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空星/愁悠】镌刻(衍生,灵魂刻印)(三)

前篇目录 第一章直达   第二章直达



 第三章 


从浴室氤氲的雾气中走出来的一瞬间,星谷几乎被眼前超现实的场景惊掉了下巴。
 
——一尘不染的厨房里,某个在星谷印象里绝对和厨房的绝缘体,此刻正略微垂着头,在水龙头前,仔细的把藕段切成均匀的薄片。虽然没有穿围裙,但是却意外的有模有样,完全和以前那个只会买各种口味应付一日三餐的空闲是两个人了啊。
 
拢了拢长得盖过了手背的衬衣,星谷又暗暗吐槽了下自己室友们惊人的拔高能力。明明没有一个人打传说中最能增高的篮球,却一个个在不经意间,都超过了自己的身量,甚至是曾经矮自己半头的那雪,现在也和自己一般高了……
 
真是毫无长进呢。
 
不论是身高也好,梦想也好,还是……
 
握紧了左手,星谷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就陡然对上了空闲毫无波澜的眼眸。
 
“那个……衣袖真的好像太长了一点……”有点不知道如何接话的星谷,挠着头冲着空闲笑了笑,空闲也不接话,只是把手上正在处理的红姜放在了流理台上,然后忽然道:“那雪以前天妇罗便当,总会在你的那份里加双份的红姜。”
 
完全跟不上空闲脑回路的星谷,正准备努力回忆,一股红姜独特的辛辣味便悄悄飘进了他的鼻息。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空闲正在他跟前半弯着腰,他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个人头顶的发璇,还有发丝,正随着那人的呼吸,微微起落。
 
还没等星谷数清楚那人发璇边上究竟有几根新出的短毛,原本过于长的衣袖就被好好的挽到了手腕边,然后空闲过度放大的脸庞出现在了他面前。
 
但只是一瞬间,还没等思绪一片空白,正在脑海里天人激战此刻应该如何接话的星谷想到对策,空闲便又回到了厨房,继续拿起红姜去皮,就好像方才的一切,都是星谷一个人的臆想一般。
 
迷迷糊糊地抬起手嗅了嗅衣袖,还带着股红姜呛人的气味。
 
星谷不由自主地笑了,跟着空闲进了厨房。
 
不得不说,空闲住的地方会有厨房,而且厨房里有冰箱锅碗瓢盆这些东西都不至于让星谷吃惊,可厨房里会有新鲜食材而且正在处理食材的人居然是空闲愁,这就有点超乎想象了……
 
更超现实的是,空闲居然表现的很会做菜的样子。明明之前电视上接受访谈的时候还和虎石两个人互相调侃,荒岛求生的话,绝对不愿意尝试的就是对方做的黑暗料理。
 
“前些时候我还看了你和虎石访谈……”
 
“是在担心我做的菜吗?”空闲低着头,没有瞧他,可大概是厨房弥漫着的那股红姜的气味吧,星谷无端端地便局促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地在流理台上摩挲着手指,“大概是吧……”
 
“诶,也不完全是啦……其实……只是……”
 
“只是觉得空闲君会做饭这件事很奇怪,毕竟,以前你都是拿泡面对付过去就好了,而且做饭这种事,很麻烦不是吗。我一直以为男生里,只有那雪会觉得做饭是一件有趣的事。”


星谷说完,摸着头讪讪笑了起来,然后就看到空闲娴熟地拿起小刀把余下的蔬菜切成均匀的大小,接着又转身打开了两人中间的橱柜。
 
“我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我喜欢上表演的原因是因为我的母亲”橱柜打开又关上的吱呀声夹杂着空闲淡淡的语声,“所以,喜欢上做饭,必然也有什么缘由吧……”
 
可究竟是什么缘由呢?空闲没有挑明,星谷也没有问。转而在空闲的指挥下,从客厅找来了水壶,烧上了水。
 
在等待水开那段漫长的时光里,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
 
厨房里渐渐升腾起迷蒙的水汽,蔬菜炸透时的香气
 
看着空闲专心致志地翻炸天妇罗,星谷忽然觉得安下心来,虽然连他都说不明白自己之前究竟在局促些什么,而现在又为什么突然安下了心。如果仔细想想的话,大概是因为他发觉即使阔别了十二年,变了身份,变了工作,变了习惯……
 
可空闲依旧是空闲吧。
 
“所以,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把面碗放在星谷跟前,空闲突然问道。
 
“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得过且过吧。”双手合十,默默祈祷完毕的星谷,弯起眉眼,笑了起来,“再坏也比当年刚入学那时候,什么都不会好。现在的我可是绫薙学院的老师呢,掌握着期末成绩生杀大权的老师,可厉害着呢!”
 
星谷一边说,还一边举起手臂在空中示威似的挥舞了几下,灯光下,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就好像某种小兽一般,惹人怜爱。
 
空闲愁低下头,把碗里最后一块红姜分给了星谷,星谷果然又同他所预料到的那般,同过去一样元气满满地笑着冲他道谢。
 
这样没什么错,当然,星谷就该是这样闪耀道到即使身为同性都无法从他身上移开眼眸的人。
 
可他也忘不了,在看完天花寺的毕业歌舞伎表演后,他在剧场的角落里找到的茫然无措,缩成一团的星谷悠太。
 
——那双本该盛满星光的眼眸里只有一片空白,像受到攻击的刺猬一般缩成了一团,嘴里还不断呢喃着一些空闲听不清的话语。
 
那一瞬间,空闲愁觉得很后悔。
 
心脏像被带刺的藤蔓紧紧攥住一般,透不过气来。他伸手缓缓按住心口,在自顾自喃喃自语的星谷悠太身边坐了下来,忽然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相信星谷的决定。


“放弃梦想的方法,我不知道……可让天花寺放弃梦想的方法,我更不知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星谷的声音终于清晰了起来。空闲愁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星谷如常地笑着,好像没有察觉到泪水正从他的颊边落下,“空闲君,我很喜欢天花寺,但是……”
 
他伸出手,颤颤巍巍地从衣兜里掏出一块藏蓝色的手巾,低头看了许久,才用衣袖擦干了泪水,吸了吸鼻子,朝他很努力地笑了一下。
 
“但是,他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在舞台上大放异彩,不能因为我的一点点私心,就让他永远离开那个他所爱的地方……”
 
“拿到这块汗巾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因为这是天花寺所珍视的东西,可正因为如此……所以我要守护他的梦想……”
 
星谷的手指眷恋地摩挲了那块汗巾许久,才把手指移到了左手手腕,紧紧握住了那道刻印所在之处。
 
“我知道我该这样选,可是空闲你知道吗……我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学写天花寺翔这几个字了,父亲告诉我这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所以找到这个人,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这样子的话,我就不知道以后究竟要往哪里走了呢……一切都失去意义了啊……”
 
那时候空闲愁不知道星谷悠太究竟下的是怎样的决心,他所能为星谷做的,就只有作为朋友,静静地陪着他,在剧场过了一夜。在他冷得瑟瑟发抖的时候,把外套脱下来,围在他的身上。
 
空闲愁没有灵魂刻印,他的左手手腕上只有一片空白。
 
可即使是那样,他也无法否认星谷悠太于他而言是不同的。
 
在毕业的那天,他从打工的店里飞奔到宿舍,送他赶上回家的电车路上,他无数次想过很多种可能性。
 
如果星谷手腕上的名字是他的,如果他手腕上的名字是星谷的,如果……
 
可一切都无法用如果来度量。
 
他唯一肯定的是,他是妒忌天花寺的。妒忌他的一无所知,妒忌他的有所得,妒忌他的不自知。
 
“如果再让你选一次,你还会不会选择放弃他。”
 
挣着和他一起收拾碗筷的星谷闻言愣了好半晌才笑了起来,“并不是我放弃他,他本就不属于我,他属于歌舞伎的世界。正如伯父所说,离开了歌舞伎世界的天花寺翔或许会成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天花寺翔,可却不再是我所期望的那个存在了。况且他还让我免费去法国学了四年的音乐,对我而言,也不是那么坏吧。”
 
“说起来,我学钢琴还是因为空闲君呢……每当想起你,总是让我憧憬用音符书写一切的那种场景。”
 
“所以那个刻印对于我来说,现在仅仅只是一道伤痕了……”
 
“是这样吗?”
 
“如果不是这样,还会是怎么样呢?”接过洗干净的碗,仔细地擦干放进碗柜里,星谷微微笑了起来,“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把刻印当做人生中心的毛头小子了。”
 
空闲闻言,转过头去瞧他的时候,他正背对着他,等到星谷转过头来时,镜片上的雾气却朦胧了视线,他伸出手,不自觉地摘下了那副眼镜,就看到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眸盛满他所熟悉的笑意。
 
似乎还带着突然被摘眼镜的一丝诧异。
 
突如其来的吻,让接下来的一切都成了空白,空闲紧紧地握住了星谷的手,抵住了他轻微的挣扎,直到星谷傻兮兮地被他吻得喘不上气来,一把推开他,抱着厨房的冰箱大喘气。
 
“你你你——”完全处于当机状态的星谷指着一脸冷静,继续整理厨房的空闲愁,突然不知道到底是该指责空闲愁吃他豆腐呢,还是应该指责他现在不应该是这种反应好。
 
然而空闲仍旧是慢条斯理地收拾着被碰倒的瓶罐和杂物。一直到最后一件物品被放回原位,星谷才听到空闲毫无起伏的声音传来。
 
“我想请悠太你把我加入到你未来的选项中,可以吗?”
 



第三章·完


第四章直达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