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铁虫】地形学·第1章(普通人AU,年龄操作,具体设定内详)

设定说明:这个梗是去年10月在lo上接的原梗链接, 但这篇文和原梗并不完全一致,仍旧算是普通人AU,年龄操作,反向养成,绝对是铁虫不逆,请不要怀疑。为大铁虫添砖加瓦(劣质的)然后预警一下我咸鱼N年像沙雕一样的文笔,OOC预警。没问题的话,请看正文。求留言,求勾搭。


【地形学】

——题记

 

地形学从不偏袒,南与北一样近

 

站立入眠

 

穿过雨后街角的水洼,进入那倒转的世界

 

那里,白天沉眠,夜晚狂欢

 

天堂无人,地狱拥堵

 

而你爱我

 

唯有地形学从不偏袒,无论南北

 

皆是向你

 

 

第一章

 

彼得醒来的时候,墙上的时钟正指向九点。伴着欢快的鸟鸣声,布谷鸟从紧闭的木门中弹了出来,吓得冲进门来的内德把手上抱着的纸箱子全都掉在了地上。

 

“你们这实验室的装修风格我还真是看不懂。”在把地上的箱子捡起来的同时,内德又环顾了此刻又变得异常安静的实验室,“说真的,除了那个时钟不会再有什么东西突然窜出来了吧。”

 

彼得有些好笑地这两年来越发横向发展的好友,把散在桌上的培养皿全部清理到了另一张桌子上,走过去把箱子接过来放在了桌上。

 

用载玻片划开了封着盒子的胶带,彼得只看到一整箱子的模型碎片。如无意外,应该是他高中时和内德一起拼过的死星模型。

 

他挑起眉,朝着内德看过去,就看到内德皱起脸颇为委屈地开了口,“说真的,这是我跑遍了皇后区买到的最后一盒这系列的死星模型。为了拼好他我可是足足花了两个休息日和三个工作日的午休时间。”

 

“好了,言归正传。兄弟,平安夜快乐。”内德笑嘻嘻地从另外一个箱子里摸出了两个皱巴巴的苹果,塞了一个到彼得的手里,“当然也祝梅姨,永远快乐。”

 

摩挲着苹果上的纹路,彼得的视线落在内德像举着酒杯一样举着苹果的手上,然后他也伸出手去,两个苹果轻轻相碰。

“谢谢兄弟,平安夜快乐。”

 

他们沉默的吃完苹果之后,空气中凝滞着的寂静才算流动开去,内德兴致勃勃地说要挑战一整晚拼好死星模型,然后两人奋斗了将近一小时的成果,又在时钟响起的时候被内德·毫无畏惧本人打得稀烂。

 

“说真的,幸好我没成为超级英雄,不然有你这样的后援,分分钟地球就被超级反派毁灭了。”

 

“嘿,兄弟。你都工作一年多了。就不要再拿当年的事出来了好嘛?”内德翻了个白眼,然后把一堆死星模型的部件丢到了彼得的跟前,“再说了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超级反派,也没有超级英雄。”

 

的确,这个世界并不存在超级英雄或是超级反派。没有人会死在从天而降的宇宙飞船之下,也没有人会在一辆失去控制的客车冲向人群的时候挺身而出。

 

有的只是普通人,普通地,或者说不幸地正巧被失控的客车撞死而已。

 

普通的不幸事件。

 

“的确没有。”彼得沉默了一小会儿,把一块模型拼到了空隙中,转过头对上内德露出无奈的笑容。

 

内德看他这样,皱了皱眉,没说什么。试了好几片模型都找不到正确位置之后,愤愤地摊手,然后忽然转过身挨近了彼得。

 

实验室的灯投下惨白的光,照在彼得瘦削平淡的侧脸上,恍惚的叫人觉得陌生。

 

这让内德蓦然想起梅姨和本叔叔去世前的那个暑假,他们两一起挤在彼得的小房间里一边讨论着班上的女生一边拼着死星模型时彼得脸上无忧无虑的笑容。

 

“嘿,我想你该找个新目标了,女朋友?一个人生活不会很无趣吗?”

 

“我有你送的仙人球了。”彼得指了指实验室窗边放着的那排盆栽,“现在不止仙人球了,还有每隔一个小时就会自动推倒重来一次的死星模型。”

 

内德觉得自己刚才担心的人,大概已经被什么魔法掉包了。

 

时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有先见之明的彼得已经提前五分钟把内德拉到了完全无法接触到模型的地方。看着内德咬着牙盯着时钟一直到钟声响起才猛的打个哆嗦松懈下来的样子,彼得忍不住笑了出来。

 

然后彼得获得了从天而降的死星模型碎片若干。

 

等他们两真正拼完模型,已经是第二天的一早。

 

原本阴雨天气不知道何时转晴下起了雪。大约是在半夜,因为此刻从窗外望去,已经有一小半的屋檐覆上了薄薄的积雪。但那些清晨才悬挂起来的彩灯和招牌上却未见雪痕。

 

“内德,快醒醒。下雪了。”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起来的,就算天上下怪兽我也不会。”

 

     完全睡死在实验台前的内德,嘟囔了几声翻了个身,再也没有说话,又过了一小会儿,短而急促的呼噜声响了。彼得只得找来一件他加班时丢在实验室里的外套,给内德披上,然后转到门口的衣帽架围上,犹豫了一下,取下了挂在最里面的姜黄色围巾和同色的帽子戴上,跨进了清晨的街市。

 

隔着一条街,就能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汇去今天大促的商场,来来往往许多人,行色匆匆,倒让彼此刻的漫无目的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考虑了几秒要不要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许久不见的玛丽简,或是格温,但最终都作了罢。顺着人群走了好一阵,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攥着手机绕过了人声鼎沸的超市,来到学校后面的一条小径。

 

因为没有人来往的缘故,地上已经薄薄地覆上了一层雪,混着落叶和砂石,踩上去沙沙作响。彼得记得这条路,因为在梅刚离开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会一个人来到道路尽头人烟稀少的公园里,或许是在秋千上坐上一会儿,或许只是静静地走上一阵,又或许只是看着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在这个公园里来了又走,只是这样。

 

只有这样,他才能在离开这里的时候,重新昂首挺胸,像梅和本曾经对他说过的那样,勇敢的活下去。

 

当他真正走到这座萧条零落的公园前,才不得不正视,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回到过这里的事实。曾经门前开着的那些不知名的小花已经全数败了,只剩下苍白枯槁的躯壳,落在生了锈的滑梯前。公园正中的池塘也彻底枯竭,只剩下几块干枯的裂了缝的石头。

 

他顺着静谧的小径一直往里走,清晰的步子渐渐被某种绳索与金属的摩擦声打乱了节奏。他缓缓停下步子,向前望去,只看到整片苦败的树木之间,那摇晃着的掉了漆的白色秋千。还有一个挺得笔直的,被黑色西装所包裹的小小背影。

 

这该是一个孩子的背影。

 

有些瘦小,甚至还没有当年刚考上MIT的他大。

 

他继续往前走,脚下被踩碎的枯叶和雪,不疾不徐地响着,一直到穿过秋千,他转过身,那秋千摇晃的声响才戛然而止。

 

然后他落在了一双满是凉意的焦糖色的眼睛里。

 

这孩子比他之前预想的大了几岁,或许有十五了,深褐色的小卷毛明明被涂过发蜡,却被刻意的揉的乱七八糟,有些婴儿肥的脸,却掩盖不住少年初露的棱角和那双令人难以忘怀的眼睛,全黑色的西装和黑色的领带同他的年纪格格不入,却又莫名不让人觉得奇怪。

 

或许是哪个富贵人家想要出来透透气的公子哥。

 

彼得本想顺着来时的路离开,但那双焦糖色带着凉意的眼睛却像是坠进了他的心底,压得他沉沉的喘不过气来。

 

他记得这种眼神。

 

他调转方向最终回到了那个默不作声的孩子跟前,弯下腰,对上那双让他无法安心离开的眼睛。

 

“如果你是想问我是不是哪里迷路的孩子的话,那么你就想太多了。”

 

少年清亮却刻意带上一丝刻薄的话语在他耳边响了起来,彼得愣了愣,继而笑了,“我知道你不是迷路的孩子。”

 

“你考完试看到答案的时候也会说,我当然知道这道题怎么解。”少年的眼睛挑起来,像是彼得曾经在宿舍楼下遇到过的野猫那样,装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我只是在想这样的天气,你或许穿得太少了。”

 

“谢谢关心,可是我们还没那么熟,陌生人先生。”

 

“鉴于我们俩姑且算是一起度过了一小段圣诞,我想我们应该不算陌生人了,我叫做彼得帕克。”

 

“那么正在和我一起共度圣诞节的帕克先生,请问你想干嘛呢?”

 

有些好笑地听着少年刻意的重音,彼得把围在脖子上姜黄色的围巾解了下来,不由分说的围到了少年的脖颈上,托以前总是踩点上课的福,少年甚至来不及挣扎,彼得已经给围巾打上了一个牢靠的结,甚至还端正了一下围巾前端的位置。然后他把同色的帽子也摘了下来,戴到了少年的头上,然后伸手按住了少年想要掀掉帽子的手。

 

“这帽子是我十七岁圣诞收到的礼物,现在借给你戴了,不必着急,等你回到家之后我会把地址留给你,请你寄还给我的。”

 

“我才不稀罕你的十七岁圣诞礼物呢,好吧……虽然还算暖和。”感觉到少年的手渐渐松下来之后,彼得也松开了他的手。

 

两个人就这样在秋千上安静地坐了许久,一直到少年的肚子发出一阵喧嚣,然后冲着彼得露出一脸你什么都不许说的表情,彼得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来吧,不知名的小先生,这附近有一家这区最棒的三明治店,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去吃点什么。”

 

“或许,我给你带来?”

 

少年一直没有作声,一直到彼得走了十几米远,他才听到一声轻巧的鞋跟落地的声音,一回头,他就看到少年带着毛茸茸的姜黄色帽子还有围巾,面无表情地跳下秋千,向他走来。

 

一直到走到三明治店门前,他们都保持着一米多的距离。

 

然后在彼得说到了的时候,他很分明地听到少年唇齿相碰发出一声蔑视的啧声。

 

“我还以为是多了不起的三明治店呢,原来就是街头最普通的那种,干巴巴毫无特色的东西。”

 

“这里的三明治可不是便利店那种,至少它面包很软,料也很新鲜实在,而且价格也很便宜。”

 

“当然,对于帕克先生这样的工薪阶级来说,的确是。”

 

“所以今天就请神秘的大富豪先生,将就一下吧。”说着,彼得就把还站得离他老远的少年拉过来,推开门,进了店里。

 

在进门的瞬间,他很分明地听到少年愤愤地说,明天就要让这家三明治店改卖甜甜圈,还是最贵的,工薪阶级吃不起的那种。

 

彼得笑得只想摇头,在快速点完单之后,把站在他后面阴着脸扯着帽子的少年推到了老板跟前,“来吧,你要什么。”

 

“三明治,不要面包。”

 

彼得扯了扯少年的围巾。

 

“好吧,就和刚才这位帕克先生一样就好了。”少年不耐烦地朝彼得翻了个白眼,然后快速说完,转身走到店里一个角落坐下了。

 

店主有些好笑地在彼得和少年之间来回看了好几眼,“这孩子不会是你弟弟吧,这个年纪可真够别扭的。不过说真的,不仔细看他还真像那个我今天在报纸上看到的纽约首富霍德华斯塔克的儿子呢。”

 

“或许不是像吧。”彼得接过三明治,递给了缩在角落的少年,然后径自吃了起来。

 

少年捏着三明治,看了他许久,终究低下头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还不忘说起明天要来收购这家店改卖甜甜圈的事。


彼得笑了笑没有接话,转头望向玻璃窗,因为圣诞的缘故,店主也应景地在玻璃上贴上了不少五彩的圣诞图案,甚至在窗檐上还挂了一串串五颜六色的彩灯。穿过五彩的灯光是冗杂着更多人群与灯光的朦胧的城市。不知为何,在他看到简讯上提到的车牌在店门不远处停下来的时候,会忽然生出些失落的情绪。

 

对这个才不过认识了半天的孩子。

 

托尼斯塔克。

 

“你该回家了,斯塔克先生。”彼得轻轻对着咬着三明治,腮帮子塞得鼓鼓囊囊的孩子说。





TBC



指路 第二章


评论 ( 12 )
热度 ( 115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