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空星/愁悠】镌刻(衍生,灵魂刻印)(五)

 前篇目录     第一章直达   第二章直达   第三章直达   第四章直达


第五章
 
星谷睁开眼睛的第一感觉是模糊,房顶依旧模糊却有些陌生的白色让他罢工的大脑开始轰鸣着运转,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戴眼镜。

在柔软的被窝里翻了个身,他习惯性地伸手想要拿搁在床头柜上的眼镜,却一不小心摸到了某个在他记忆里并不存在的东西——方方正正的的形状,会被安置在床头柜的,大概是相框吧。
 
星谷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摸索着,在他确实地戴上了眼镜,看到周围一片陌生的环境,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昨天并没有回宿舍,而这里。环顾着周围简单的黑白装饰,最后他把视线落在方才触摸到的那个冰冷的物什。
 
他的视线颤了颤,有那么两三秒钟,他只是单纯地惊异——惊异地看着照片上正中间栗色头发的少年,居然笑得如此开怀。然后尘封的记忆开始自动自觉地解锁,他有些无可奈何地想起那是一年级星路选拔赛后,绫薙学院的校刊的记者为他们拍下的照片。
 
那时候他们一边为凤树前辈不退出华樱会而做着各式各样的努力,一边又为通过选拔正式进入音乐科而沾沾自喜,每一天都充满着练习,忙碌简单,却意外的开心。因为他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那雪,空闲,月皇……和天花寺陪伴在他的身边。
 
他不由自主地端起那个相框,看向那个红色的身影,那张照片上的天花寺正带着与初遇时截然不同的柔和目光看着他。而空闲在那张照片上,站在离他最远的位置,散漫的目光,好像什么都没在关注,但如果仔细看,却能发现他的目光最终落在了——
 
星谷记得那场比赛结束后,就在拍完照片的没分钟后,空闲把冰凉的橘子味汽水贴到了他的脸颊上,他惊得跳起来,还差点撞上了身后的樟树。
 
但是那人的手轻轻地隔档在了他与樟树之间。
 
空闲的手很大,手心很温暖,却不灼人。
 
星谷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空闲。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衣,浅灰色的领带松松垮垮地套在领口,袖口和胸前的袖口也没有好好地扣上,甚至头顶还带着晨起的痕迹,半倚在半开的门前。
 
星谷有些手忙脚乱地把手上的相框放回了床头柜上,然后回过头有些讪讪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都已经想不起来。”
 
就在星谷慌慌忙忙地考虑着自己还要说点什么来解决尴尬气氛的时候,空闲忽然消失在房门前,没过多久,又带着一套叠好的衣物过来,轻轻地放在靠近房门的那一侧床沿。
 
“昨晚的衣服已经清洗过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并不是休息日。”
 
“天!现在几点了?!还有四十分钟,我还得赶到绫薙学院?!”
 
看着看完手表开始手忙脚乱,然后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的某人,空闲极轻微地笑了笑,轻轻地拢上房门,转身去了厨房。把热好的牛奶从奶锅里倒进冲好的红茶,多加了蛋黄酱的三明治移到了星谷的那边。隔着房门他也能听到星谷悠太所独有的,闹腾的起床方式,他忽然间想起,星谷悠太一直是他所认识的人中最乐观,最积极,耀眼的好像太阳一般的存在。
 
可是从什么时候他不完全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了呢?
 
凤树的话总是语带玄机,虽然他很确定地告诉了空闲星谷的嗓子并没有受到任何物理的伤害,但他同时也告诉空闲,这一切问题的缘由,只有星谷悠太这个当事人才有资格给他答案。
 
“说起来你八年前的演唱会邀请了天花寺和月皇作为嘉宾吧。”
 
“嗯,其实本来还邀请了那雪和星谷,可是他们一个人要看店,一个人要上课,所以最后都没有来。”
 
“是这样吗?”
 
凤树的声音通过线路传到这头时,带着薄薄的凉意,空闲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凤树在犹豫。
 
所以他没有说话,只是就着透过纱帘照到沙发上的月光,看向了缩成一团的星谷。
 
在睡梦中平时舒展的眉毛轻轻地拢着,扬起的嘴角被牢牢的抿着——这一点也不像星谷悠太。
 
于是他走近,俯下身去把那个睡得死死的人抱了起来,安置到更为舒适的卧室。
 
“我把你明天和后天的通告延迟了,让你以绫薙学院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跟着星谷指导两天的钢琴课。”
 
“无论你想知道什么,你都会得偿所愿的。”
 
接着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虽然空闲知道凤树绝不是在等待自己的答复,但他还是沉默地点了点头,然后恭敬地对对方道了谢。
 
“谢谢您在星谷最难过的时候,给了他支持下去理由。”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空闲才在电话线路里听到一声极细微的叹息。
 
那声音短暂的就好像是他所生的幻觉。
 
“可我给不了他变回星谷悠太的理由……我希望……”但凤树最终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口,只是在又一阵沉默之后,告诉了他星谷上班的时间然后挂断了电话。
 
隔壁的忙碌的声响仍旧没有停,空闲瞧着桌上冒着热气的杯盏,伸手随意地整理自己的仪容。星谷走出房门的时候就看到空闲的手落在胸前的第二颗纽扣上。
 
那雪的话不合时宜地又钻进了他的脑海。他甩了甩头,故作轻松地在空闲的对面坐下,努力露出一个无辜的微笑。
 
“早安,空闲君。”
 
“早安,星谷。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早餐,不过也只能将就了。”
 
“没关系”对面的青年在说话的时候摇了摇头,带着笑意的祖母绿眼睛微微眯起来,“昨天我还对你的厨艺感到惊讶,但是今天我就能确定他们一定很好吃。”
 
“谢谢你的夸奖,另外距离上班只有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了,我想我们得在车上讨论明天的早餐问题了。”
 
叼着三明治的星谷很明显地愣了愣,但他没有寻根究底。只是飞快地解决了早餐,然后跟着空闲上了车。
 
一丝不苟的发型,眼镜以及正装,让星谷一下子成熟了许多。他坐在副驾驶上有些过于安静了,就好像昨晚絮絮叨叨地和他讲故事的是另一个星谷悠太一般,这让空闲觉得有些迷惑不解。
 
或许是察觉到了他的疑惑,星谷微微咳嗽了一声,提议空闲把电台打开。然后熟悉的公式化的女声从广播里传了开来,很多明星的琐事,还有天花寺即将从美国巡演归来的新闻。
 
空闲沉默地把电台转向了另一个频道,最后干脆关掉。然后他静静地哼出一段低低缓缓的旋律,代替了电台。
 
歌声深情婉转低沉,可坐在他身边的星谷比起欣赏却更多了几分坐立难安。
 
“为什么总是哼Strajectory的歌,我想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作曲者。”远远已经能看到绫薙的庄严的建筑,空闲略一转调,又回到了昨晚他们一起唱过的那首歌。
 
“首先,星谷你低估了Strajectory在网上的热度,第二……”
 
“第二又是什么?”
 
“学校已经到了,而我这两天则作为绫薙优秀毕业生,在你的钢琴课上担任特别指导。”
 
果不其然,成功地看到眼镜下的祖母绿眼睛因为吃惊而微微张大。
 
空闲微微笑了起来,在看到身边的人更加吃惊的表情之后,解开安全带,凑过身去,两个人靠的极近,鼻息与呼吸几乎纠缠到了一起。
 
星谷想起那个突如其来的吻与告白,他并没有给出答复。
 
但在目前的这种状况下,他却不由自主地想要闭上眼睛,不顾一起地接受那个人的亲吻。可他最终还是别过了头,然后他听到咔嚓一声。
 
安全带被轻轻的解开,然后一个极轻几乎可以被解释为意外的吻滑过他的颊边。
 
“我说过你不用着急给答案……还有……”
 
“星谷老师,很期待你的课,还有你的琴声。”




第五章 完








第六章直达



Ps:本来这章会有小虐,然后考虑了下还是放了一点小甜饼进去,关于空闲君路上唱的那首歌,don't cry(然而并不真实存在)接下来的两天空闲和星谷老师一起授课,空闲能否找到他的答案,星谷又能不能找到他的支点?一切都是未知。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