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铁虫】地形学·第2章(年龄操作,普通人AU)

第1章预警见第一篇







第二章

 

彼得有些好笑地回想起那个少年在听到自己名字那瞬间惊异,但下一秒却强作镇定的模样。他记得少年故作低沉的嗓音还夹杂着三明治咀嚼的声响,“既然你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惹我生气的下场。”

 

或许是跟孩子待在一起心智也会倒退,彼得在那一瞬间,的确很想抛出这个问题,然后看看少年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里,会涌出怎样的神情。

 

他记得公园里,抬头望向他的那双眼睛,那太冷了,一点也不像少年给人的感觉,彼得不自觉地就想让他暖起来,所以才把梅姨送他的帽子和围巾都强行给少年安上。少年染上怒气的眼睛,明亮的像彼得曾在街边面包店外看到的煮沸的糖浆,温暖而热烈。

 

这才应该是托尼斯塔克。

 

彼得眯着眼睛看着街道远处,已经驶远的车子混进了人群和灯光里再也看不清楚,他低下头,咬下最后一口三明治,看着掉落在地面还带着少年小小的牙印的面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连他自己都有些说不清楚。或许是为了浪费粮食而可惜,或许,有么一丁点,为了他们两之间就这么断了的交集而叹息。

 

回到点餐台前为内德点了份加量三明治,提着纸袋的彼得犹豫了一下,还是顺着来时的路,穿过公园,从学校的后门回到了实验室。

 

布谷鸟欢快的鸣叫声伴随着钟摆的摇曳匆匆来去,已经拼好的死星模型还好好放在实验室最中央的位置,但原本睡着内德的地方却只留下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彼得帕克,你坚实的后援内德现在被召唤回家准备圣诞节火鸡了,我们一家人都忠实希望,今晚你能来我们家一起过节。PS,坚实的意识不是指体型。

 

彼得哭笑不得地把纸条小心地夹进了他放在桌边的实验手册里。回头看了眼时间,想了想还是把死星模型用内德来时带着的盒子装上,然后连带着实验手册一起抱回了宿舍。

 

自从梅姨和本叔叔离开之后,他曾经有一点时间独自住在皇后区的旧居。每次下班回到家,一打开灯,他总会有种恍惚的错觉。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还不过是中城高中的学生,梅还会用烤箱烤那些味道非常奇特的小饼干,然后强逼着本和彼得吃下去。

 

那一切都太熟悉了,熟悉到彼得甚至能想象得到,下一秒,梅和本会说些什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把沙发、烤箱用布罩子罩了起来,把本常用的工具箱藏了起来,杯子从三只换成了孤零零的一个。

 

可最终他还是离开了那里,只把那张摆在他床头的合照,带到了学校的宿舍里。

 

打开宿舍的灯,同梅和本打了招呼,他把三明治放在进门的柜子上,然后在靠窗的靠椅上坐了下来。桌上凌乱的放着一些他改装过的电脑,实验的笔记,还有一个精致的红黄相间的铁匣子,右下角还有个被时光磨得不甚清晰的斯塔克工业的标志。

 

想到斯塔克,彼得嘴角微微上扬,从铁匣子里取出了一整叠码的整整齐齐的牛皮纸信封。

 

在公园里的确是他第一次见到托尼斯塔克,但却不是他第一次听说托尼斯塔克。因为曾资助他读MIT的霍德华斯塔克曾经多次在回复他的感谢信。

 

或许大多数时候是霍德华斯塔克的秘书小姐回复的,彼得拂过烫金信纸上娟秀的字迹,最终把视线停在了最后那张有些凌厉的字迹上。

 

亲爱的彼得帕克先生:

 

很高兴你能够适应MIT的任教生活,我从好友史蒂夫那儿听闻了你的消息,(我仍衷心希望你能够来斯塔克工业成为我们研发团队的一部分)你在实验中提出的用超强拉力的纤维材料用来代替金属材料我觉得非常有研究的价值。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如若有机会,我真希望能够介绍我的儿子托尼斯塔克给你认识,你们俩的年龄虽有差距,他又有些少年人的心高气傲,但对于科学研究的兴趣与机敏却是一般的。他时常会在他自己实验室研究陨石和矿物,我想他会对你的实验感兴趣的。另外,明年春天他也会加入MIT成为你的学弟,我也答应了他为他出席MIT的开学典礼,这是近年来我这个父亲唯一能为他做的一点小事。抱歉,在回复你的信件中,提了这么多不相干的事。衷心期待来年春天的会面。

                                                         

 霍德华斯塔克

 

来年的春天吗?

彼得小心地把信收拾好,放回了匣子里。心里又突然生出了些许隐秘的期许。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见到少年的第一眼起,他便对他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挂。

 

只是那时候他并不知道,信中所说的有些少年人脾性的托尼斯塔克,就是那个脾气有些像猫一样任性的孩子。

 

彼得独自又在桌前坐了一会儿,放在口袋里安静到会令人觉得它失效的手机此刻却轻轻地震动了两下。

 

简短的一句,谢谢。让他想起来接走托尼那个金色短发雷厉风行的女子,他似乎隐约听到托尼叫她娜塔莎。他拿着手机看了这条简讯许久,本来想问托尼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最终觉得自己并没有这个立场提问只得作罢。

 

他把老式的手机收回衣兜里,手心甚至微微地冒出了汗水。

 

或许他不该把这么多的注意力放在哪个少年身上。彼得这么想着打开了电脑,刚想把昨天实验的一些数据录入进去,新闻的推送消息就从电脑的右下角跳了出来。

 

彼得盯着那条标题看了许久,才打开了那条新闻。

 

天才科学家与纽约首富意外殒命阿富汗。

 

他记得前阵子有一篇霍德华的专访,提到了斯塔克工业的十年计划,和一个在阿富汗已经开始实施的武器实验计划。而网页上的描述告诉他,那个别扭的小男孩的父亲死了,因为阿富汗一队自杀性恐怖分子偶然的袭击。

 

所以他的眼睛才会这么冷。

 

“霍德华的葬礼将在今天进行,而托尼斯塔克作为斯塔克工业的下一任继承人,将在他父亲的葬礼上致辞。而霍德华生前立下的遗嘱,将在翌日,由霍德华斯塔克的私人律师,埃弗雷德罗斯宣读。”

 

彼得茫然地从车窗外看着来往的车辆,才发现自己甚至都没有套上外套,只穿着一件单衣就冲到了街上,拦上了一辆出租车去往圣帕特里克大教堂。司机见他一副焦急的模样,好心询问他去哪儿是否去参加纽约首富的葬礼,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霍德华先生曾经资助我完成了MIT的学业,所以我得去看看他。”

 

“作为一个参加葬礼的人,你这一身衬衫,幸好不是花的。”司机理解地朝着后视镜笑了笑,彼得才低下头来注意到自己的衬衫上甚至还有一点不那么明显的印花。真是糟糕,他苦笑起来。

 

“我刚才在新闻上看到这条消息,就出来了……真是太可惜了,霍德华先生。”

 

“这年头,谁都说不准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看开点,年轻人。”司机说完,猛地加上了车速从小路一路开到了圣帕特里克大教堂边上的一条小巷,彼得付了钱,推开车门,才发现外面的雪下得愈发大了。

 

圣帕特里克大教堂的门前围绕着许多人,大多穿着黑色衣服的人都在教堂里,而许多围观的人则游曳在外。因为来人太多,交警陆续从不远处赶来,在人群前放下隔离的栅栏,拦出一条路来。

 

彼得在人群中被推挤着,到了栅栏前,他看到那辆熟悉的车,从那条被隔离开来的路驶进来,那个名为托尼斯塔克的少年穿着遇见他时身上穿着的那套黑色的西装和娜塔莎一起下了车。

 

穿过人群的时候,那双焦糖色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在彼得的身上停了两秒,然后径直走进了教堂。

 

他远远能够在人群的杂音中听到托尼斯塔克了无生气而冷淡的声音。

 

“死亡是最无趣的事。我的父亲霍德华斯塔克,一生当中最失败的一件事,就是把他的死亡变成那么一件毫无戏剧性且无趣的事。或许在来这里的路上,我还在期待他死而复生,但真正站在这里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讨论他的生与死,是毫无意义的一件事。他走了,带着未尽的研究与事业,但斯塔克仍在,我想明天的头条不该再是他的死亡了,而是我托尼斯塔克……”

 

闪光灯和照相机在他说话的时候片刻不停,直到葬礼结束,人群散去,栅栏被撤走,彼得才缓缓地顺着原路回到刚才下车的小巷。

 

雪下得实在大了。他被冻得鼻尖发红,甚至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于是他靠在小巷里努力地缩成一团,然后搓了搓手,想暖和一下再跑出去打车。

 

而这时候,汽车低低的引擎声由远及近,他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还有皮鞋落在雪地了轻巧的声音,还有某个少年略带傲慢的语声。

 

“所以彼得帕克先生为了你的十七岁生日礼物,甚至不用穿外套直接追到这里来了吗?”

 

彼得看到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上的眉毛皱了起来,他有些疑惑地看着少年越来越近,然后听到少年命令般的话语,“笨蛋,蹲下来。”

 

    说着少年扯了扯彼得的衣襟,彼得因为惯性和寒冷,一个踉跄,两个人纠缠着跌倒在雪地里。彼得压着托尼的手而托尼的脚落在彼得腿上。


冻得僵硬的彼得怕压伤了托尼艰难的转了个身,只那么一瞬间,托尼就站起来小步跑向了车里。彼得挣扎着还没站起身,就看到黑色的皮鞋尖落在自己跟前,然后是膝盖的褶皱,还有一双不大的手。


一件风衣落在了彼得的身上,然后是围巾和帽子熟悉的触感。


“这件是我爸落在车上的衣服,看着和你差不多身形就给你了。”


托尼起身向车走去,走到半路,又回过头看向了刚起身正把手臂套进衣袖的彼得。


仿佛是理所当然的,“还愣着干什么,上车。”


说完,彼得就看着他抬着脖颈,不疾不徐地回到了车后座。只留下彼得在原地瞧着连标签都没来得及拆的风衣,哭笑不得。




TBC






❛‿˂̵✧今天的小铁罐还是一样傲娇,只会尬撩。


后面怎么发展(。・`ω´・)不知道不知道,有好提议。请给我留言私信。








评论 ( 20 )
热度 ( 81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