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庸风雅

亮光゜福华゜铁虫゜蝙超゜奇异玫瑰゜探鹰゜茂灵゜空星゜银桂゜哈蛋゜贱虫゜麻广゜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衍生、悬疑)12·(下)最终章 by清寒若水

第十二章·无所遁形(下)最终章


已经下了一整夜的雨,仍在继续。我不经意地往外望去——透过被雨水打湿的玻璃窗,那些原本熟悉的场景,却被扭曲成某些无法辨认的模样。


“光怪陆离。”


我的心头猛然浮起这个有些拗口的字眼,在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念出了声,而且发音之准确,超过我对自己中文水平的认知。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便得比过去擅长中文呢?


我笑着驳回了这个仅凭一个成语提出的假设,转而伸出手推开了窗。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就想要看看热闹的街市,那些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人,也想要听一听,那些摊贩们经年不变,带着些嘈杂的叫卖声。


或许是因为雨,或许是因为时...

2016-11-09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衍生,悬疑)12·(中) by 清寒若水

12.无所遁形(中)


程末的那句话,像某种不详的阴云一般,在我心头挥之不去。


在我走下出租车的时候,原本阴翳的天,开始下起了稀疏的雨。我是从医院直接打车到棋院,自然没有带伞,正当我打算加快脚步的时候,乐平跳脱的声音远远地穿过阴雨到了我耳边。


我往棋院方向看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人,但我听到有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节奏快得像极了主人的性子。前后只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乐平就已经冲出了棋院,一边跑,一边甩着伞柄把折拢的伞面打开,在他跑到我身边堪堪站定的时候,伞刚好被撑开。


一瞬间,雨水击打在伞面的声音络绎不绝。我看到雨滴从伞面被弹开,最后落到地上,消失不见……


我不合时宜地...

2016-11-08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衍生,悬疑)12·(上) by清寒若水

第十二章·无所遁形 (上)


“没想到,一动不动地坐着下棋也是个体力活啊。”程末一边嘟囔着小声抱怨,左手绕过过耳的头发到脖子后面揉捏,右手则伸到了腰际不住地捶打。他在距离我不到1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能清晰地看到他抱怨时眼角和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弧度。


虽然在抱怨,但实际上,程末应该是高兴吧。


我这么想着,站起身绕到了少年的身后按住了少年手。少年因为惊诧一瞬间僵直了身体,让我想笑,但最终还是没有笑,只是用我对待围棋一般的认真把少年的手放回了他的身侧,然后自然而然地拂开他的发尾,食指和大拇指微微发力,在风池穴上轻轻地揉捏。


“一开始的时候会有点麻,但是按...

2016-11-07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衍生,悬疑)11 by清寒若水

第十一章·艾宾斯浩曲线


我无法形容程末在听了我说的话之后的表情。因为那并非是单纯的喜悦或者悲恸,而是更多,身为人类才能创造出的更为复杂的难以言明的情绪。


他漆黑的眼睛因为吃惊而睁大了一些,眉毛也因为同样的原因上扬着,虽然他很快转换过情绪朝我掩着嘴笑了起来,但是我清楚地记得那一瞬间,他下垂的眼角和紧紧抿着的嘴唇,原本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藏进了宽大的衣服口袋里,掩着嘴的手也不住地颤抖着。


“大哥哥,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少年会这样问我,我只能认为他期望我记起什么。但他那种过分小心的语气,又让我对自己失却的那段回忆,产生迟疑。虽然目前为止,除了进藤光的名字我不能记起更...

2016-10-27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原著衍生)10 by清寒若水

10.水漫之城

乐平走后过了有好几分钟,病房里都没人发声。情况从杂乱无章,渐渐转变为了有些尴尬的沉默。虽然我早已习惯了父亲在生活中的言简意赅,也如市河所言继承了父亲这一说不上好也绝非坏的习性,但对于本该跳脱的少年而言,同时和两个除了围棋之外不善交流的人共处一室,还是会觉得棘手吧。

不经意地把视线投往少年所在的角落——那正好是父亲所在的病床看不到的死角。我不由自主地勾起唇角,想笑,却最终忍住了笑意,只是默默看着少年抓耳挠腮好一阵,然后从衣兜里拿出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

抿起的唇角和微蹙的眉头,都昭示着少年的紧张。

可我只是袖手旁观。甚至有些恶劣地,想看着少年露出这样慌张无措的神情。

虽然我...

2016-10-18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原著衍生)09 by 清寒若水

09.不完全论证法

纯白色的屋顶和四壁就好像海,表面的纯粹之下,暗潮汹涌。

我睁开眼的时候,周遭就是这样一片海。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到疑惑。但昨晚那漫长而无奈的焦虑感、得知结果的脱力感和莫名而来的失落感很快就像浪潮一般,将我并不清晰的意识淹没。我躺在床上看着那片空白许久——一直到视线里出现光怪的漩涡,才想起父亲的病,医生白色大褂的一角,还有……

还有什么呢?

我努力在一片混沌中寻找那个似有若无的存在。可到最后,除了那些毫无依据的失落,我什么都没能得到。

我仍旧躺在床上,周遭仍旧是固有的白。但从我试着开始回想的时候,那片白却变得像真空一样让人窒息。

心脏在以超过承受能力的速度跳动,空白的脑海在一...

2016-10-12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原著衍生)08(下)by清寒若水

08. 莱顿弗洛斯特(下)

夹杂在人声中的手机铃声,近却遥远。若不是因为它坚持不懈地响了一遍又一遍,我几乎都无法确信,这遥远又陌生的手机铃声竟是属于自己的。


陌生的固定电话号码在黑底的屏幕上跳动着,伴随着单调的系统自带的铃声,亘古、绵长,就好像某种魔咒的吟唱。这不是我第一次接到陌生的电话,可上一次给我带来的却是母亲离去的消息。


即使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要走向死亡,即使只有神之一手才是一名棋士毕生追求的目标,但那也无碍一个人拥有牵挂。即使是这么简单的道理,愚笨如我,也是在母亲走后才忽然领悟。


或许是父亲暗自落泪的样子点醒了我,又或许是从别的什么细枝末节的地方发现。我...

2016-09-26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原著衍生)08(上)by清寒若水

08. 莱顿弗洛斯特(上)


我看到漆黑的瞳仁,我听到棋社的角落,少年们激烈的讨论声,我知道自己正站在少年的面前——少年的名字我也很清楚。


程末。


就是那个自己落着泪却对我说不要哭的,奇怪的孩子。


但我知道,有那么一瞬间。仅仅只是一瞬间,我并不是在看那个少年,而是在那个少年的身上,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某个我万分熟悉的存在。


——金色的额发和琥珀般澄澈的眼眸。


然而下一秒,那漆黑的深渊便吞噬了我所有的臆想。因为我看到少年一边笑,一边用衣袖胡乱擦着泪水,因为一只手拿着折扇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手忙脚乱。我有些犹豫地伸出手,想揉一揉少年的头,可最后还是落在了他的...

2016-09-24

【棋魂亮光】无所遁形(原著衍生)07·(下)by清寒若水

07沉沦、沙和幻海(下)


后续的对话,因为旅客陆陆续续地下楼,不得不结束。我和杨海并排走出旅店,一直到路口都是沉默。来来往往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可我却并没有看到料想中应该是跳着脚冲我挥手的乐平。


我偏过头的时候能看到杨海敞开的风衣下略嫌明显的肚腩,按常理而言,这个时候我或许该笑或者保持缄默,但从方才开始,我却明显感觉到气氛的凝滞。我擅长保持沉默,却并不善于打破沉默。


但在长久的记忆里,我却从未觉得寂寥。


只是现在忽然想起才惊觉,那并非不全然不存在,只是如同某些人某些记忆一般,习惯了隐匿与埋藏。


我不知道这是否够得上逃避这个字眼,也不愿去深究。毕竟这世上有...

2016-09-23

【棋魂\亮光】塔矢亮的日记和他本人一样严肃正经06(光光生贺)

NO.6

塔矢家过年有个不成文的传统,说传统其实也不确切,毕竟这习惯并非祖辈相传。但塔矢家作为专注围棋与面瘫培养一百年不动摇的世家,无论出现了什么新兴的习惯,那都得美其名曰传统。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大前提是:尊师重道和过年都是传统;小前提是:徒弟到师傅家拜年是尊师重道精神的集中体现。根据以上两个前提可以得出的结论:塔矢门下过年的时候必须到师傅家拜年。

在小小亮还小的不会下围棋,偶尔还会露出不那么符合面瘫标准的表情的时候,他就很疑惑为什么每年过年的时候,绪方狐狸和芦原先生总是会准时出现在自家的饭桌上。虽然他们每次都会用明子的厨艺很好,以及孤身过年未免太过凄苦之类的理由来糊弄不清不楚的小小亮。

虽然小小...

2016-09-22
1 / 3

© 附庸风雅 | Powered by LOFTER