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黑篮黄黑】惯性定律(原著衍生)第7章

第七章·料理


推开窗户让久未使用的房间里流进新鲜的空气,黑子站在窗前低下头看了那副淡蓝色的护腕好一阵子,才把护腕和卡片一齐放进了书桌的抽屉中。没有开灯的房间因为太阳的落山越加昏暗了,开着的窗户外却忽然透进一束暗淡的灯光。黑子朝外看了看,才发现是街旁的路灯亮了,映着爬满墙壁的蔷薇,蓦地就有了白天没有的,清冷的味道。


虽然他是习惯了别人以一种惊吓的表情面对自己的,虽然常年累月地演习早已形成了淡然的习惯……

但是啊,猛地呼吸一口带着尘土和傍晚微醺暖意的空气,青年睁开淡蓝色的眼里,映着墙外的灯光,隐隐有些复杂。


“即使做不到的话,也不能放弃。因为如果现在放弃了的话,未来就什么也不会有了。”眸子微弯,青年在黑暗中勾起了唇角。


真是太好了呢……


不论是选择了诚凛,还是当年加入的帝光。


毕竟,那也不是有如牛鬼蛇神般可怕的存在呢。


在那里自己邂逅了青峰君,他重新给予了自己对篮球的执着;在那里遇到了赤司,他给绝望中的自己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在那里自己遇到了同样喜欢篮球的黄濑、绿间、桃井,还有即使不那么喜欢篮球也打得很好的紫原。


即使有所谓的痛苦的过去,但也都已经过去了,成为了可以笑着在茶余饭后谈起的话题。似乎经过分别和岁月,大家都在变化和成长,不论是自己还是大家。他们不再是过去的自我,但仍是朋友。


黑子微微笑了笑,脑海里却忽然闪过不管是什么时候看到他都恨不得化身二号扑过来的黄濑。


只有那个人,经过了那么多的时光与变迁,还是同最初一样。


回过头扫过昏暗中模糊了样子的书桌和仍旧伫立在房间一角的书架。他默默地想,还是不要让黄濑君等得太久了吧,毕竟已经到了晚餐的时间,即使煮水煮蛋很简单,也还是需要时间。


不过,等到黑子下楼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原本窝在沙发上的那一只大型犬类生物。但也没有特别的意外,毕竟对于二号来说,也不太喜欢一直呆在自己的背包里面,喜欢到处乱跑。


想到平日里总喜欢安静地绕着自己腿跑圈的二号被带去了伊豆,黑子不由地就有那么丁点地怀念。


“连二号最喜欢的食盆都没有带去,不知道二号会不会水土不服啊。”看到墙角干干净净摆着的两个骨头型的食盆,黑子忽然想给父母打个电话。但一想到只是为了听一下二号的声音这种理由,说出来是一定会被母亲埋怨的吧。


不过,除此之外也想不到要和母亲说些什么。关心或者思念的话语,那些在国文课上学了太多,反而难以说出口来。其实……能把心底真实的情感直接说出来的人,真的是很有勇气呢。因为有的时候,有些东西,心里想着其实是很简单的,但一旦要宣之于口了,就会忽然地失去了诉说的勇气。


这么说来的话……回过头看向了传来不知名电器鸣响声的厨房,黑子轻轻拉开移门。其实,黄濑君也是一个勇敢的人呢。


看向围着母亲粉红色围裙的青年的背影,黑子眯了眯眼,却在下一秒看到那个应该专心致做着手上工作的人回过了头来,口罩挡住了大半张脸之后,金发间褐色的眼眸,一瞬间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小黑子,你怎么来啦。”话虽然是问句,倒没有问的意思,把手中拿着的小钢盆放回了盛着冰块和水的盆里,然后调慢了打蛋器的功率,露出一个没有看全却也灿烂至极的笑容,“话说,刚才在楼下叫了你结果没有回应,所以擅自用了厨房,真是不好意思啊。”伸出还拿着打蛋器的手,那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黑子还来不及提醒,下一秒两个人的头发就都遭到了奶油攻击。


“哈哈,小黑子你的脸上都白了耶!”终于记得把打蛋器关了的黄濑,只是看了面无表情的奶油黑子一眼,就捂着肚子笑了起来,“要是小紫原在的话,估计会为了不浪费粮食来舔干净的吧!”


“黄濑君不要笑了,这一点也不好笑,而且你的黄头发上几乎已经完全白了……”忍着笑,黑子看了一眼对面人黄白相间的头发和面颊,“黄濑君的厨艺果然还是比不上火神君啊。”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底却有个细微的声音有如猫抓:你的低存在感,对黄濑君完全不顶用啊……


“才没有,我会拿出料理证明我比小火神厉害的!”果然在下一秒听到了激烈地抗议声,然后是那个人握着拳头信誓旦旦的模样,完全没去理会头发,只是埋下头,谨慎地打开了打蛋器,继续打发刚盆里的鲜奶油。


打开了厨房灯回到那个人的身边,黑子只觉得那个人沉静的眼眸,意外地认真——就好像那年Winter Cup上海常和诚凛的那场比赛时那样,但又似乎有什么不同。


果然没有在篮球场上,自己是看不懂别人眼神的含义的……


“黄濑君需要我的帮忙吗?”回头看了眼静静躺在茶几上的小说,又看了一眼似乎是完成了奶油打发工作的黄濑,怕那个人没听清,他又重复了一遍,“所以说,黄濑君需要我的帮忙吗?”


转过头来,兴致勃勃地上下打量了一下黑子,黄濑放下手中的钢盆,走到黑子的身边自然而然地拉着那个人的手走到了冰箱前,熟门熟路地打开冰箱拿出了两个面包还得意地笑着说黑子家的格局完全没变真的是太方便了。然后就把面包塞到了一头雾水的黑子手里,嘱咐他把面包放进微波炉去加热一下。


黑子依言把东西放进去关上门设定好时间,就看到那个人正利落地切开一个柠檬然后把柠檬汁挤进了奶油中,还快速地加了几种不知是什么的调味料。


打蛋器和微波炉工作的声音充斥了整个厨房,略有些喧闹的声音在此刻却并不让人觉得反感。只是莫名地觉得原本空落落地心似乎找到了暂时安放的地点,可以放心地任神智游走他方……


黄油煎烤培根的香气渐渐溢满了整个厨房,小煮锅里煮的汤也有了沸腾的趋势。听到微波炉叮地叫了一声之后,黑子打开门刚想去拿面包,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边的黄濑拉住了手,“很烫的啦,小黑子,所以要带上手套。”


从微波炉上方拿出自家母亲常用的那副手套,仔仔细细地给黑子带上,还嘱咐黑子千万别动,回去把煎锅上的培根翻了个面才回来,“小黑子,可以拿了哟。”


整个简单的取面包的过程,就在黄濑凉太盯过医生和针筒的杀伤性视线照射下,安全完成。不过,就着黄濑那大张旗鼓的架势,就连黑子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好像完成了什么艰巨的任务。


其实,以前火神都是直接用手抓的……


但回过神时,那个人的眼睛,却让黑子只是动了动嘴唇,把话咽回了心底。由着黄濑抓着自己的手拿刀把面包从中间打开一个小口,然后塞进培根、莳萝再挤上奶油。关掉炉灶上的汤,一切就大功告成。


不得不说,不管是什么只要他用上了心,都能做得很好。


看着对面一脸堆笑问自己味道到底好不好的某人,黑子微微笑了起来,指了指面包:“其实柠檬和奶油混在一起配上胡椒的口感还是挺清新的。”


“这么说,小黑子是觉得好吃啦!”定定看着黑子说完的黄濑笑了起来,“简直,太好了……我都要爱上料理了……”


一瞬间,黑子的眼前只闪过夕阳映照下,少年灿烂地笑着对他说:“怎么办,我好像爱上篮球了……”


“嗯。”黑子点了点头,低头的瞬间掩住了某种几乎要呼之欲出的情感,“那样很好啊。”


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是的,那样很好。


不论是人,还是料理,抑或是此刻的心情。




第七章 完


评论
热度 ( 20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