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黑篮黄黑】惯性定律(原著衍生)第12章

第十二章·伊始


短暂的周末在毫无知觉中便已成了过去,一转眼又到了一周当中最为黑暗的周一,虽然不情愿,但即使是拥有着绝佳武器——低存在感的黑子也不得不回到了学校,坐在熟悉的位置上,听讲台上国文老师开始新一轮激情洋溢的文学评述。


说是国文课,可是实际上上课的时候那个有些中年谢顶的山本老师却时常洋洋洒洒给课堂上的学生们科普着各种历史课上都没有涉及到的文豪秘辛。大约八卦是人类共性中具有最高普遍性的特征吧,每次山本老师一丛枯燥乏味的文学技巧分析转入文豪风流史或者豪门恩怨史时,不知道为什么,总给人一种从不知如何形容与理解的云端梦境,转入了某种现实的场景。


所以在看到同桌的千夜揉了揉眼睛,开始冒出女生八卦时特有的光彩的时候,黑子才忽然意识到课已经从理论阶段走入了现实主义,稍稍坐挺了身子,他有些疲惫地伸出手捏了捏眉心,只觉得连着眼角和太阳穴一整片的地方都是某种钝钝的酸痛感。


大概是因为昨晚实在睡得太晚的缘故吧,黑子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却又想到了黄濑。虽然自己已经帮他请了三天的病假,但是作为模特即使是生病,只要还站得起来就得继续工作。真是很辛苦的一种工作呢,不过也真的有一点意外,那就是黑子从未想到过黄濑竟能坚持这么久。从初二认识到现在大学一年级的话,已经是整整五年多的时光了。


不论是模特也好,还是篮球也好,抑或是……


在黑子的印象当中黄濑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在同一件事或地方停留太久的人。他和自己是不同的,从一见面的第一眼,黑子就隐隐意识到两个人的不同,而且这种不同并非后天而是某些更深层,本质上的不同。


无论自己愿不愿意承认,都好。黑子哲也和黄濑凉太两个人是截然不同的,这一桩摆在阳光下的事实,就算情感上没有去认同也好,理智上却早已在心底刻下了如此的认知。


讲台上的山本仍在滔滔不绝地讲述着某个文豪与某位佳人相知相许却最终没能在一起的凄美爱情故事,黑子恍恍惚惚地仍旧知道山本在讲些什么,笔也仍机械地在笔记本上画下了一条又一条波浪线。在神游间,他有些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走神,也知道自己现在正在上的是专业课,应该要好好地听课。


可理智虽然仍在,却大概随神游脱离了肉体,所以无法作为。他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无法遏制地想到昨天晚上两个人回到家,看着无聊肥皂剧聊天喝酒到最后,迷迷糊糊的时候,那双蕴着水汽的褐色眸子和那个人带着几分醉意的几句耳语。


“小黑子,我想我大概是……爱你吧……”


即使是现在,事过境迁之后再回想起黑暗里那个人的眼神和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语气,黑子都忍不住有些面红耳赤。甚至他开始不确定那到底是自己喝醉酒之后的臆想,还是真实地发生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真实存在过的事件。


但自己分明是没有喝醉的,他开始努力回想,想寻出些自己昨晚其实清醒的证据,但是思绪就像被人故意打乱了的拼图,无论他怎么回想,在眼前出现的只会是一双褐色的眼眸和那句似慨似叹的话语。


他皱起了眉头,只能从最一开始,他们开始喝酒的缘由开始回忆。


——那是在他们两个走回了家之后,两个人无所事事,所以坐在沙发上一起看一部连名字都未曾知晓的电视剧。两个人一边看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一直到后来电视剧里女主角和男主角在同学聚会上遇到了,许许多多不同工作不同打扮的人喝着酒,回想起毕业时候拖了几箱酒半夜溜到教室一起坐在地板上拼酒玩游戏的久远过去。


大约是电视剧的配乐比较煽情,又或者是那些青涩的学生含着泪一边咳嗽一边喝酒的样子触动了某些一直被埋藏的心绪。也不知道是黄濑还是自己,但多半是黄濑,对着电视机忽然有些感慨他们毕业的时候竟然也没想到要这么疯一下。


顺势聊着就说到了他们毕业时的活动。黑子在班里面一直是可有可无的人物,所以毕业活动被班里遗忘在他看来也是理所当然。不过篮球队的毕业活动他还是参加了,虽然只是简单的聚餐而已。那个时候的球队其实和高一入部的时候已然是不一样的了,队长不再是日向而变成了小金井,教练从丽子变成了学校指派的野岛老师,木吉也早因为伤势严重在那那年winter cup结束之后就去了美国手术治疗,火神因为赶着去美国的学校注册学籍,所以连毕业典礼也没能参加,更不用说球队聚餐……曾经熟悉的队友早已不再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新的却也是真心热爱着篮球的面孔。


这大概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他们曾经为了自己心爱的篮球付出过努力过也一起争取过,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他笑了起来,和黄濑说着话忽然想到很久很久以前桃井曾经问过她的问题,那个时候他有些残忍地对她撒了谎,但是现如今……


他却忽然觉得那样的谎言似乎也算不上是谎言了,只是所有的人都在成长都在变化,没有人会永远停留在原地。停留在一个篮球就等于整个世界的原地。人在成长中,难免地都会变得理智而世故,他也不能免俗地开始接受现实——接受终有一天会到来的离别和陌路。


接受他们总会渐行渐远的事实。


毕竟,他们是不同的。


就好像现在的黑子哲也已经可以一边同黄濑说着和和乐乐的球队聚餐,一边思考着难以避免的离别一般。他听到自己平淡如水的声音,仍旧是毫无起伏地说着聚餐上发生的事情。他说没有火神的参加,店主都没有像过去一样厉声要求他们下次不准再来,而是和颜悦色地送了他们一个水果拼盘。他也说了那天其实他们有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谁输了就得去买酒,不过三年级的人一个都没成功倒是一年级的某个新成员,因为染成社会人士颜色的头发,竟然成功买到了一瓶啤酒。不过到了最后他们也没有喝那瓶酒,一来是因为自助餐实在是吃得太饱,再来是因为只有一瓶酒似乎也没办法喝得尽兴。所以最后就成了游戏的奖品,最后似乎被存在感比自己都要薄弱的土田赢了回去,至于喝没喝,就不是黑子能知道的了。


电视到后来干脆就成了摆设,仍旧开着,黑子却全然不知道它在播放些什么内容了。他只记得黄濑略带着笑意的眼眸在灯光下闪着不知名的光芒,说着他们队里没了笠松之后他都很久没有被踹,说着毕业之后他们几个队友一起到以前合宿训练的地方,摸鱼野餐还有彻夜的聊天……


但是喝酒却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开始的,有些苦涩但也并非难以入口的液体,随着漫无目的地闲聊一下子就去了许多。一开始黑子还勉强记得他们在谈论白天还没说完的相田和清水之间的关系,再后来就有些模糊了……似乎说到了帝光还有一些曾经一度让他觉得难以释然的过去。


到最后,似醉非醉间,那个人的那句话……


黑子有些苦恼地揉了揉还有些扎手的头发,想要像平日里那样不管不顾,但又莫名地觉得那样似乎并不恰当。


晃神间,他似乎听到了某个熟悉的来自现实的声音穿破那重重的回忆来到了自己的耳边,他听到有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在说一句话,也完整地接收到那句话的构成,可就是没有理解那句话的意思。就好像整个脑袋生锈了一般,没有办法去破译那些外来的言语究竟包涵着怎样的意义。


但是那个小小的声音仍旧没有停,一遍一遍重复着,夹杂在黄濑低而轻柔的嗓音里莫名地有些突兀。黑子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努力地去听了一遍、两遍到第三遍的时候才蓦然明白过来那个说话的人是千夜,说得话是一个名字——山崎富荣。


然后他就听到山本老师隐隐有些怒意的声音在自己不远处响了起来,却也没有走到他跟前,大概是因为……他看了一眼山本中年发福的肚腩比拟了一下自己这排座位的间距,在确定山本只能侧着身走过来的时候,站起了身,不疾不徐地说出了千夜给的答案,并在坐下时冲千夜递去了一个感谢的笑意。


正在课桌前犹疑不决绕着圈子的山本,听到黑子的回答有些讶异地停下了步子,不过也没多问,只是继续开始讲解太宰治的传奇人生和他的五次自杀经历。讲台上的山本仍旧洋溢着激情,黑子经过这一次提问勉强集中了些精神开始做笔记,但没过多久便又因为手机的震动而走了神。


自从上一次黄濑发简讯过来自己没有及时收到之后,他便把手机设成了震动。不过这时候手机被放在了桌子下面的书包里,要拿出来也实在是引人注意,所幸离下课不是很久,而且对于黄濑……


黑子想了几秒,还是没有动手。而是转了一圈手上的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一句忽然冒出在脑海里的话语:“当我们看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回望着我们。”最后一个字写到一半,下课铃声却突然地响了,笔被惊得顿了一顿,黑子望向了那句尚未写完的话半晌,才补完了最后一个字。


刚合上笔记本却忽然发现原本坐在座位上的千夜正带着某种名为为难的神色,走到了自己的桌旁。她张了张嘴,分明想说些什么,却揪着衣袖来来回回兜着圈子没有说话,一直到她转到第三圈,黑子才忍不住打断了她那莫名的局促。


“请问你是找我有什么事吗?”想到刚才受人帮助还没道谢,他随即又补了上一句,“刚才的事,多谢你了。”


没想到这不说还好,一说,千夜直接红了脸,然后就是捣蒜一样地摇头,揪着袖子结巴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那个……”低着头指向了座位边上的那两大摞书,“我是班上的图书管理员,负责帮大家还书借书什么的,前几天有看到黑子君在看纪伯伦的诗选,所以就问问你需不需要我帮你还书,如果要的话,拿给我就好。”


“那个我还没有看完,所以多谢你,暂时还不用还……”看了一眼那分量明显不是一个女孩子能够一次搬完的,他想了想,又对千夜道:“那么多的书你一次搬不了,我和你一起去一趟图书馆吧,刚好我平时也会在图书馆那里帮忙整理图书。”


大概是没想到黑子会提出一起去还书,千夜的脸似乎更红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却忍不住偷偷瞄了几眼那个存在感极低,沉默寡言但是笑起来意外温柔的男人,走到桌边拿起一摞书,极力忽略掉脸上的灼烧感,转头对黑子道:“那就多谢你了,黑子君。”


“不用。”黑子拿起另一摞书,就匆匆随着千夜往图书馆赶去,倒是把之前简讯的事忘在了一边。


只是他过去没有预料,将来也从未意识到,就是这一件细如尘砾的小事,成了他所惧怕的改变的伊始。




第十二章 完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