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黑篮黄黑】惯性定律(原著衍生)第9章

第九章·心结
 
因为黄濑还在病中的缘故,所以这一天的拍摄结束得很早,只不过三点出头的光景,黄濑就被清水小姐拖到了后台卸了妆,换回了来时的行头,然后又揪着耳朵拖回到了正坐在摄影师身边对着屏幕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的黑子面前。
 
“嗷嗷嗷……清水小姐能不能麻烦你下次下手的时候稍微顾及一下你女性的身份啊,比笠松踹得还疼,你这真的是不能有啊……我可是为了你的将来着想!真的!”


捂着总算脱离魔爪的耳朵,黄濑站到了清水够不着的安全地带站着开始碎碎念,但这碎碎念也不曾持续很久。只是那么一两秒的时间,只到他发现了摄影师身旁的黑子的那一刻,他便陡然安静了下来,一直在说话的嘴仍旧微微张着,浅褐色的眼眸在那个淡蓝色的身影上停留了不消片刻,便又回到了清水的身上。


 
“清水小姐,对不起。”语焉不详的,却不知道是在为哪一件事道歉。清水看着前面穿着白衬衫和休闲裤,几乎同初遇时没什么两样的大男孩,神色复杂地偏过了头,在摄影师身边坐着的黑子觉察到了旁人的注目,水蓝色的眼眸茫然了一下,然后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便站起身,冲她有礼地点了点头,“是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吗?”
 


“恩,因为考虑到黄濑君还在感冒的缘故,所以今天的进度减少了一些,提前放他回去休息。”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清水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冲黄濑那边走了一步,却发现黄濑早就凭借他极佳的反射神经再一次跳到了攻击范围之外。对于自己这个天赋异禀,行为处事却始终停留在十六七岁毛头小子水平的艺人,她有些无可奈何地扶着额头,简直想要叹气。
 


可她终究没有,只是转过头,几步走到了黑子的面前,刻意压低了声音凑到了黑子的耳边,说着毫无必要掩饰的话语,“之前听黑子君说过盐水是要挂三天吧,所以我送你们去医院吧,省得你们搭电车了。”视线的余光看到那个一头金发的青年竖起耳朵简直好奇到不行的样子,清水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拍了拍黑子的肩膀,“其实是我麻烦了你一整天,这么一个报答的机会从天而降,你就不要拒绝我了吧。”眨着眼冲黑子笑了笑,黑子果不其然便点头表示同意,待到实在好奇的不行的黄濑终于鼓起勇气靠近的时候,清水就只丢下一句“门口等我开车过来”所有的一切就都成了定局。
 
“小黑子,小黑子。”果然清水小姐一走,黄濑便瞬间晃到了黑子的身旁,他伸着手想要像之前工作那般揽住黑子的肩头,却被黑子一个轻巧地转身躲了过去,有些失落地看着僵在半空中的手,最终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刚好拂过黑子已经有些过长了的刘海,“小黑子的刘海已经很久没有剪了吧,都长得快挡住视线了呢。”
 
“恩”黑子闻言伸手捋了捋已经快遮住眼睛的刘海,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似乎从进了大学之后,自己就没有去剪过头发,明明有好几次路过理发店却没有一次想到要去把这些碍事的发丝剪去。
 
甚至自己的父母也不是没有提过,想到上个星期回家时父亲在闲聊时也曾提及的话题,他微微怔忪了一下,最终还是用电视上的球赛巧妙地转移了父亲的话题。在这之后,他也曾想了一阵子,当然这一阵子也不会很久,只是那么几分钟的光景,可是眼前却莫名地闪过帝光时、诚凛时那些挥汗如雨、不停奔跑的岁月。
 
可那同这碍事的刘海又有什么关系呢?
 
黑子没有想通,却也没再在这些小事上纠结,伸手穿过刘海随意往后一撩,柔软的发丝却最终还是落回了原先的位置,有几根还扎进了脆弱的眼瞳,细小的却不容忽视的疼痛忽然让他想到一个一直都没有正视过的事实。
 
——篮球正在逐渐远离他生命的轨迹,而他,黑子哲也也再不是曾经那个和同伴们一起为了篮球而不惜付出一切的天真少年了……
 
或许,他仍旧是黑子哲也。但只是,不再打篮球,也不再需要去刻意地锻炼观察人类的技巧,也不再有着非打败不可的目标了。
 
一切的心结都被解开,一切的目标都最终达成之后,所谓成功的喜悦只不过是短如须叟电光的事物,而冗长和无可逃避的空虚与漫无目的,才是他最终身处的境地。
 
可他还在逃避着什么呢?拂过刘海的时候,黑子又问了自己一遍,却仍旧听不到除了问话之外的任何声响。
 
“黄濑君还在打篮球吧?”停留在他肩头的视线似乎一滞,下一秒他就感到自己的肩头一热,一双带着他人体温的手稳稳地握住了他的肩膀,然后就是略带担忧和急切的语声匆匆而至,“小黑子,你在忧心些什么?”
 
黑子抬起头,便撞入一片浅褐色温柔如傍晚夕阳一般的海洋,他有些茫然于对面那个人眉间与唇角毫不掩饰的忧虑,却在下一秒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拂过那个人的眉梢,清清淡淡的语气似乎与往日没有丝毫的不同,却仍旧不同了,“黄濑君皱眉的样子还真是少见。”
 
无可奈何地舒展了眉目,黄濑没有在意黑子的答非所问,却只是又郑重地问了一遍,“小黑子,你在忧心些什么呢?”


“在忧心些什么呢?”黑子喃喃地重复了一遍黄濑的问话,视线从眼前的黄濑转过他身后撤了一半的布景最后落在了工作室的出口,“清水小姐该是要等急了,我们可不能让他久等。”
 
“好吧。”有些无奈地又看了一眼似乎仍有些奇怪的黑子,黄濑一边转身,一边道:“那我们先去找清水那只母老虎,其他的事情就到时候再说。还有……”话说到此的时候,黄濑似乎犹疑了一下,回过头,又看了一眼看起来已经毫无异常的黑子,“如果你不愿意同我说的话,我也并没有什么勉强的意思。”
 
对着那双带着担忧、犹豫和一丝难掩的失落的眼眸,黑子愣了一下,回味了一下黄濑的话才发觉他大概是误会了什么,冲着前人摇摇头,“并不是不愿意说”跟着黄濑的脚步,向前走了几步,他才勉强斟酌好了话语,有些犹疑却坚定地对上了那个人眼眸,“只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黄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沉默地走到了出口,倚着一辆红色拉风跑车的清水小姐冲他们招了招手,两个人就上了车,一路开到医院的路上都是有些凝重的沉默,这样的气氛黑子似乎无所察觉,黄濑却忍不住看着清水和身边的黑子,微微皱起了眉目。在进到急诊室之后,趁黑子拿着昨日开好的药去替他排队的时候,思索了一下,开了口,“清水小姐,你是不是……”
 
“凉太你觉得什么是现实?”清冷中带着点点无奈的语声响了起来,黄濑抬头,正看到平日里妆容精致严肃十分的清水此刻却难掩疲态。这样子的清水,比平日里那故作严肃的情态还要让他无法故作轻松。
 
远远望了一眼还在队伍中间的黑子,黄濑蓦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撑着脑袋,斜斜望向了清水,“现实这种东西,太深奥了,我怎么会弄得懂?”
 
“你别又给我插科打诨,其实你知道的很,但每次我和你说的时候,你总是避而不谈。你在怕什么呢?平日里没心没肺的黄濑凉太一和我谈论到这个话题,就变了个人似的,你以为我真的猜不到这个原因吗?”
 
“清水小姐……”黄濑有些无奈地勾起嘴角,似嘲似讽般笑了起来,“魔术什么的之所以神奇是因为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奥妙,但是一旦手法被揭穿之后,原本的神奇慨叹,也就不复存在了啊。”
 
“话虽如此,但是……你该知道,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路,不可能永远走在一起的,这个道理你懂吗?而且,”清水低着头,目光落在交错的十指之间,神色不明,“我不知道他对于你而言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或许曾经你们是队友是敌人是同学,而现在你们都已经成长了,逐渐会走上不同的人生轨道,他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发生着你不知道的变化,或许,你太过自以为是地定下了你对于他而言的意义。”
 
“还以为你会说些新奇一些的话来劝劝我呢,清水小姐。”黄濑听到她这么说却忽然俏皮地冲她眨了眨眼,然后就把视线远远地落在人群中隐约可以察觉的蓝色头顶上,“我对于他而言的意义,大概从来只是不太熟悉的同学而已吧,若是乐观一点可能会是曾经的队友。对于这一点,我从未自以为是,只不过,与你所想相反的是,他于我而言……大约是……我只是想能够尽可能地远远看他一眼或是同他说上几句话,那样子,大概就很好了吧。”
 
“你……”想伸出手去指着黄濑的脑袋,看看他到底被什么无聊的言情剧侵占了头脑,可看到他平淡却隐隐透露出忧伤的神色,却又只能隐忍地收回了手,清水默默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地开了口,“他有他的生活,你也是。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浪费了这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天赋,你明白吗?”
 
黄濑没有答话,却点了点头,他明白,又如何能不明白?因为天赋他背负着那些没有天赋的人的期望,或是因为共同的愿景,比如篮球又或是因为利益的牵连……思量间,他听到输液台那边叫了黄濑凉太的名字,便冲着清水小姐点头走开了去。坐在输液台前的凳子上,却直到打好了针,黑子叫他才反应过来。
 
“原来输液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疼。”他讪讪地笑着,变扭地伸出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只是一时没有注意,就过去了,怎么样,小黑子我今天有够勇敢吧!”
 
黑子替他拿着盐水瓶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原本郁结的眉目却似乎舒展了许多,黄濑跟着他走近输液室的时候,清水没有跟过去,只是远远冲他们摆了摆手。坐在凳子上看着盐水一点一滴地落下,黑子安静地坐在他身边,也没有不耐烦只是安静地坐着,时而看看液体还剩多少,时而视线在输液室的众人身上游弋,时而落在放着有些幼稚的少儿节目的电视机上。
 
转过头看向了输液室门口亮着灯的挂牌,他才发现黑子带他来的竟然是儿童输液室。有些无奈地看着身边这个似乎全然不知,无辜至极的人,他忽然想到,那个人曾问他的一句话。
 
黄濑君,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不是别人期望下的黄濑而仅仅只是问黄濑凉太的心意。
 
大概是那个时候开始吧,他才猛然地发觉,之前那些从未思索过缘由的执意,以及那些刻意的靠近或是停留,都有了解释。
 
而且已然不仅仅是单纯的喜欢了,或许,那是……
 
黄濑闭上眼,默念着那个自己从未思及过的词眼,却并不觉得豁然开朗。甚至觉得连简单的笑都充斥了难以言说的苦涩或是隐秘的期望。
 
到底是人各有命,他和黑子都是这样。
 
走在一条曾交错过的路途上,而未来的某一个时刻,或许说是终有一天好了,总会渐行渐远。
 
 
 第九章 完

评论
热度 ( 20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