢地读完了它。)

 

“以防不时之需。”

 

Clint久久地盯着这张便条。他忍不住想,如果他生活是一场戏,那么这张便条应该有更深的含义,比如只有他和Phil才懂的玩笑。他轻柔而浅淡地笑了起来,回忆起那些旧日的美好。之后,他们会在一座桥上重聚,疯狂地互相索取。他们会重新交换誓言,然后去夏威夷度蜜月,因为第一次婚姻的时候他们哪也没有去。他们会在捡起他们曾经错误地舍弃的所有东西。

 

(他和Phil,他们无法回到过去。并且Clint也不愿意回到过去,因为那意味着Phil不会告诉他一丁点真相,而他将永远生活在满是谎言的黑夜。)

 

或许,人们会说这不代表什么。但是,Clint无法相信他居然会把他的弓忘在他们的屋子——他存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钱,才在他们结婚的前一年买下了它。它是为数不多的全然属于Clint的东西。或许,这是为什么他偏偏把这件东西带给他——作为他们之间关系的结束,斩断过去一切的分手信,最后一箱命名为你的前任的东西。

 

但Clint知道(至少,他这么希望着),Phil不会那种会做这种事的人。从他们相遇开始,Phil叫他去他那间小办公室的方式就是持续不断地calling他,他一直是做大事的人。所以,这或许是Phil式的改进双方关系的尝试。

 

那晚,他任由自己陷进他在一元店买来的有着奇怪气味的床单里,开始思考他是不是也应该更努力去尝试。

 

“该死的Phil。”他自言自语。

 
 
 
 第五章·下 完

Ps:最近工作比较忙。这篇翻译到第四章的时候,本想等第六章出来一鼓作气的。然而,作者一直都停在这里没有接下去写。所以……到这里,是目前为止所有的章节了。请GN们有空去A03催更~~~

评论 ( 7 )
热度 ( 25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