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授翻\麦花】渗透的怪癖短篇集*第五篇Transparent(透明)

NO.5 Transparent(透明)

By exbex

分级:PG13

 

******

简介:两段迈克罗夫特没有预见到的对话。

******

长久以来,迈克罗夫特渐渐开始习惯于享受他高质量的睡眠,和醒来时能够看到的赤裸的约翰·华生。

 

安置在两边的床头灯的投照出的光亮,刚巧能够照亮他们俩。

 
 

他不再执着于收紧他腹部肌肉的那些荒谬而可笑的想法。这到底是因为他终于在和“不断横向发展的腰身”的持续不断的战斗中占得了上风,还是仅仅因为他们两个人现今所处的关系阶段,他并不确定。他很难接受约翰对他产生了特殊的影响这件事,他的固执,一如既往地让他一次又一次否定这个这个结论。

 
 

那些纷乱杂呈的念头在约翰正在远离他这个事实面前,全都溃不成军。迈克罗夫特皱起了眉头,额头上露出了深深地沟纹。

 
 

约翰迅速地开始补救:“我注意到了,你知道的。”

 
 

迈克罗夫特并不需要把话挑明,就好像,他不需要他的大脑来提醒他,那些语言曾让他痛苦。他希望约翰能够自己注意到,并且赞同他的想法。但他的大脑总是刺激着他去做那些无谓的事。

 

“哦?”迈克罗夫特说,然后他瞬间觉得自己就像个白痴,他甚至想要越过约翰去关掉那盏可恶的台灯。

 
 

“我很享受,”约翰回答道。迈克罗夫特从没有如此感激约翰仍同他过去一般直言不讳。“并且,我会一直享受它,只要它……不会成为我们俩之间的阻碍。”约翰停顿了一下,他转动的眼珠告诉迈克罗夫特,他正在寻找合适的词汇。“你这个甜蜜的混蛋!”他有些尴尬地,完成了他的句子。

 
 

“我会确保我们之间没有入侵者,”迈克罗夫特回答道,他把这段对话存入了他大脑的硬盘里,以确保未来他能随时查看它,但他随即就被自己脑海里那个小小的但却坚定不移的华生扰乱了思绪。

 
 

*********

 
 

就常人的眼光而言,夏洛克·福尔摩斯比约翰华生,更适合站在第欧根尼俱乐部。但迈克罗夫特却觉得与其说夏洛克和约翰在第欧根尼俱乐部,倒不如说他们是迈克罗夫特生活的一部分。前者永远和他针锋相对,无论他们两人之间是何等的相似,无论他花费多少时间只为他创造一个合适的生存空间。而后者,就像潮汐改变海岸线一样。他改变了迈克罗夫特的生活。

 
 

无论如何,夏洛克占据着迈克罗夫特宫殿中最正中的屋子,他的言语可以轻易扰乱迈克罗夫特错综复杂的思绪。

 
 

“那么多年以来,你一直活着,”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瓶四十年的格兰菲迪(译者注:直译是鹿之谷,1886年威廉·格兰在苏格兰高地斯佩塞创立的一个威士忌品牌)。他转了转眼珠,“不,这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你只需要接受它。”

 
 

“你误解我的意思了,夏洛克,”迈克罗夫特在回答他的同时,接过了那个瓶子。“我是单纯地奇怪,你居然记住了。”他缓缓对上了他年幼的兄弟的视线,“我们通常不这样做。”

 

“我们并没有”夏洛克回答道,但有些事在过去的两年里已经逐渐变得清晰。

 
 

迈克罗夫特即使不用问也知道夏洛克的意思,他知道他在追踪莫里亚蒂余党的那些年月里得出了他的结论,他也知道他和雷斯垂德之间最近的关系发展(坦白说,应该是一段逾期的关系。)但他正处于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时点,这让他承认他需要听一听夏洛克的话。

 
 

“比如?”

 
 

很罕见地夏洛克并没有使用他那些攻击的词汇,但这反而让他格外警惕。“比如约翰,任何人都能看出来你对他的意思。”

 
 

迈克罗夫特静默,夏洛克犹豫了一下说道,“莫里亚蒂实际上并不如他自己所想的狡猾。应该会有第四个遇害者。”夏洛克没有等他回答,只是把手抄进大衣口袋里,准备转身离开。“今天不要工作到很晚,”他的话掠过肩头传来,“约翰没有忘记。”

 
 

迈克罗夫特瞬间很想咒骂夏洛克的演绎技巧。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屈辱——像个愚蠢的青少年一样花上一整天的时间等待一通电话来确信约翰没有忘记这个日子。

 
 
 

05. Transparent(透明)完

评论
热度 ( 16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